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鱼

不混圈,产出不定,欢迎勾搭。三次元忙炸,登录不定、更新不定。
大三角爱好者。神话J相关不嗑JM/全职杂食/棋魂亮光only/灵能将茂律大三角/松坑パカカラ大三角/YGO海暗表大三角,内心站表→海→暗→表/es铁红only/MHA切爆+出欧
#雷区:请不要没有事实根据地批评朴忠栽。

【JS/SJ】三角关系 01

在前段时间和香淑聊天的过程中脑洞大开的一个在星星是女主、老文是男主、小jin是男二前提下的鸟家故事,对不起香淑的是我把这个脑洞开成了偏JS向 >人<
(在今天脑补的这一段里flag已经高高立起了哈哈哈哈我是真的恶趣味…)
(下次更新时间看我什么时候有空吧kkk)



“恋爱…神话?”
读出游戏封面几个字,郑弼教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是个星际争霸职业选手,向来打的都是爷们儿极了的游戏,对这种乙女向的恋爱AVG没有任何兴趣,但既然是fans的心愿的话……想到前几天见面会上那个率先站起来说想看他直播恋爱游戏的女孩子,以及在这个女生提议后全场爆发的迷之期待的欢呼,郑弼教犹豫再三,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认命般地戴上耳麦点开了游戏。
这是上个月才刚刚发行的新款游戏,从音乐到剧情都非常符合女性玩家的口味,销量也相当火爆,颇有股要冲今年国产游戏销量榜首的架势。郑弼教摇了摇头,白皙且修长的手指灵活地在键盘上敲击着,很快给女主角起好了名字——当然,和他打一切游戏时的专用昵称一样,简单的“彗星”两字。随着轻柔的音乐逐渐响起,故事也开始发展。郑弼教虽然嫌弃这款少女心满满的游戏,但毕竟是答应了fans要好好直播的游戏,也就逐字逐句地认真默读着剧情。故事一开场就是女主角咬着吐司面包急冲冲赶去上班的场景,好不容易到了公司,便听八婆同事八卦说总裁刚刚留学回来的儿子Eric今天要到公司担任总经理练手,正好要接管的就是女主角所在小组目前正参与的这份项目。按照大多数恋爱游戏里的套路,为了能让尽可能多的玩家代入到这个角色中去,作为第一人称女主角的彗星性格普通、才能平庸,除了立绘里的可爱脸蛋以外,没有任何能让人记住的闪光点。甚至连女主角的立绘,郑弼教也很想吐槽:立绘上的主角一头挽在脑后的金发,雪白的脖颈上戴着一串珍珠项链,无袖白上衣搭配着黑色的短裙,双手总是很端庄地叠放在小腹下部,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位女主角真的是普通的职业OL,不是什么名媛贵妇吗?”明明和刚才赶公交的元气吐司少女不是一个人吧?!
郑弼教一个人打游戏时一向很安静,这句吐槽是他开场五分钟后说出的第一句话,话音刚落,显示器里关于「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nili战队第一直男打少女游戏真是活久见哈哈哈哈」「前面的你走开战队第一直男难道不是常年面包帽的前进欧巴」「直男和直男审美还是有区别的吧喂」「???前进不直了?弯了??和谁???」等一干聊天打屁的休闲言论立刻一扫而空,直播间的弹幕瞬间换成了对郑弼教声线prpr的舔屏,一时间满屏都是飞速划过的「啊啊啊啊」,甚至某些彩虹色的弹幕还欢快地吹起了彩虹屁,「蜜糖」「清冷」「禁欲」「色气」等一干自相矛盾的形容词时不时出现在郑弼教眼前,弄得这位战队里凭脸走四方的人气选手忍不住揉了额角,赶紧关掉了弹幕开关,眼前的画面才终于又重新清净起来。
郑弼教有节奏地敲着enter键,努力甩掉因为刚刚弹幕里的某些言论而在脑海里浮现出的某人的脸,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剧情之中。故事的主线很简单,女主角彗星要在三个月内和这位一看背景介绍就知道是个钻石王老五的总裁儿子一起完成这个工作项目,正好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彗星回到家又遭受了老妈的疯狂洗脑,要求自家女儿在三个月内找到结婚对象,否则就要强迫她和邻居家送外卖的穷鬼儿子领证结婚——“这嫁女儿也嫁得太草率了吧?!而且女主角人设不是才二十四岁吗,这么早就…?!”郑弼教扶额,果然打恋爱游戏真的不能去推敲剧情,否则就会陷入无尽的吐槽之中。他虽然没打过恋爱游戏,也没读过什么言情小说,但套路还是明白的,序章剧情发展到这里,游戏的任务已经很明显了:与其说女主角应该努力成功完成三个月后的工作项目,倒不如说这款游戏的内在逻辑是想让玩家三个月内成功钓上金龟婿,最终的标准HE当然就是和天选之子Eric走进结婚殿堂争取一杆进洞三年抱俩双宿双飞其乐融融。自己好歹也是职业选手,虽然不是专业玩恋爱游戏的,但好歹也要争取拿个HE吧?郑弼教点点头对自己的判断表示肯定,便随手存了个起始档,正式开始了自己的攻略进程。
虽然是个游戏流程简单的文字AVG,但也还是有一定的自由度,至少女主角在三个月里每周周末都有一次随意存读档并花费行动点外出闲逛的机会。序章结束后就进入了自由选择的页面,郑弼教点开衣柜打算给彗星换一套不那么中年贵妇风的衣服,结果发现衣柜里空空荡荡,除了这套中老年OL装以外,就只有一套宅系睡衣和一套质朴的运动装。“这真的是女人吗…我的衣服都比她多。”郑弼教腹诽着重新点开了弹幕:“现在正在观看我游戏直播的fans们,请问你们有谁玩过这款游戏吗?这里的换装系统是不是真的只有这三套衣服?”在众多嘲笑他一介直男居然还在意女主立绘的弹幕中,郑弼教凭借职业选手惊人的视力捕捉到了一句超长的游客弹幕「这里这里,看这里~!有的衣服可以去商店买,还有一些是靠开启隐藏剧情来获得的,衣柜可以跨周目继承,不过没想到星星进入自由界面之后第一选择居然是开衣柜啊,你真的是直男吗?(〃'▽'〃) 」。选择性地无视了不讨喜的后半句话,郑弼教说了声“看到了,谢谢”之后就又平静地关闭了弹幕,操纵彗星换上了运动装(毕竟比起睡衣和正装,还是运动装在周末外出不显突兀),耗费了自己宝贵的1点行动点,点开了大地图里的「商店」图标。商店里的衣服倒是挺多的,试穿立绘也看着比家里那三套好看多了,但问题是实在太贵。看了看金钱栏里可怜的一万块,又数了数商店衣服后面的好几个零,郑弼教最终还是决定……重新打开了弹幕。“请问…女主角一直都这么穷吗?这个游戏有什么赚钱的方法吗?比如炒股或者倒卖道具什么的。”
弹幕依旧很活跃,有「郑直男你居然打算为了衣服出卖灵魂,你还是人吗!!」这种痛心疾首状的,有「哈哈哈哈土豪也有为钱发愁的时候吗,拿你给前进直播间刷礼物的钱去买衣服啊略略略」这种幸灾乐祸型的,当然,也有「傍晚夜总会或者白天便利店都有兼职,每周还会发工资,推荐你存着先别买东西,后面剧情要用钱买礼服的」「金钱也可以跨周目继承,可以一周目打个废档给二周目开全CG存钱」这种正经攻略向的。郑弼教当然最喜欢第三种粉丝,并在心底给她们打上了“亲粉丝”的tag,但这并不妨碍他在潜意识里觉得第二类言论格外刺眼:平时都没发现,那家伙的名字在他直播间里的存在感怎么这么高?难道不管自己做什么,fans都要提起那个白痴吗?虽然从前不仅不反感甚至还非常喜欢这种隔空cue来cue去的弹幕,但搁在两人冷战的这个时候,某人的名字看着就有点令人烦躁了。郑弼教再次道谢之后关上了弹幕,心想这个游戏真是早点打完早点了结,主要是实在不想被无休止的弹幕勾起这段时间跟某人发生的那堆糟心事。说到底,只不过被自己说了几句就冷战到现在的那家伙,到底有什么好去想的……与其花时间花心思去想那个傻瓜,还不如打这个傻瓜游戏有意思呢。郑弼教决定振作精神,好好赚钱!
每个周末有3点行动点,在逛完商店之后还剩2点。郑弼教离开了商店,鼠标在地图各个图标上逡巡着,内心很迷茫。“主角设定明明是职场精英,为什么兼职打工只有去便利店当廉价劳动力和去夜总会卖身两个选择啊?便利店应该赚不到几个钱吧,夜总会…总感觉要是进去了留下丑闻以后就和金龟婿无缘了?”他一边在嘴上吐槽,一边在脑子里思考着接下来要操纵彗星去哪个地方。他早早地关了弹幕,没能看到现在弹幕上疯狂刷屏的「拜托大哥,这种游戏兼职的重点不是兼职,是去约会特定男N号好吗」「所以你星不进公司不进便利店不进夜总会不进健身房不进小巷,这么多有男人出没的地方不走,第一选择居然是没剧情的商店?」「kkk只要好感60以上,商店也有很多约会剧情好吗,前面那位是不是没打通关过啊」「你星真的是直男,真的直,比你进还直,没救了你们shinhwa战队真的没救了」「他哪里直了,不是还在绞尽脑汁想讨金龟婿欢心吗2333←虽然他的担心全是白搭,到底谁告诉他这游戏里去夜总会等于卖身的啊wwww」
不过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讨论没有持续多久,随着郑弼教的下一个操作,刷屏的弹幕立刻换了新的内容——
「果然还是进了便利店啊……你星是真的想赚钱欸www」「这是不是我星勤俭持家好男人实锤了」「勤是够勤了,但这人哪里俭了啊前面那位!」「钱不钱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星这是要走淳津线的节奏?」「点开了不一定要走这条线吧,星星不是对金龟婿一片丹心吗kkkk」「我赌一毛钱你星不会走淳津线的,淳津线攻略起来真的一点难度都没有好吗,职业选手应该选个难点的线」「kkk职业不职业的和情商有什么关系啊,你对nili战队老爷们的集体恋爱智商有什么误解」「不过淳津线确实很简单,完全是新手入门级别,你星可能真的看不上哈哈哈」
幸好郑弼教没开弹幕,否则一定会被吵吵嚷嚷的众人晃花眼。但估计就算开了弹幕,他也没心思看了,因为,CG里画着的这个扎着小辫子开朗大笑的阳光少年,以及一进便利店就弹出来的那声清亮又带着点鼻音的「欢迎光临~☆」,实在是…实在是……
实在是和那个跟自己冷战还离家出走还每时每刻萦绕在脑袋里忘不掉的混蛋太他妈像了啊啊啊——!!!

TBC.

评论(9)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