惠鱼

不混圈,产出不定,欢迎勾搭。三次元忙炸,登录不定、更新不定。
大三角爱好者。神话J相关不嗑JM/全职杂食/棋魂亮光only/灵能将茂律大三角/松坑パカカラ大三角/YGO海暗表大三角,内心站表→海→暗→表/es铁红only/MHA切爆+出欧
#雷区:请不要没有事实根据地批评朴忠栽。

一点自己的杂感。
他首先是海马濑人,其次才是一个与他人有关的人。“其他人都只是把亚图姆当作人生的一部分”这句话没有错,但海马濑人本身也*完全没有*把亚图姆当作人生的*全部*。我在b站上看到了类似后半句的句子,说出这样的话,是对海马濑人的非常严重的误解。
如果把海马的人生分为理性和感性两部分的话(当然他人生的理性远远大于感性),我们会发现他的理性基本上全投注在了对力量的追求上。不管是一开始用手段使自己与木马一起被刚三郎收养,还是后来的经营公司拓展势力乃至我们最常看到的打牌,仔细分析不难发现,他之所以会做这些构筑了他的人生并且也构筑了大量的ygodm主线剧情的事,是因为渴望力量、追求力量。
而感性那部分,最突出的表现是在乃亚篇。可以看出海马濑人这个人把自己柔情的绝大部分,都放在了对木马的宠爱上。(在这里啰嗦几句,木马见证了海马从孤儿到养子再到社长的全过程,也是海马人生中每一次“求生”抉择中的精神支柱,同时最为难得的是,木马还是一个完全纯洁且对海马的每一个行动百依百顺的人。木马的纯洁是海马自己没有的或者说是早就丢弃了的东西,同时木马的顺从又与海马自身极其强烈的自我意识毫无冲突,所以木马的存在对于海马而言可以姑且称之为“另一个更干净的自己”。这种自我感与兄弟情等等混杂在一起,使得木马对海马的重要性比琪莎拉对赛特的重要性还要高得多。)除此之外,海马对亚图姆、游戏和城之内不同程度的认可,也属于他感性的一部分,但并不突出,甚至可以说这种认可对他日常行为模式的影响是极其微弱的。通过一则对比就可以看出来:海马可以为了拯救rpg里的木马而选择献出自己的生命,但他不可能为了游戏和城之内这么做。由此可见,仅仅是认可,对于海马的影响是很弱的。
那么为什么在dm里海马会为了亚图姆而不惜在黑暗游戏里生命值清零呢?为什么在剧场版里海马会不惜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和财力来寻找亚图姆呢?仅仅是感性的认可显然是无法解释的。他之所以把亚图姆放在了自己人生中非常特殊的一个位置上(注意是特殊位置,而不是全部),是因为亚图姆在他心里基本等同于力量的象征。
海马濑人不是我们这些为了圆童年一梦而等王样归来的观众,亚图姆对于海马濑人而言的重要性,根本不体现在感情上。虽然作为同人女我很想采用这种男男之间特殊感情的理解,然而如果光用“感情”二字来解释一切,我们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剧场版里海马打败了ai之后会流露出那样不耐烦与厌倦的神情,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在最后发现自己昏睡期间与亚图姆失之交臂的时候,海马的反应会是微笑而不是气急败坏。唯一的解释是,亚图姆的存在对于海马而言,绝大部分是一种理性追求的投射,而不是一种情感的寄托。
亚图姆是第一个击败他的人,是一座他怎么样也无法击败的高山,是他的执念。如果要变强——如果要继续追求更强大的力量、继续他人生的根本——就必须要击败这个横亘在他面前的巨人。某种意义上,海马对击败亚图姆的这种执念,类似于一种弑父的欲望。前面说过,海马的理性是远远大于感性的,因此作为他理性中的追求象征的亚图姆,就成了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这就是为什么海马宁肯自己生命值清零也不愿意亚图姆折损在除他以外的人手中,这就是为什么海马跋山涉水打破次元壁都要找到亚图姆和他再战一回。他追求的不是亚图姆这个人本身。他只是在追逐力量。如果那个让他屡败屡战的人不是亚图姆而是武藤游戏,我相信他也会这样永不言弃地追逐着游戏,直到让对手彻底败在他手上。

所以这里就出现了我对海暗这个cp思考后感到的苦恼。亚图姆和海马是宿敌也是知己,但对海马而言,亚图姆更多的意义在于他也是“力量”的代名词。如果亚图姆败了——当然我们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但如果这个假设真的发生了,就像ai王那样——海马濑人会不会也突然感到无尽的空虚与失落,然后抛下亚图姆,把亚图姆视作自己人生的一段无意义的过去(就像对刚三郎那样),接着去追寻未来人生中的第三座高山呢?
我猜他是会的。
但所幸的是,亚图姆毕竟不会输。海暗也就有了近乎永恒地继续存在——作为理性追求而非情感吸引地存在——下去的可能。

海城,我个人认为是一对很难站住脚的cp。海马对城之内确然是存在认同的,并且这种认同与对其他人的都不一样。对游戏对亚图姆的,都是实力上的认同。然而对城之内的,是一种精神上的认同。他们在对某事的追求上有着相同的不被他人理解的毅力与坚韧(甚至连亚图姆在这方面都与海城二人有一定距离),这会让二人有着惺惺相惜之感,尽管他们两人(出于各自的自尊心)打死都不会承认这一点。但——这种情感上的共鸣不会更多了。距离爱情或者只是暧昧都还差了很大一截距离。而且最关键的是,海马到目前为止还根本没有把城之内视作与自己平等的存在,最多只是觉得他是一个逗弄起来有意思的家伙而已。这种心态使得海马无法正确地对城之内产生感情,也使得城之内看海马越来越不爽……

海表,或许剧场版后的时光会有质的飞跃(因为剧场版后的游戏终于彻底获得了海马的认同),但在这之前海马估计都没有对游戏产生任何平等的感觉。正如剧场版所说,在这之前他一直只把游戏视为容器,这可能是亚图姆在海马心里光芒太盛的缘故。在这样的心态下,倨傲的海马根本不可能对游戏产生任何暧昧的感情。

海琪,琪莎拉对于海马而言是一个素未相识的陌生人。只有在au或者赛特的场合下,这个cp才是有意义的。毕竟社长依旧把青眼白龙称为自己的仆从——这个人根本没把老婆当人看啊啊啊!

海马兄弟。我相信只要木马自己不自行骨科化,海马再禽兽也不可能对最宝贵的弟弟出手的。而木马的骨科化概率……很低啊。虽然一直是个兄控但木马怎么看都是很直的样子。海马对木马而言肯定也是最为重要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存在(木马对海马而言也是如此),但这并不代表木马就会对海马起什么歪心思,事实上我觉得兄弟组之后发展走向的最大可能应该是像赛特对法老王那样,木马也把海马视作自己一生最憧憬的“神”一样的存在。只不过木马的“神”是既高大又亲近,赛特的“神”却看上去高不可攀、遥不可及,而已。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们会变成模范兄弟的,嗯……

似乎把海马所有可能的cp都已经想了个遍。最后的结论是,海马要么在剧场版后和亚图姆或者游戏产生出情感上的重大共鸣,要么让琪莎拉变成人身,要么,就只能,孤独终老了……
呃,心疼地抱紧社长……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