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鱼

不混圈,产出不定,欢迎勾搭。三次元忙炸,登录不定、更新不定。
杂食,大三角爱好者。JOJO一切茸左&一切dio右,CJ+吉良忍+布特里/神话RSJ/全职杂食/棋魂亮光/灵能将茂律大三角/松坑パカカラ大三角/YGO海暗表大三角,表→海→暗→表/es铁红+leo+mika/MHA切爆+出欧

【dm全员】不存在的白龙2-1

阅前提示:

*龙paro第一人称剧情向长篇,坑品无保证

*本文感情线介于粮食向无cp与贵乱之间,各角色间情感复杂但基本无爱情。有CP暗示或性描写处会出现本章警告。

*每章tag组成为:#ygo+#本章主要人物全名+#同人,对tag有意见欢迎指正

*部分人物性格根据剧情安排存在改动,OOC处欢迎批评,我尽量修改

*欢迎评论!欢迎评论!虽然有评论不保证不坑,但没评论的话结果基本就是坑掉惹。




本章警告:

*存在明确的城舞暗示。





2-1

我,要成为真正的决斗者!

 

龙之森是个什么样子,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概念。那是世界上最诡异的一个地方,它的丛林密集得极易让旅人迷失方向(不过除了赏金猎人外基本不会有人会走进来),同时还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奇特生物。那些生物有的看起来和动物没什么两样,只是有着出奇的智慧;而有的则和人长得差不多,甚至更漂亮,比如游戏多年的精灵朋友玛娜——她是一个自称会使用黑魔法的女孩,但我从来没见她搞出过恶作剧魔法以外的小把戏。当然,还有很大一部分的生物充满着危险,例如,我和游戏正在寻找的那头龙。

我们要找的是一头相当漂亮的龙,调度局提供的线人描述它时,几乎要用尽了世界上最华丽的词藻,还给它写了一首十四行诗。不过我平生最不耐烦诗句,所以那个诗人说的一箩筐废话我全没记住。如果要我现在来给你们转述的话,我只能说那是一头蓝眼睛的白龙,因为那家伙形容它时把他的眼睛比喻成了大海,而把它的身体比喻成了冰雪。我叫它那条龙,而游戏则叫它青眼白龙,他说这样叫起来好听些。

从调度局那里来的消息说,尽管那条龙深居简出,但每次出现都会伴随着暴动的兽群。做我们这行的都知道,龙是龙之森里一切物种的主人,一头龙的追随者越多、越暴躁,它的实力就越强大;一个合格的赏金猎人,应当早已看腻了龙与野兽才对——我当然是个非常优秀的决斗者!之所以对龙这么兴奋,只是因为运气不好,做这行这么久都没遇见过真正的龙而已。大概我的运气全加到牌运上了——咳咳,言归正传,一个合格的赏金猎人不该对那条龙的兽群那么惊讶才是,但奇怪的是,现在我们能找到的每一个见过那条龙的猎人,都被龙身旁围绕的那群野兽给吓得不轻。从十年前开始的龙族异常活跃期算起,前前后后总共有三个目击者见过那条龙和他的仆人们,结果如今都成了当地远近闻名的疯子(疯癫的名声大概和他们原来屠龙的名声差不多响亮,其中一个还是个赫赫有名的龙骑士),而我们手上仅有的那点诗人提供的调查线索,几乎全都来源于他们口中反反复复念叨的那些词语。

强大的龙往往有着特殊的能力,那条龙一定也有着比它口中的龙焰或者尾巴后面跟着的野兽更加凶险的力量。但我不怕,怎么说呢,不仅不怕,反而还很激动,激动得连赶路的时候都能听见自己胸膛剧烈的鼓动声。

我有预感,自己这回能见到一条龙,而且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一条!

我的预感从来不会出错,例如今年一月在暴风岗那里,我就预感站在我身边的舞即将像那天的暴风雨一样快速地离去。而这一次,我预感我们会遇到一条龙,就在今夜。

我很期待。如果说我血液里正窜着一种类似警告般的快感的话,那一定不是因为畏惧。我的渴望让我战栗。

夜幕很快降临了。

这是我们在龙之森里过的第九天,一切都显得那样千篇一律:赶路、野餐、露营……虽然我承认这里始终流动着一股我很喜欢的气流,并且时不时会有游戏的伙伴们(怎么这一路上的所有智慧生物都是他的朋友?)过来和我们亲近,但我还是得说句老实话:如果无视我身体那种天然的反应的话,客观来讲龙之森的生活的确比我在童实野大陆周游要无聊得多。真不知道游戏是怎么这么痴迷这里的。

为了取暖与驱赶野兽,游戏在傍晚就已经搜集了一堆枯树枝生了火,而我则在附近的草丛里捉了两条野兔来扒皮烤肉。游戏虽然是个屠龙者,但年纪却很小,再加上他身材娇小,看起来总是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所以每次这些沾血腥的事我都尽可能地替他做。他有时像是我的弟弟,有时又像是我的哥哥,但不管什么时候,他都是我最真诚的朋友。

“喂,游戏!这只烤好了,你先吃吧。”我把手上那串滋滋地冒着油的兔肉递给他。在火光下,他的那双眼睛被映成了紫红色。

“城之内君……”我看出他还想婉拒,就又把兔子往他那边推了推,他无奈地笑了笑,还是接了过去。

我拿起他原本正在烤的那串,继续举在火焰上炙烤:“尝尝看,这次我烧烤的手艺绝对比两年前进步不少。”

“嗯……确实内脏都挖干净了。”游戏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整只兔子,好像松了一口气一样:“那我就开动啦!”

“让你吃就快吃啦,都说了这次比两年前的好得多了……喂,游戏,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城之内君,”他眼泪汪汪地盯着我:“里面还是生的啊!”

呃……

我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烤兔,把头扭到一边干咳一声:“好啦好啦就是让你试吃一下而已,我再烤几分钟就会好的!”

“噗嗤。”

“别偷笑啦!我马上烤一烤就好了!”我觉得脸上发烫,头也不抬地低吼一句。对面的游戏却在同时以极快的速度一跃而起。“怎么了……?”我连忙把兔子往火堆里一扔,也跟着猛地站起身来,却看见游戏正站在十米开外的地方,长期藏在袖口里的匕首此时正明晃晃地架在一个外来者的脖颈上。

我预感今夜会遇到一条龙,但我的预感错了。那只是一个小女孩。光滑的长发,亮晶晶的眼睛,洁白的皮肤,还有身上那条就算在夜晚也闪亮得像是在流动的公主裙……她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小姐,毫无疑问。正拿匕首威胁着她的游戏看起来几乎成了个恶霸。

但我没有出声让游戏放下刀子:这个女孩太可疑了,在荒无人烟的龙之森根本不可能出现这样一个王城里才有的女孩,除非……除非她和玛娜一样,是个精灵。

“放开我!喂,我叫你放开你听不到吗!”

女孩从短时间的诧异中恢复过来后,立刻开始了剧烈的挣扎,甚至还狠狠地踢了游戏一脚。她看起来像是完全不怕游戏的匕首割伤她一样。

“你这家伙!信不信我告诉我哥哥!”

游戏皱了皱眉头,他现在看起来比平常阴沉得多:“你是什么东西?”

“东西?”女孩愣了愣,然后冲游戏挑衅似地扬起下巴,往我这边一指:“他是什么东西,我就是什么东西!”

“喂你们两个!骂人干嘛带上我啊!!”

游戏眯起眼睛打量了一番女孩,慢慢地松开了钳制住女孩肩膀的左手。那个小女孩一得到自由就赶紧跑过来站在我身边,紧张地盯着游戏。她似乎把我当做了她的自己人。

“现在,说出你的身份和目的。”游戏把匕首重新插回袖口里,站在原地冷冷道。他有时候就会突然变得好像是另一个人(通常是遭遇危险的时候),我已经习惯了,就当我最好的朋友有两个吧。

小女孩站在我身边,瑟瑟发抖着。游戏的脸色确实非常吓人,我理解这小孩的感受,但我承认我也在暗自戒备着她的行动:一个龙之森里冲出来的神秘人,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呢?

突然,她往我这边伸出了手——幅度不大,只是很细微的变化,但足够让我下意识地绷紧了肌肉——但只是轻轻地扯住了我的衣角。我不懂她想做什么,只看见她抬起头一副可怜的模样:“你比那个人好多了(她指着游戏),我相信你。”

“什么?”我努力地想要在她未察觉的状态下抽出我的衣服,但没能成功:她抓得实在太紧了。

“我叫奈芙蒂斯,”她说:“我哥哥是世界上最棒的赏金猎人,但我和他走散了;你能带我去他那里吗?我一定会拜托哥哥报答你的。”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