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鱼

不混圈,产出不定,欢迎勾搭。三次元忙炸,登录不定、更新不定。
大三角爱好者。神话J相关不嗑JM/全职杂食/棋魂亮光only/灵能将茂律大三角/松坑パカカラ大三角/YGO海暗表大三角,内心站表→海→暗→表/es铁红only/MHA切爆+出欧
#雷区:请不要没有事实根据地批评朴忠栽。

【混乱cp/恶搞向】胡诌锦香亭(第二十一回/结局章)

阅前说明: 
*卡论文时的休闲产物,15对cp,洁癖慎入(tag为shinhwa+本章主要cp) 
*本章涉及:ricmin,woodong,mindy,一句话kyojae+jindy+sungdy+wandy
【↑请有cp洁癖的姑娘一定要看清楚↑】

第二十一回 文大少待时守分 李小皓登界游方

虽说与自家亲弟弟做下了此等不伦之事,实在无颜面对泉下父母,但要李少侠与失散多年的弟弟兼被自己伤害过的“情敌”就此别过,也是万万做不到的。二人商量了一番,这文府伤心地,小皓是决计不肯再留的了,而比起回全州生活,小皓又更倾向于在外游历,李少侠便决定顺着弟弟的心意,陪同小皓一起走遍大江南北,做个沿途收购与倒卖奇珍异宝的行脚商人。两人把路线商定了好几次,对人员构成倒是一点异议也没有,以至于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远在鸡鸣寺的文大少却不能有姓名:小皓本身就想要放下文大少,看着也是徒增伤心;李少侠则想的是自家弟弟年纪还小,好不容易相遇,怎能放他一人在外漂泊?而文大少是个二十多岁的大老爷们,尽管最近一两年成了肉眼可见的变态,到底还是有生活自理能力的,就算离开了自己也能好好生活。虽然两人前不久才刚互通情愫确立关系,这么快就分离好像有点不太厚道,但离开也算不得分手,大不了当异地恋就好了。这样想着,李少侠心安理得地做下了陪小皓一起走的决定。小皓这边虽然希望文大少能够幸福,但听李少侠信誓旦旦地说文大少就算异地恋也会幸福的,也便不言语了。
两人打小离别,在密室里待了许久,畅谈彼此的遭遇。李少侠只觉这孩子真是越看越是喜欢,除了被教唆犯朴小爷带坏了些外,其他方面都可爱极了。李少侠的弟控属性一旦点亮,就更不舍得离开自家弟弟半步,到了用餐时刻,他从活动木板处将食盒接过来后,就亲昵地把小皓强行搂在怀里,用调羹一口口喂着这孩子吃饭,双眼都冒出桃心来了。看官须知,李少侠此生睡过的人多了去了,很能调整自己的心态,现在一上午过去了,已经把那段不伦床事脑内修正成了自带面部马赛克的一夜情,因此搂着小皓喂食时,他只觉得自己是在表达正常的兄弟之情,简直是一身浩然正气。可怜的小皓却只经历过一次性事,现在都记忆犹新,坐在他怀中时只觉心猿意马、面红耳赤,没等一餐用毕就受不了地往后轻轻推了一把,尴尬道:“哥,你见过哪个男人十五岁了还被人这样喂饭的?”他这话说得也对,这种没羞没臊的行为在本文中只有自称娘亲的郑小将军才干得出来。李少侠不听,还想强迫着投喂,但见弟弟实在不喜欢,这才作罢。
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两人计划瞒着文家人离开,走之前留一封交待前因后果的书信便罢。待得晚餐也用过,文大少的心腹暂时不会再来后,两人才偷偷溜出了暗室,一路往小皓的房间去了。这是李少侠这两三个月来第一次在文府里行走,尽管怕被文家人发现、不敢走动太多,这满目琳琅也足够他瞠目结舌了。两人计划第二天便走,李少侠在房间里替小皓收拾行李,小皓则去文父及文家两位姐姐那边露了面,一是交待一下自己今日怎么一整天都没出现,二是最后走前再看他们两眼,也算留个念想。这两年文家人确实待小皓颇好,其宠爱程度几乎可与朴小爷相媲美,小皓心里到底也是不舍的。等到再次回到卧房时,他的眼圈都已红了。李少侠见他这样,心里分外怜惜,待得小皓吹熄了蜡烛上了床后,便在被子里拥住小皓纤柔的身体,轻声道:“哥虽然做了快十年生意,却没有积累下多少家产,给不了你太好的生活。文家家大业大,你在这里,想必过得更好……”话没说完,小皓转过身来,食指按在了他的嘴唇上,盯着他的眼睛倔强道:“我的事,由我自己来做决定。我就想离开这里,你如果不肯,那你自己留下。”李少侠将他搂得更紧了,叹道:“你都不在,我留下做什么。”小皓道:“你留下和晸赫哥在一起呀,你们不是相互喜欢么?”李少侠笑道:“可我也喜欢你啊。何况,你才是我血浓于水的弟弟。如果同时离开你们俩,我不会担心他,但我会担心你,会担心我们小皓到底吃得好不好,穿得暖和不暖和,有没有找到心上人,有没有人照顾……”小皓撇了撇嘴,打断他的话道:“我不会再喜欢新的人了。”李少侠刮了下他的小鼻子:“话别说太满,人生那么长,际遇那么多,谁知道你会遇见什么新的缘分呢?”小皓哼了一声,道:“就像你和金烔完那样么?”他这话只是下意识地一说,见李少侠因这名字而露出了一副怔忡模样,立时心道不好,正想说些什么岔开话题,却又听李少侠道:“或许是吧。…我从前真以为自己一辈子只会爱烔完一个了,但现在,心里却装了三个人。”小皓奇道:“三个人,除了他们俩,你还喜欢谁了?”李少侠捏了捏他的脸蛋,笑道:“你啊。”小皓愣了愣,翻了个白眼,不再言语了。
次日淩晨,两人摸黑起身,在桌上留了长信,背着包裹就要往外走。这文家洛杉矶很不方便,来回进出必须要划船才行,李少侠仗着自己身体强健,兼之疼爱弟弟,便只自己划船,让弟弟在一旁坐着。小皓偎在他身旁,望着一水的残荷出神,轻轻道:“你来的时候,这荷叶还开得盛呢。现在夏天就快过去了,时间过得真快。”李少侠还未应话,小皓又道:“那天你们来的时候还下着雨,他在身边坐着,把伞只打在你头上。我远远地看着,那时候就知道,自己是没希望了。”李少侠不知该说什么,只觉说什么都是错,便只好不语。又听小皓突然问道:“哥,你肯为我划船,他肯为我打伞么?”李少侠道:“我们小皓这样可爱,必是人人都肯的。”小皓侧头去看他的神情,忽然嫣然一笑道:“别担心我,哥,我对他没念想啦。只是觉得,我把你拐跑了,他怕是会记恨我哩。”李少侠道:“他内疚还来不及,哪会记恨你。”他是个撩妹技能点满了的,这会子离了文大少,立刻展现出大1的本质来,一时兴起,扭过头来与小皓对视着笑问道:“你别总问我他的事,我倒想问问你,若是现在突然下了暴雨,你肯为我撑伞么?”他眼睛虽然不大,却很聚光,亮得如天上未褪的晨星似的,小皓怔了怔,别扭道:“你…你是我哥,又对我好,当然肯了。”李少侠继续调笑:“若我不是你哥哥呢?”小皓脸上莫名飞红,只小声含糊道:“那…反正你对我好,撑个伞算得上什么,自然肯了。”李少侠笑嘻嘻道:“若我…不只想同你撑伞呢?”他声音一旦放低,便带着些蛊惑意味。小皓的心是真如鼓点般跳着,想起昨日发生的那种种浪荡事,身体便是一热,连忙不自在地转过头去:“那、那你还想干什么?我可是你亲弟弟!便是我家少爷,也是绝不会对亲弟弟下手的。你…你真是变态!!”李少侠见他这副窘状,大笑着一把搂住小皓道:“乖小皓,好宝贝,你想哪去了?你我是亲兄弟,我哪能再对你做这种事?不过,便是撑伞,我也是绝不会叫你做的。我哪舍得让我们小皓吃苦呢?”这般调笑着,很快到了岸边,小皓已被逗得满面通红,感觉与李少侠同行完全是个错误了。
两人背着身子将小船栓好了便要上岸,一转身,却对上了两个人。一个风流倜傥,面若包公,只是神色颇为憔悴,左边脸上好几个淤青,右边脸直接肿了起来,腿还一瘸一拐的,不是文大少又是谁?另一个则剃着寸头,五官端正,肤色仅比文大少浅三分,分明是个强壮和尚,却又没来由有股书生气,竟是还俗后的金公子本人。任李少侠想象力再丰富,也绝想不到他两人竟会待在一起。文大少这边也是一样,看着相谈甚欢的李少侠与小皓,只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两双情敌面对面站着,一时间竟是无比的尴尬。隔了半晌,倒是年纪最小的小皓率先反应过来,抓着文大少的袖子急急问道:“晸赫哥,你的脸和脚怎么了,是摔到哪了么?娘呢,你没陪着娘一起回来么?还有,你怎么…你怎么同金公子在一起了?”他从前在文父文母面前只甜蜜蜜地叫文大少作“晸赫”,私下里则连称呼也不知该用什么,自昨日同李少侠和解后,这句“晸赫哥”倒是越叫越爽利,听得文大少一愣一愣,只摸着脸皮呆呆道:“欸,没在一起啊,我不是和玟雨在一起了么,哪有这么快又和烔完……”被金公子狠狠横了一眼,便又委屈改口答道:“娘还在寺里睡着呢。我是临时有急事,便给寺里的沙弥留了口信,先同他一起赶回来了。摔倒是没摔着,就是被这家伙打了一顿而已,你不要看他婆婆妈妈的样子,揍起人来是真狠…”小皓一时无语,心道这金公子把你揍成了这样,你还好意思亲密地叫他“烔完”,心理素质真强。他这会儿已打定了离开文大少的主意,眼里的层层滤镜也渐渐散了,心里对文大少的腹诽简直不止一星半点。李少侠却敏锐地问:“急事?是有什么大事么?”金公子自李少侠上岸后便一眨不眨地盯着他,这时听他发话了,立刻答道:“我是偶然在鸡鸣寺遇见了他,听说你被他长期关着,心里焦急,便迫着他连夜赶回文府想把你给救出来。原本觉得是件急事大事,但现在看来,你似乎…不需要我来救?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吗?”他的目光在李少侠和被李少侠搂着腰的小皓之间来回游移,脑袋上冒出了无数个问号。四人都各有各的疑惑,索性便都静下心来娓娓道来,轮流将各自的境遇给简述了一番。听在心里,各自又有各自的心情。李少侠望着金公子心道:“我这两年来时时刻刻想着烔完,不料他原来也是这样时时刻刻想着我的。倘若当初没遇见晸赫,同烔完一直那般神仙眷侣下去,未尝不是人间幸事!只是现在我同晸赫也有了种种前尘,难以割舍,要再彻底同晸赫断了,也是做不到的。这可如何是好?”金公子望着李少侠心道:“听方才玟雨言语间的意思,他对文晸赫也是有感情的。也对,毕竟我与玟雨不过是半年多的情分,姓文的却与他朝夕相处了两年有余,若说心中一丝情意也无,那也是不可能的。但文晸赫这人全然不懂如何爱人,玟雨在他身边只会受罪,不若与我一起来得快乐。”又看向了小皓,心道:“这孩子是玟雨的弟弟,我那玟雨身世凄苦,善皓却更比玟雨命苦百倍。若是我与玟雨得续前缘,我必待他视如己出。按我同玟雨的关系,我该叫他小叔子才是。不过听说玟雨同姓文的在一起时是下面的那个,我同他在一起时说不定也可尝尝做上面的滋味,到时候我怕是该叫小皓作小舅子才对。”小皓没察觉到金公子诡异的目光,只把眼神看向文大少,心道:“我痴恋他这样久,以前只觉他是天下第一俊美,现在才发现他的脸肿起来时居然这样好笑。但是就算被打成这样,他还是这么可爱,好像一只大兔子,好想摸一摸。只可惜这只兔子注定不能是我的东西,每多见他一眼,心里便多伤感一分。不过转念一想,能叫他一直记着我,也算值了。”文大少则将目光滑向了李少侠,心道:“小皓能解开心结,是再好不过了。只是没想到玟雨竟然如此生龙活虎,兴致来了连亲弟弟也睡,比起那朴淳津还更禽兽三分。不行,从前在长安时我就觉得朴淳津像个爱出墙的红杏,万一玟雨也变成这样怎么办?看来以后非得将他喂饱不可了,首要的就是得把他和他的旧情人分隔开来。”
四人各有各的想法,待得李少侠又把兄弟俩的远走计划给说出来后,金公子立即道:“那我同你们一起去。我游历了不少名胜古迹,可带着小皓去不少有趣地方,这样成么?”李少侠本就很喜欢他,听他主动请缨,立刻开心笑道:“烔完,有你这般贤淑聪慧的神仙人物在身边,我自是放心的。”他这一话出来,好像回到了从前两人琴瑟和弦的日子,金公子也眉毛一挑,显露出河东狮的本性来:“你又在说什么贤淑?”说着便要笑着去拧李少侠的猫嘴。李少侠也不躲,只嬉皮笑脸地站在原地等着被他收拾。文大少见势头不对,这两人怎么越看越是浓情蜜意?连忙一瘸一拐地插进来挡住了:“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动脚的,和尚还俗了也是和尚。”瞪了金公子一眼,又转过头来拉着李少侠的手道:“你要他跟着,不如让我跟着。我好歹有笔财富,能让小皓舒舒服服地一路玩着去,他一个穷和尚能做什么?何况论起对小皓的怜惜之心,我比那姓金的强上百倍,这一路上必会好好待他。”一字一句,堪称深情款款,却被李少侠一口回绝了:“你还好意思跟着小皓一起走么?我却怕小皓伤心哩。”文大少一噎,没底气地瞥了可怜的小皓一眼,终究是灰溜溜地低下了头,沉默了片刻,又猛地抬头道:“但也不能让金烔完同你在一起!这个淫僧连我也打得,谁知道还会对你做什么事!”金公子听了“淫僧”二字就不痛快,心道:“此人还好意思说我淫么?”便只在一旁凉凉道:“玟雨一没有强迫谁同他发生性关系,二没有将谁非法囚禁,三没有差点犯下重婚罪,我既没有替天行道的理由,又怎么会对他行使暴力?文公子推己及人的功夫倒是做得不错,实乃当代真君子。”文大少恨得牙痒痒,却也无话可说,只干巴巴道:“我是怕你对他图谋不轨!”金公子冷笑道:“介时倒不知谁对谁呢。”他这话出来,文大少连忙又去看李少侠的眼色。李少侠心下犹豫,他自觉负金公子颇多,不想在这嘴仗里拂了金公子的面子,但又觉若是不表示出个忠贞的态度来,心里对一番痴恋的文大少也过意不去,只得左右为难。小皓跳出来打圆场道:“晸赫哥,你就放心吧,我看金公子人很好,若是我哥不愿意的话,金公子是绝不会孟浪的。何况我哥武艺这般高强,世上谁还强迫得了他么?”一旁三人听了这话,全都一副狐疑神情盯着他,心里不约而同道:“你这小鬼头不就在昨日强迫了么?”却心知此事不伦,实在不好开口吐槽。文大少只盯着李少侠低声道:“怕就怕你愿意,主动招惹去了。”金公子道:“若是他想主动来招惹了,光凭你拦,拦得住么?心若是不在了,拴住一个身子又有什么用?”又照此唠叨了不少佛理,文大少终究是说他不过,只得站在原地咬牙切齿。李少侠见他这副模样,便同他定下了三年之约,保证小皓及冠之时会回全州家中祭拜先祖,是时文大少去全州李府家中,若是李少侠尚未变心,便会随文大少回金陵文家生活。文大少还不肯依,心道:“那姓金的成日围在你身边勾你,你又是个对他一往情深的,再加上这一走就是三年,还可能不变心么?”却又被金公子口中足足两个时辰的关于爱与自由的鸡汤给梗住了,只得作罢。李少侠、小皓、金公子一行人便上了路,且留文大少一人在洛杉矶在家中赡养父母、打点家业,苦苦等待李少侠的归来。他此时方知风水轮流转,真正切身体会到了小皓的寂寞。待得三年之约将近,便马不停蹄地打点了行装,一路去全州赴约是也。至于在这三年之内,李少侠是否曾在午夜梦回之时潜入金公子房中图谋不轨,金公子又是否曾在小皓换衣时对这白净少年起过淫心,小皓又是否因点亮了隐藏的兄控属性而仗着哥哥的宠溺对他哥为所欲为,三人又是否回了长安同将军府上两位结下新缘——根据朴小爷的小暴脾气和郑小将军的大暴脾气,这应该是不太可能的,除非他二人集体贪恋了小皓的美色,想把小皓拐进将军府好好宠爱一番——佛曰,不可说。

END.

后记:

写这文的初衷是读了一篇老文《齐人之福》,讲的是R左拥右抱S和J的故事,觉得轻松搞笑很有意思。正巧写论文时又因机缘巧合读了清古吴素庵主人本《锦香亭》,男主角也是苏到不行地一路揩油(清代小说是普遍的杰克苏啊哈哈哈,明朝小说倒是普遍很黄暴),觉得有趣,便也想写一篇以R为主角的左拥右抱的混乱搞笑故事。原本灵感源于《锦香亭》,是以取名也取成了《胡诌锦香亭》,在动笔前的构思是R代入钟景期,J代入葛明霞,W代入虢国夫人,M代入雷天然,D代入碧秋(不用怀疑,以上全是清代小说《锦香亭》中男主角有过情意的女性角色们);如果读过该作品,大概可以猜出是我最初想写的是怎样神兽的剧情了吧哈哈哈。

但由于此文没有大纲,纯粹是为写着爽而写的,下笔一章后,我就很快剧情滑坡了。原本构想的RJ主线以迅雷之势向SJ和RD的方向奔驰(大概是因为我对鸟家有别样的感情…?)。在SJ线上,我一时不慎写得真情实感了,于是这篇文又从轻松搞笑向一路向正剧向奔驰…。至于cp方面,更是惨不忍睹,原本的RJ变成了RD还没停下来,又一路跑成了RM强制爱,实在对不起我中途想写的MW(。)在写结局章时,我甚至一度很想写MD抛弃所有人在一起,但想到毕竟是骨科实在有点儿不太好,于是作罢(。)由于实在想不出一个妥帖的结局,最后便以开放式收尾了,自我感觉有些烂尾。

一篇相对好一些的小说应当是要表达某些理念或者主题的,尽管这篇小说前后风格割裂、感情线路混乱并存在其他种种问题,它到底还是表达了一丁点主题,也就是我对感情的看法。我认为任何一段感情关系都应该是互相平等的,两人应该保持着一段双方都觉得舒适的距离,任何违背这一点的都只能以破裂告终。SJ和RM在篇幅上可以被视作是主线cp,这篇文里S和R都是控制欲强的人设,J和M都是喜爱自由的人设;S可以因为爱而放J自由,所以很快he,但R做不到,所以RM本身关系是不平衡的(就算没有W和D的因素也是不平衡的),存在着隐性的矛盾,随时都有破裂的风险。M虽然在文府里同R互通心意,但他本身是不可能一辈子做一只寄人篱下的猫的,长此以往终究还是会分道扬镳。是以情感博主W对R的一通教育反倒是帮了R。至于结局的三年,RM虽然在文中体现了很强的双箭头,但W的优势更强,一是因为M本身对W就旧情难忘(甚至在与R纠缠的很长一段时间里,M都仍然爱着W),二是因为这篇文里的W是一个更成熟、人格更完善的人,他懂得克制才是爱的法门,能够尊重伴侣的决定。所以三年之后的结局仍非定数。(话虽如此,作者本人写完这篇文之后却站了MD!大家有什么好看的MD文推荐吗!)

最后,这是我第一篇破10w字的fanfiction,写完自己也觉得很惊讶,虽然写得并不好(。)很感谢大家在连载期间的点心和评论(虽然随着cp的不停变动,看的人越来越少了233)每一个点赞或评论的id我都很有印象!说实话在写到大概第三四回时我曾经萌生了弃坑的想法,但因为有评论的激励,还是一路写下来了。如果没有大家的反馈,我可能没办法坚持把这篇文写完吧。总之这段时间谢谢大家的陪伴~比心心!

评论(1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