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鱼

不混圈,产出不定,欢迎勾搭。三次元忙炸,登录不定、更新不定。
杂食,大三角爱好者。JOJO一切茸左&一切dio右,CJ+吉良忍+布特里/神话RSJ/全职杂食/棋魂亮光/灵能将茂律大三角/松坑パカカラ大三角/YGO海暗表大三角,表→海→暗→表/es铁红+leo+mika/MHA切爆+出欧

【混乱cp/恶搞向】胡诌锦香亭(第十八回)

剧情脑回路清奇,大小李骨科预警,下章金公子出场(。)这篇文70%的性描写都给了李少侠,李少侠咋就这么倒霉(。)

阅前说明:
*卡论文时的休闲产物,15对cp,洁癖慎入(tag为shinhwa+本章主要cp)
*本章涉及:mindy(R15),一句话ricmin+ricdy+jindy+woodong+ricjin
【↑请有cp洁癖的姑娘一定要看清楚↑】

第十八回 叹玟雨家贼难防 怜善皓白壁生瑕

经过了那次的三日阔别后,文大少才后知后觉地懂得了一个人待在密室里会有多绝望。他怕李少侠孤单,便常常来此处陪着,一陪就是数个时辰。待在地牢里的时刻是美好的,能够让他忘记外界那些难以处理的玄妙的烦恼;但他毕竟是文家的一份子,不可能每时每刻都躲在这梦一样的小窝里,并且他心里也清楚,李少侠之所以愿意和他冰释前嫌,不过是因为相信他能够妥善地解决这件事,能够用一种正当的方式让小皓幸福罢了。他不能辜负这份信任。过了数日,文大少陪着文母去鸡鸣寺供香。原本此事该由小皓来做,但小皓上次去鸡鸣寺后染上了风寒,服了好几日的汤药,文大少便以此为理由,毛遂自荐地去了。鸡鸣寺离文府有好一段距离,当日来回很不方便,是以文母供完香后通常会在寺庙里住上一晚,次日再乘马车返程。这正好给了文大少一个向母亲坦白一切的机会。他打算求母亲将小皓过继为文家的养子,而自己则净身出户,带着李少侠回全州生活;否则若是让李少侠也一同住下的话,便既折辱了小皓,又折辱了李少侠。文大少提前到地牢里同李少侠详细说了自己的计划,又怕母亲到时候盛怒之下又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便特意嘱咐李少侠要记得好好用膳,保存好体力,以便遇到危险时能够自己逃脱。这般叮嘱了数次,这才带着破釜沉舟的决心走了。
文大少以为这是自己等来的机会,却不知这更是小皓亲手设计的机会。小皓故意给自己浇凉水染了病,又加倍地装出一副病恹恹的样子,就是为了能够在下一次文父文母需要子女出门办事时,制造出一个将文大少支出去的机会。现在时机终于到了。亲眼确定文大少上了文府马车之后,小皓便飞快地往文府深处走去。文家地牢设置得很隐蔽,若不是那次文大少听闻李少侠绝圌食之后方寸大乱,一时没注意到后边小皓的窥探,或许这间暗室还不至于这样快地暴露。无论如何,自那日以后,小皓就将路线暗自记在了心里。他为这一天准备了很久,但当这个时机真正到来的时候,他的身体还是难以抑制地战栗着。他知道,终结的那一刻要来临了。
这是小皓第一次走到这间地牢里来,刚踏入一步,就忍不住为眼前所见而屏息静气。他知道文大少对李少侠很好,但他没想过会这样好。这座地牢从外面看还是一副累块积苏的陈腐模样,任谁也想不到里面会是这般珠围翠绕、金碧辉煌:整个房间都被西域购来的波斯羊毛毯所覆盖,墙上挂着的是价值连城的名家书画,架子上随意摆放着夜明珠、鎏金造像、琥珀兽件等物,此外,还有许多精致的孩提玩具被零散地堆放在房内各处;而李少侠正端坐在房间最中心的一块猩红色软垫上,捧着一罐快被挖尽了的椴树蜜偷吃着,像是一只猫儿一样舔圌着自己的手指。小皓是个聪明孩子,他很快就明白了,这里根本算不上什么地牢,这不过是文大少用来堆砌财宝的窑洞罢了,而坐在中央的李少侠则是那个人最重视的珍宝。小皓合上门,走了进来。按理来说,情敌相见应是剑拔弩张的,但两人之间的气流却很平静。小皓慢慢地绕着李少侠踱步了一圈,近距离地观察着这个人的样貌,而李少侠也并没有因为他直白得过分的目光而感到不自在,只是继续那样自然地坐着,还在悠哉游哉地用手指去蘸剩下的蜂蜜吃,等到整个罐子都被他搜刮净了之后,才抬起头来望着小皓的眼睛。他坐着,小皓站着,这个姿势让他不得不仰着头凝望着这个小小少年。所幸小皓在他的脖子发酸前就停止了自己的扫视,用着和他一模一样的坐姿在他面前坐下了。
“我好看么?”被看的是李少侠,但发问的却是小皓。
李少侠诚实地点点头:“很漂亮。”这话没有说谎,不论是桃腮杏眼还是凌波玉圌足,小皓的每一处都很符合他的审美,再配上身上的那股淡淡的奇特香味,更是让人心旷神怡。他想起之前文大少说过,小皓完全是他喜欢的类型;今日细细见了,只能说文大少的眼光真是一等一的好。小皓笑了,又问:“同文晸赫比呢?”李少侠疑惑地偏了偏头:“他怎能与你相比?”这说的也是实话,文大少面若包公,哪能同神清骨秀的小皓做比较?小皓却不喜欢这句话。他脸上的笑意退去了,语气也冷淡下来:“我比不上他,是么?”李少侠不知他唱的是哪出戏,只好顺着心意答:“是他比不上你。你长得很漂亮,很干净,但是他……”顿了顿,不知道如何形容,只憋出一句:“很黑。”小皓被这句回应逗笑了,他是个丹唇皓齿的孩子,又因还在生长期的缘故,脸蛋上有些婴儿肥,一旦笑起来就显得很可爱。小皓笑够了才又问:“你喜欢皮肤白的是么?”李少侠再度诚实地点头。小皓又问:“金烔完那样算白么?”
李少侠愣了愣,他与文大少在一起时,两个人都很有默契地不谈这个名字,是以他已有近两年没听过这三个字了。小皓观察着他的神情,嘴角噙着未收尽的笑意,看着有些嘲弄:“你不会是已将他忘了吧?”李少侠摇摇头,道:“只是不太习惯你提起他。他很白,很好看,你应当也见过的。”他从文大少嘴里知道小皓从前是朴小爷的书童,他在长安时虽然从未正式见过小皓,但也听闻过朴家有个书童帮着朴小爷干了不少恶事,尤其是还给他的前男友下了药。现在看着小皓这副清纯模样,又想起这些浪荡往事来,当真是有些啼笑皆非。小皓继续问:“是我生得白,还是金烔完生得白?”李少侠很为难:“都很白。”他现在已经完全猜不到小皓过来是为了做什么的了。小皓还在逼问:“非要选一个呢?”李少侠摇摇头:“你们俩差不多,我又没有放在一起比对过。”小皓不高兴了,哼了一声道:“看来你是真的很久没见他了,这么简单的问题都答不上来。”他嘟着嘴又想了想,重新抛出了一个问题:“那你觉得是我好看还是金烔完好看?”李少侠已经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还是老实答道:“这个…你们风格不同。”小皓问:“你喜欢谁?”李少侠哭笑不得:“烔完与我的情事你也清楚,却还问我喜欢谁么?”小皓的嘴又撅起来了,他问:“你不喜欢我么?”李少侠是真的疑惑了:“文公子,你应当恨我才对,为何却要在意我喜不喜欢你?”小皓更不高兴了:“你叫我什么!”李少侠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小声道:“我听闻你进来后改了姓…现在不该姓文么?”小皓冷笑道:“他睡都没睡过我,我凭什么同他姓?”这孩子言语大胆,一看便是被那朴家人一手养出来的。李少侠苦笑道:“那我该叫你什么?我听说你从前是朴家的,你是姓朴么?”小皓不轻不重地抱手道:“你干嘛要用姓氏叫我?直接称我一声‘小皓’,不就是了?亲密的人都是这样叫我的。”李少侠皱眉道:“但你我不是亲密的人。我抢了你的情人,你应该恨我……”小皓打断他的话:“怎么又是这句话?我不想听到这句话。我恨不恨你,还非要你教么?”李少侠看着他孩子般的蛮横的神情,只觉这孩子好像是个需要人疼爱的弟弟一样,心下又一次泛起了怜惜,放软了声音道:“好,是我逾越了。”小皓挑着眉问他:“你该叫我什么,你知道么?”李少侠顺从道:“小皓。”小皓这才笑了,像逗猫似地摸了摸李少侠的头发,满意道:“好乖。”李少侠嘴角抽了抽,只觉这孩子竟也同文晸赫一样有着怪癖。随着小皓的接近,那股奇异的香味似乎更浓了些。
小皓漂亮的大眼睛又往四处转了转,他指着房间角落的镣铐发问:“那是他用来铐着你的么?”李少侠顺着他的指尖望过去,原来是被弃用了的捆龙索。自从上次两人互通心意后,文大少确定了他不会再想着逃跑,就把镣铐给他开了,也准许他平日里穿着衣服生活。现在的李少侠除了只能待在这个房间里以外,其他一切起居都与常人无异。李少侠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小皓又问:“是只在床上用的么?他喜欢铐着你么?”李少侠皱了皱眉,只觉这小孩看着清纯,怎的却说话如此放浪,真该被兄长好好管教一下。“只是他先前怕我逃跑,将我圌日夜锁着罢了。”又道:“你……小孩子不要想太多那些事。”只可惜小皓跟着朴小爷跟惯了,完全把这些说教当做耳旁风,只是继续盯着镣铐问:“那你每天岂不是动也不能动?”李少侠耐心解答道:“锁链很长,能在房间里走动,只是刚好出不了这扇门。”小皓若有所思:“那他有在你戴着镣铐的时候肏圌你么?”见李少侠表情不对,吐了吐舌头,乖乖换了个词:“我是说,要你。或者爱你?那个那个你?你们平时都怎么称呼的,莫非是‘行周公之礼’么?”李少侠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心道此人幸好不是自己弟弟,倘若自家弟弟这个岁数就说话这么放肆,自己一定要把他吊起来打不可。他勉力按捺了一下情绪,才轻咳了一声,别扭道:“在怕我逃走的那段时间…是每时每刻都把我铐起来的。你问这个做什么?”小皓道:“好奇嘛。”见李少侠面色不渝,便又露出委屈的神情:“他明明先遇见我的,是我名正言顺的情郎,却碰也不碰我,每日都到你这来。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多寂寞,现在却连问问你们的资格都没有了么?”李少侠在内心充满愧疚的同时,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很不对劲:“我一直觉得你会很伤心,不论是看那日圌你的神情,还是从他口中听到你的事,我都觉得你一定很难过。但为何今日见了,却好像……”小皓不答,只莞尔笑道:“你更希望我难过么?”李少侠摇摇头:“我只希望自己一个人难过。”小皓又拉开话题问道:“你方才说你从他口中听到我的事,他常向你谈起我么?”见李少侠点头,又问:“他说过我什么?”李少侠看着他的眼睛,认真道:“他说过很多。他说你漂亮,干净,可爱,懂事,是他喜欢过的第一个人,还说希望你能幸福,说不想看到你不快乐。他每天都会跟我说你的事。”小皓沉默了一会,道:“但他从来不跟我说你。”李少侠不知该说什么,只是不语。便听小皓又道:“被放下了的人,才会被这么轻易地提起,是么?他从一开始就放下我了,只是想让我过得好,才这样拖着,是么?你们都以为我这样过得很好么?你们到底还想拖到什么时候?比起现在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我倒宁愿回到两年前陪着少爷在路上流离的日子!”说到后面,他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眼睛里已泛起涟涟泪意了。李少侠见他这样,只觉心里一阵阵地绞痛,连忙把他搂在怀里,像哄弟弟一样拍着他的脊背。那阵奇异果香更浓了,带着些让人心猿意马的诱圌惑。小皓在李少侠怀里一颤一颤地抽噎着,好不可怜,像是要把这些时日来的委屈全部倾泻圌出来似的。李少侠慢慢抚摩着他的肩胛骨,渐渐地感觉到自己某些地方出现了不适合的反应,立时定了定心,就要再将小皓松开,却又被怀里人猛地抱紧了。“你也想像他一样推开我么?我就这样招人嫌弃么?”李少侠对这种哭闹的小孩最是束手无策,一时推也不是,不推也不是,只是随着两人的接近,那阵果香却越来越浓、越来越诱人,李少侠只觉自己肿圌胀的下圌体已经贴到了小皓的大圌腿上,此时就是再怜惜,也是万万拖延不得的了。他用蛮力将小皓一把推开,站起身来往后退了几步,警惕地问道:“你身上的香气是催圌情的么?”
小皓擦掉了眼泪,仍带着一副楚楚可怜的神情道:“不是。”他见李少侠那副狐疑的神情,忍不住笑道:“我骗你做什么,它岂止是催圌情的呢。”他见李少侠脸都黑了,噗嗤笑道:“从前我配这副香,不过就是为了方便少爷挑男人罢了。后来少爷有了喜欢的人,再加上我自己心里也清楚,人的心哪是用这些肉体手段能得来的呢?也便不再配了。只是前几日偶然见了金公子,又想起了当年让他着道的这个法子,便想在你身上试试而已。金公子是个不会武的,只用催圌情香便能拿下,但你力气不是很大么?我怕你把我伤着,便又在里面加了不少叫人手脚无力的东西,所以味道才大了些。”
“你见到了烔完?”李少侠虽然自觉一阵阵的腿软,但为了不露怯,还是勉力支撑着:“不可能,烔完不是这种人…他从来看不上这种手段,绝不会让你这样对我的。”小皓就这样远远地站着,等着他的药效发作,慢慢道:“金公子宅心仁厚,这两年又钻研佛法,当然不会怂恿我做这些事。他只是前些日子在鸡鸣寺与我偶遇后,劝我放下对人的执念罢了。我最初很痛苦,后来想想,也想通了。他是真的不再喜欢我了,不论我再怎样等,他也是绝不会回头的。与其将自己缚在这里,倒不如走出去看看,说不定会更开心些。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你们宁愿自己走,也不要我走,因为你们觉得伤我太多,想补偿我。可你们从来没有一个人问过我到底想不想要这样的补偿。”
药效发作得有些厉害,李少侠咬着牙撑在书桌上,一边控制不住地急促呼吸着,一边喃喃地向他道歉:“是我们不对,小皓…是我们不对…对不起,你不喜欢,我们可以再重新商量怎么办……你先把解药给我,我们再从长计议……”
小皓奇道:“这还需要什么解药么?我岂不就是最好的解药?”他缓缓解开了自己的衣带,玉石一般白圌皙的少年躯体就这样展现在李少侠眼前。他去角落里抱来了镣铐,微笑着看着李少侠脸上隐忍的汗水。“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们说我什么?”
“什么…”李少侠脑子已经不太清楚了,他倚靠着桌腿慢慢坐下,屈着腿隐藏着自己进攻的欲圌望。他尽量顺着小皓的思路考虑,喘息着道:“漂、漂亮么?你…讨厌我们把你说得像女孩子,是么…?”
小皓摇摇头:“又错了。漂亮不是很好么?漂亮,才会被人喜欢。文晸赫当初不就是这样才对少爷起了心思么?要不是他两年前起的那份色心,我可能一辈子也遇不见他……”小皓脱下了鞋子,赤足走过来,时轻时重地踩弄起李少侠膨圌胀的下圌体来。他笑道:“漂亮很好,我只是讨厌你们说我圌干净。就是因为你们都觉得我太干净,才会都舍不得伤害我。你们以为我真的很干净么?只不过是没跟人睡过而已……喔,看你这副表情,被我弄得很舒服么?看来镣铐已经不需要了?”话虽如此,他还是把李少侠无力的四肢全给铐上了,免得节外生枝。他一边抚圌弄着李少侠的下圌体,一边继续亲昵地在他耳边道:“我呢,以前一直觉得,只能跟喜欢的人做圌爱。所以少爷想了我这么多年,我一次也没有答应过。但是看文晸赫这副样子,想必是永远都不会动我了,偏偏又因为我没被动过,所以你们才这么让着我……要放下执念啊,放下执念,不是么?既要放下文晸赫,也要放下自己心里那些无关痛痒的原则……既然你们觉得我太干净,那我就不要再这么干净了。左右你也是文晸赫爱的人,身上带着他的温度,也还算不错。让你像他睡你那样睡我一次,这个要求,不过分吧?只要你上我一次,我就当这些情债一笔勾销,第二天就消失在你们面前。我是不是很慷慨?”李少侠面色酡圌红,但还在挣扎着道:“你…你这样到底有什么意义?你不是说…人心不能通过肉体骗来么?”小皓歪头笑道:“我何时说过要谁的心了?文晸赫注定不会爱我,少爷又把爱给了郑家那位,金公子半路出家,心里只装着你一个凡人,算来算去,对我而言还有半分意义的也就只有你了,但刚刚问了你半天,你却也宁愿喜欢金公子而不喜欢我。你们的心早就都给别人了,我哪还能要到谁的心?说白了,我是想要你上我,可不是因为喜欢你,只是想找个和文晸赫有关的东西破圌处而已。你也不用太高看自己了。”说着就带着小恶魔的笑意将他的亵裤扒了下来,接着自顾自地开始给自己后圌庭上涂抹起了药膏。李少侠见这孩子如此自暴自弃的模样,既是心急又是心痛,只一味劝道:“你有哥哥么?你哥哥见到会伤心的。你少爷不是很喜欢你么?他一定不会想看到你这样…”这话似乎起了作用,小皓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些游移的色彩,李少侠却还没适可而止,仍道:“还有文晸赫,他看到你这样糟蹋自己,一定也…”话还没说完,小皓的脸立时又黑了下来:“都说了我会放下他了,你还要提起他多少次?”李少侠还想反抗,却觉胯上一热,小皓已直直地在他胯上坐了下去。

TBC.

评论(1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