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鱼

不混圈,产出不定,欢迎勾搭。三次元忙炸,登录不定、更新不定。
大三角爱好者。神话J相关不嗑JM/全职杂食/棋魂亮光only/灵能将茂律大三角/松坑パカカラ大三角/YGO海暗表大三角,内心站表→海→暗→表/es铁红only/MHA切爆+出欧
#雷区:请不要没有事实根据地批评朴忠栽。

【昊翔】孙翔:唐昊你背着我在知乎上搞什么呢?!(中)

 @唐昊 来来来唐队我更新了。

不知道会不会被屏蔽,虽然并没有炖肉。


读前警告:

*昊哥莫名话多。

*无意识秀恩爱。





孙翔跟唐昊打完电话之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忘了把写好的稿子背出来了!

唉,算了,明天去N市再说吧。

第二天早上七点,孙翔挣扎着起床洗漱后,直接下楼就拦了辆的士直奔高铁站。他知道昨晚唐昊带着队里一群人庆生得嗨到凌晨两三点才够,也就没打电话吵他,直接编辑了一条简短的信息告诉他自己大概下午四点到。

事实上他坐的高铁当然不会那么晚才抵达N市,只是在见唐昊之前,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得做:昨天看了sxtang1202的那篇知乎答案,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多给唐昊添一份生日礼物。

想到知乎,孙翔又再次点开了搜索栏,这一次搜的就不再是匿名用户lxb了。微商的动态哪有恋爱大Vsxtang1202的有意思。

草草浏览了sxtang1202的答题记录后,孙翔发现唐昊这家伙的答案基本全是一句话,只有寥寥数篇由于反复编辑而成了长篇大论,编辑的目的还主要是为了与人撕逼。另外此人答题范围之广,一看就是知乎老司机,不仅混迹恋爱话题(他几乎把每个恋爱问题都答成了吐槽818,恨得孙翔牙痒痒),还答了很多听上去就脑洞极大的问题。什么“曾经觉得很不值得崇拜的人后来很崇拜是怎样一种体验”啦,什么“杀龙的勇士为什么自己会变成龙”啦,什么“如何做清醒梦”啦……看看这个,“一个人无聊至极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唐昊能有这个耐心在网上混成老用户,本身就说明这家伙无聊至极。孙翔这么想着,随手点进主题,果然发现唐昊的回答是简短的四个字:“知乎答题。”

他嗤笑一声,又退出这个问题继续往下翻唐昊的记录,正不停往下滑着呢,却在看到某个问题后手指悬停。页面顿时定格在了一个属于生活购物分类的问题上。

——你买的最失败的东西是什么?

孙翔顿住了。

他想想自己已经带在身上了的原生日礼物和待会去N市打算买的准生日礼物,又想想自家男友喜怒不定的脾气,终于撇撇嘴,冲着标题狠狠按了进去。

 

 

主题:你买的最失败的东西是什么?

 

sxtang1202,养了只哈士奇

冈本,单反,一叶之秋手办。

——2036.02.12——

谢谢提醒,但和这三个比起来,篮球机都还不算失败。/再见

——2036.02.16——

行,详细说一下。

冈本太小,扔了。单反没用,放着堆灰了。手办不仅没用还有负作用,送人了。

——2036.02.25——

还要详细,到底要说得多详细?

这些失败的东西全和我男朋友有关,叫他哈士奇吧。我和哈士奇2032年在一起的,都不是处,但都是第一次和同性谈恋爱,当然也是第一次和同性上床,没经验,懂吧。我以前一直以为避孕套就是专门设计用来避孕的,跟男的在一起当然就用不着,所以第一次跟他做的时候什么都准备好了,就是没用套;事后也没清理,直接被子一裹就抱着睡了。结果第二天醒来见他整个白天总犯困,摸了他额头才发现这家伙低烧,估计就是内射搞的。从此上床必买套。

前情提要结束,来说说冈本到底是怎么回事。先说他是个很追求新鲜感的人,什么事都要试试。所以我跟他在解锁各种新姿势的同时,也轮换着用各种各样没用过的避孕套,除了记得有几种套容易破以外,就再没养成过认牌子的习惯。有一回用完了还没买新的,逛超市的时候他又正好刚在水果区买了一大堆草莓,我一时兴起为了逗他,就在收银台拿了几盒草莓味的套,还亲口立下了“你不是很喜欢吃草莓吗”的flag。

本来一切都很正常。

如果我拿的那些套不全是冈本的话。

我们回家在厨房里做的时候气氛正好。跟他这种脑回路不正常的人在一起,“气氛正好”是一个非常少见的情况,基本等同于roll点结果90点以上的概率,所以你们知道这是一个多么难得的机会。

然后在这么难得的机会下,我们还以边亲边摸边单手解衬衫扣子的速度做前戏,所以你们知道这是一个多么耗费时间的过程。

然后。

等我们都差不多脱光了的时候。

等他前半身都俯在料理台上的时候。

关键时刻。

我发现,自己,套,不上去。

不仅套不上去,而且对比极其突出。

不仅对比突出,而且他等着等着觉得我手速太慢了,还转过来看我在干嘛。

这不是我买的唯一一个最失败的东西,但绝对是唯一一个最尴尬的东西。至少我还没遇到过比自己男朋友在做爱的时候笑喷到跪地更操蛋的事。

当时哈士奇在狂笑的间隙还指着我鼻子问:“TH你不是很喜欢吃草莓吗!哈哈哈这尺寸当泡泡糖吹正合适!你来一个来一个!”

……妈的智障。

我是不是应该对这傻逼没有直接笑软感到高兴?

当然最后还是做完了全套,射在他大腿上。但是那几盒冈本我是再也不想碰了,最终和厨余垃圾一起被他打包丢进了楼下垃圾桶。

哦对了,他丢的时候还在不停笑,有什么好笑的?!给他套还不是一样套不上!!/再见

这事说够了,下面说单反。

我最开始买单反就是为了拍他。

2032年我们还没在一起的时候,我和他同队赢了一场竞技比赛。那时参赛的一群人都疯了,拍完集体照开完记者会之后再加上后勤管理的一票人,总共几十人的大部队在场馆附近的一家中餐馆包场庆祝。

他向来是在各种趴上最耀眼最放肆最玩得开的那个人,但那天晚上除了开头跟人对吹了两瓶黑啤以外,就再也没闹腾过,一直看着圆桌中央的奖杯发呆。

他酒量我清楚,不要说两瓶黑啤,一斤多的白酒都没问题(他十七岁生日时我们对喝的量,没醉;这几年除了庆功宴以外我俩再也没沾过酒,我也没见过他酒量的极限),但那晚他看起来真像是喝醉了,一句话不说,脸有点红,整个人呆呆的,好像脑袋都不在转了。可是他就算是在走神,眼睛也依旧很亮,亮得像是把全世界的光都吸引过来了一样。

我看着他这幅样子,当时就想,完了。

如果说之前还可以挣扎一下的话,那个瞬间,我就算彻底栽了。

当天晚上,我找他表白。一个月之后我们在一起了,接着我就开始学摄影,因为他:从我出生直到三年前,整整二十一年,除了他在奖杯边的那个眼神以外,从来没有什么东西让我产生过这种强烈的想要让时间定格记录下来的冲动。

但是哈士奇从来没有给过我好好拍照的机会。从来没有!

据说旅行的时候最适合拍照,但这个定理不适用于他。首先,最开始我们选定的休假地基本都没那个条件慢慢拍照。我俩都性急,他尤其闲不住,总爱跑去生机勃勃的地方——是真的生机勃勃,充满各种生命体的那种。负责任地说,早先那几年我跟他一起在野生环境下看过的景象,如果全程摄影,说不定能剪出一集动物世界。后来由于各自工作原因,总公司不放心我们跑来跑去探险,结果两个单位活生生联合起来搞砸了我们在2031年的东非狩猎计划。之后我们就再也没能有机会去大草原上浪过。

2032年我们成了一对之后,在那年冬天又决定一起旅行。这回没了从前那些热情洋溢的目的地,我们就靠摇骰在出行前三天随机买下了两张机票,前往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跟他在城市里的穿梭也都像是野外探险,纯粹是凭着感觉闲逛,走到哪里玩到哪里,仅仅为了旅行而旅行。如果说之前我们的玩乐计划是客观缺乏摄影时间的话,那现在就完全是他主观上嫌我摆三脚架拍照拉慢探索速度了:他根本不知道我在拍他。我从来没跟他说过我镜头里拍的都是他,主要是怕他跟拍广告似的摆拍(虽然据说他当模特时镜头感很好),然后你们猜结果?

结果是这样下来的拍照效果极其自然,自然得简直可以说是放肆。回家之后洗出来的每张照片都是他在前面催我上路时的一脸不耐烦,还他妈因为他总是蹦来蹦去而有九成拍出来是花的。

妈的,交了一个能把单反搞成表情包.rar的智障男友,简直日狗。/再见

这么说好像没错,日哈士奇。/再见

当然情况也不全是这样。好好拍照的机会虽然极少,但肯定还是有的。问题是好不容易有机会了,我又总是忘记按快门。看他在东京花火大会上蹲着全神贯注地用神级技术捞金鱼虐菜;在波尔图南边海岸光着脚以踩沙的名义偷偷踩我的影子还以为我没看见;在南极探险船上鼓鼓囊囊得像个圆球,跌跌撞撞地跑到栏杆边举起望远镜瞪大眼睛看海浪;去鲁其特的欧洲主题公园把所有的过山车一个个坐下来之后头发乱糟糟的却依旧一脸兴奋;在冰岛拿红色毛线手套捂着脸抱怨温度,结果嘴巴里直接冒出一团白气……

我总是反应不过来。

在那一瞬间,我什么也想不到,就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他;直到事后才会后知后觉地想着,刚才本来该把他拍下来的不拍我背的单反岂不是又白费了,然后就又一阵后悔。这个反应时长要是放在游戏里,都不知道得死多少次。

所以单反是我买的最失败的东西:本来一件轻轻松松就能让你满足的事,结果反而让你各种遗憾懊恼烦躁心情不好。而当我某天终于醒悟自己旅行带单反是自寻烦恼的时候,这套器材就再也没有被我拿出来过。我想想,它好像至今还放在我家客房床下边?……不清楚,反正我家客房基本不住人,我也很少进去。无所谓。

最后,一叶之秋手办。

这绝对是我买过的最傻逼的东西。

我和哈士奇都打荣耀,他玩战法,轮回粉。第八赛季以后的所有轮回角色出的手办只有他不想要的,没有他收不到的,所以我在2033年他生日的时候给他送的是一叶之秋初版到第七赛季的所有基础款手办,这个我估计他是没有的。收集这些手办真的非常麻烦,不是说高价或者什么别的原因,而是因为,怎么说呢,我的交际圈里全是叶黑,就算是粉也全是黑粉,一旦让人知道我在收集叶秋的手办,就会非常、非常丢脸。所以我不得不瞒着所有人在各大论坛上匿名收购。这些手办都是我在他生日前八个月开始收的,珍藏版战损版之类的挂了高价也没收到,怪只怪叶秋第一次退役那会网上直播毁手办的傻逼太多。

然后他生日那天中午快递正好送到,我发短信问他:“收到了?怎么样?”

他没回。当时我没太放心上,以为他是工作没看到,等晚上的时候他还没回我,就打了个电话过去,瞬间被挂断。又打了两个,还是这样。第四道电话的时候直接手机关机。

他从来没有无缘无故单方面跟我冷战过,我气过了之后越想越觉得反常,凌晨一点过实在想不通,打电话把他们同事轮流敲了一遍。他们跟我说哈士奇看上去很正常,虽然锁着房间补了一下午的觉,但之后作为晚上的聚会主角也还是挺活跃的,和平常没什么不同。

坏了。

他从来就不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这次能表现得这么正常,本身就是极端不正常。好好的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如果不面对面亲口问问也放心不下,但现在看他电话不接qq不上连游戏号都没登,我实在没办法。只好凌晨两点过在网上订了张最早的高铁票,然后躺在床上无比清醒地等着外边天亮,第一次有了种深深的异地恋的感觉。

结果这种感觉过了两个小时就没了。

那天凌晨四点我听到家门有开锁声,原本以为是小偷,结果刚从床上翻下来就听见啪地一声,客厅灯开了。一开卧室门一看:原来是他仗着手里有我家的备用钥匙,大晚上聚会完了直接说也不说一句就搭高铁跑过来。

我说:“SX你大晚上的跑过来干嘛呢?”

他站在客厅的大灯下,低着头,不说话;或者说是有话想说,但说不出口。

我简直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只觉得自己整整一天都在懵逼。我又问:“傻站着干嘛?”边问边朝他走近,看到他眼睛红红的。

……我承认我当时被吓着了。他这副模样看着特别可怜,让我想起了几年前正处于事业低谷期的他。他十七八岁的那两年我一直想抱他一下,但一直没动手;之后我俩床都不知道上过多少次了,要抱他也是很自然的,所以当那天晚上他站在我家客厅里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我几乎下意识地就把他抱住了。

我问:“怎么了到底?”

想了想又问:“出什么事了?”

……操。太羞耻了,打不下去字了简直。妈的,当时抱着哄他的我就是个傻逼!我操,最羞耻的是我那时候好像还刻意放低了声音怕吓着他。我简直是个傻逼!

你们知道这个傻逼怎么回答我的吗!

他!

推开了我,往后退了一步,然后说!

 

 


“你喜欢叶秋的事……我已经知道了。”

 


 

 

……哈?!

Excuse me?!

我??!喜欢叶秋??!!!

这事我都不知道你居然知道??!!

我??!!叶秋???!!!!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喜欢叶秋这种人!!

你跟叶秋到底哪点像!!哪!点!像!

哦对了,

他还是深呼吸了一下,一脸下定决心的表情才说的!

他好像还是抱着什么破釜沉舟的心情才说的!

他问完我都僵直了!彻底僵直了!!

然后他还补了一句!!

他咬咬牙还补了一句!!

他说:

“……对不起,TH,我想了很久,但是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我不想分手。……我觉得我还是喜欢你。”

哦。

谢谢你还喜欢我哦!

谢谢你以为我喜欢叶秋了之后居然还不想跟我分手哦!

……妈的交了个智障男朋友我倒是很想分手啊!!

算起来异地恋四年多了唯一一次谈分手居然是因为叶秋,我AR@$^#$#%&$&^#ewg#%#T%&%UI^#@%WYGVJ

 

 

——2036.03.02——

没弃号,就是换了个键盘。

——2036.03.07——

首先强调一遍,不分手!不分手!不分手!

然后集中回答评论区几个问题。

第一,没炫尺寸,你们不说我还不知道有人这么小。

第二,没炫富,随你们怎么说算了,无所谓;就只想问那些在评论里说我浪费的,懂止损吗?那点买器材的小钱和自学摄影的那些已经用掉了的时间难道比你以后高不高兴更重要?

第三,不爆照。没那个时间跟你们编故事,爱信不信。

第四,不是叶秋黑,哈士奇也不是那种会因为喜欢哪个偶像之类的无聊问题就闹分手的人。多的不解释。

最后,问我要旅行攻略的,我和哈士奇从来没有旅行攻略。大概的旅行计划还是有的,我专门建了一个收藏夹来装他提到过的各种世界知名的鬼屋和游乐场,现在把这堆网页打包放上来了。里面还装了我一直想试试的高空跳伞和坐热气球航行的注意事项。我估计他肯定也会喜欢,但这些得过几年再说了。

反正我和他一起还有那么长的时间,无论要做什么事都绰绰有余。

 

附件:

SX.rar(179M)

 

 

 

 

 

 

 

……

孙翔盯着手机,脸色从羞得通红转变成气得通红,飞快地点了反对和没有帮助之后,立刻哒哒哒地往评论里打了一大段话,想了想又全选剪切,转而给这个该死的sxtang1202发了私信。之后深呼吸好几次,强压着愤怒给这篇长文点了好几次举报。

举报理由:存在淫秽色情信息。

以后再也不看唐昊的知乎回答了!他简直控制不住地想要报警!

的士到了高铁站,孙翔付了钱之后把口罩墨镜之类的东西一件件戴好,就从车上跳了下来,往出票口走去。他心里盘算了一下,还是打算按自己的想法给唐昊买礼物;他估计唐昊看到礼物之后会很高兴。

唯一的问题在于,看了sxtang1202的这篇答案之后,他突然有点不想送了。

他摸了摸外套兜里装着的小盒子,不爽地哼了一声,却又控制不住地笑了。

 




—TBC—

(下一更在今晚。)

(如果今晚没有的话就是明早……)

各位周末愉快:)

评论(19)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