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鱼

不混圈,产出不定,欢迎勾搭。三次元忙炸,登录不定、更新不定。
杂食,大三角爱好者。JOJO一切茸左&一切dio右,CJ+吉良忍+布特里/神话RSJ/全职杂食/棋魂亮光/灵能将茂律大三角/松坑パカカラ大三角/YGO海暗表大三角,表→海→暗→表/es铁红+leo+mika/MHA切爆+出欧

【混乱cp/恶搞向】胡诌锦香亭(第十五回)

鸟家HE了!而且SJ终于变JS了!撒花!我等这一天好久了!这章里写了很多我一开始特想写的梗哈哈哈,下一章开始是RWMD四角恋的角逐,很久不见的小书童会出场w

阅前说明:
*卡论文时的休闲产物,15对cp,洁癖慎入(tag为shinhwa+本章主要cp)
*本章涉及:jinsung(R15),一句话kyojae(总之这章是纯鸟家啦,不过有互攻元素)
【↑请有cp洁癖的姑娘一定要看清楚↑】

第十五回 弼教寻尽弄儿来 淳津抱得美人归

朴小爷和金公子一路上没少因发型的缘故受到关注。最初朴小爷还常回瞪回去:“看什么看,没见过和尚还俗么?!”到了后来,已是处变不惊,宠辱偕忘,权当那群围观群众是空气了。就这般到得长安后,朴小爷才发现原来自家老爹早就又被莫名其妙地升了职,又搬回到朴府原址来了。由于这段时间朴小爷不在的缘故,长安八卦热搜榜几乎被朴老爷一人独占,小凤仙小桃红早已成了过去时,现在长安城里风传的朴老爷外遇对象已成了小师师和小圆圆。朴小爷心里无语,也懒得去府上吐槽自家亲爹,只同次日要启程去全州的金公子告了别,便深呼吸了几口,敲响了将军府的门。
朴小爷来得不巧,郑家两位大小将军还在朝堂上没回来,将军夫人又同别的朝廷命妇一起到洛阳赏花去了,整个将军府里连个主事的都没有,只有一个管家出来迎接。偏偏这位管家又是个多疑的,听朴小爷道明来意后,用狐疑的目光上下扫视了一番,捋着胡子悠悠道:“老仆曾经有幸见过朴公子,那位爷是个花颜月貌、我见犹怜的,绝不是这般模样。”朴小爷心道:“看来是我这两年来成长了太多,此人竟认不出我了。”面上便故意做出自己从前那副惹人怜惜的神态来,甜声道:“先生说的可是这样么?”波光盈盈的眼睛娇柔地向上一挑,却见管家脸都青了,只好立刻调整了自己的表情,清了清嗓子道:“小爷坐不更名行不改姓,就是朴忠栽本人。你若不信,那就看看这个。”说着就潇洒地将自己的上身三两下脱了下来。若是放在从前,管家见了一个冰肌玉龘体的美少年在自己面前含羞带怯地衣衫半褪,必会面红耳赤地别过头去,然而看朴小爷这健硕的胸肌、整齐的腹肌以及结实的肱二头肌,管家却产生了一种围观卖艺人胸口碎大石的观感,几乎想要鼓掌叫好起来。朴小爷没注意到管家诡异的表情,只自顾自地背过身去,给他指点自己的脊背:“你看,这不就是郑弼教的字么!”管家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看,那左背上果真刻着歪歪扭扭的字迹,上边一行“将军府郑弼教专属”,下边一句“擅碰者死”,统共十二个蝇头小草(原本该是小楷,可惜郑小将军太过飘逸,楷书也写成了草书),一看就是自家少爷的真迹。不过光凭这行字,只能证明小将军同此人有着亲密的关系,却证明不了此人就是朴淳津。管家想了想,遂叫人将这位客人带到后院里去,等小将军回来定夺。
朴小爷还以为管家终于相信自己的身份了,连忙把衣服又穿戴整齐,高高兴兴地跟着侍女走了,不想去了后院,却被引到了一个画楼朱阁之处。他心里还好奇着这一向行龘事爽利的郑弼教怎的在后院里建了这样多玩乐处呢,就见两个眉目如画的少年人从亭子里走了出来,一人形容明艳,天真烂漫,浑身带着生气,蹦蹦跳跳地跑去坐在了秋千上摇晃,另一人则玉软花柔,冰清水冷,眼角眉梢都是好一副儿怜兽扰之态,温吞吞地去帮着前面一位推秋千。两人一面戏耍,一面调笑,莺声燕语,殊为动人。朴小爷在旁边看着,心下犯了嘀咕,问侍女道:“这两位是郑家的小少爷么?”侍女低眉顺目地答道:“是小将军近年收的娈童里,最是得宠的两位。”她不知道朴小爷便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朴淳津,只以为他又是一个被小将军找来的新男宠,见朴小爷面色不渝,还道是此人在为自己未来担忧,便又笑道:“将军府讲究和气致祥,他二位也都是好脾性的,绝不会为难新人。日后撞上了,阁下客气些叫声哥哥,也便罢了。”这话听在朴小爷耳里,几乎如平地惊雷。朴小爷心道:“爷爷这两年来一个人都没碰过,每天过的食不知味,他郑弼教倒好,每日在这府里选色征歌,好不快活!”又对着那两位美少年打量一番,心想:“郑弼教果真是个禽兽,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小鬼头,也好意思收入囊中。不过这两人的脸蛋倒是有些眼熟,真是怪事。”他见这二人年方二八,就觉得还是小孩,心里对郑弼教的恋龘童癖狠狠鄙视了一番,却丝毫不反省自己从前对年仅十三岁的小皓毛手毛脚的事。
朴小爷心下越是气恼,面上便越是平静,装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问道:“我听闻老将军家教甚是严苛,怎会准许小将军在府上狎戏娈童?”侍女不觉有异,只是答道:“阁下有所不知:两年前朴家那位与小将军春宵一度,闹得满城风雨,老将军自然也有所耳闻,当时便三天两头地在府里训斥小将军,还曾用荆条管教过几次。只是到底管不住,最后也就由他去了。后来朴家被贬,小将军在蜀地布下天罗地网搜寻了半年,终究无果。老将军见小将军茶饭不思,形销骨立,便自作主张为他挑了个容貌气质都与朴家那位七分相似的纳了进来,也就是现在正坐在秋千上那位了。小将军是时称那位作‘小津’,很是喜欢,几乎是坐卧不离。后来又见着几位相似的,便也通通纳进来了,挨个编次为‘小津甲’‘小津乙’‘小津丙’,各住一院。现下若再加上阁下,便已凑齐十院美人了。”朴小爷听着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只觉贫穷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没想到短短半年多,郑弼教就能凑齐这样多高仿。再仔细一瞧,那两个少年眉眼神态,还真与自己从前有几分神似。他还没说什么,便又听侍女补充道:“小将军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若是吩咐了什么奇怪的要求,阁下也千万不要见怪,且顺着便是了。”朴小爷问道:“他会提什么奇怪的要求么?”侍女道:“小将军叫不同的美人住着不同的院落,比如秋千上的那位小津甲公子,住的是仿朴府造的院子,算是好的了。后面那位小津乙公子住的却是个灵堂,小将军还在里头置了个空棺,每回行龘房时都叫乙公子穿着女子的嫁衣躺进去,弄得乙公子白日里也总是愁容满面,不肯在自己院落里久留。不过,虽说院落不同,待遇却是一样的,每月的银两赏赐也都一视同仁,绝无偏私,阁下倒不必为此担忧。”朴小爷心里更是无语,望向那小津乙的目光里也充满了深深的同情,心道:“这郑弼教还真是个变龘态,便是过了这些时日没见,奇葩程度竟也分毫不减。”又指着自己的鼻子问侍女道:“我若是被纳进来了,也会赐名么?”侍女数着指头算了算,认真道:“那便是小津癸了。”
两人言语间,郑小将军总算是下朝了,听了管家禀告的话后,一路从前厅直接三步作两步地飞速走去了后院。朴小爷这边还在内心吐槽着“小津鬼到底是个什么鬼啊!!”的时候,就觉一股大力从背后袭来,弄得他的身子麻花似地扭了过来,被迫同身后那人面对面站着。两人阔别近两年,心中都思念得紧,眼睛一旦触到对方脸上便再也移不动了,就这般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好一会儿,才又异口同声地指着对方的脸蛋尖叫道:“你、你…你怎么成这副模样了?!”
郑小将军每日每夜满心想的都是两年前那个瑰姿艳逸的朴小妖,哪想得到心心念念的小津竟然一下抽了条,不但长得比自己还高了,居然还成了个剃了寸头的赳赳武夫,小将军一贯的审美需求没有得到满足,脸上的震惊与失落自是遮掩不住。朴小爷见他这副模样,还道是对方嫌弃自己的样貌,心里的火苗燃得更旺,怒气冲冲道:“你还好意思挑剔我么?你看你脸上这堆肉,下巴都吃没了,我不在的时候就过得这般舒服么?!”他方才听侍女说小将军形销骨立,还好生心疼了一会,没想到真见面了,却见此人分明是面如满月,容光焕发,比从前还胖了一圈,哪有半点相思的样子?又兼之旁边那两个高仿美少年也如飞鸟依人般靠过来偎在了小将军身边,朴小爷就更恨得牙痒痒。他此时才终于理解到了当年郑小将军冲进朴府捉奸时的心情,一想到九个高仿大被同眠共侍一夫的情景,朴小爷就气得想掐死这个水性杨花的旧情人。小将军见他气得发抖,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被两位娈童一左一右搂着的手臂动也不敢动,只得尴尬地咳了咳。侍女是个懂眼色的,连忙上前来好声好气地一顿劝,把甲乙两位公子请回各自的屋里待着去了。待得四周人都空了,小将军才又悄悄去牵朴小爷的手,心虚地解释道:“我…我不知道你还会回来,所以……你不喜欢,我待会遣散了便是,我每日都是想着你的……”“你冲我解释什么?”朴小爷一把将他的手给甩开,冷言冷语道:“左右我也不是你的什么人。”小将军眨了眨眼,奇道:“你若不是我的什么人,又为何特意来府上找我?”朴小爷正在气头上,又不肯在他面前露怯,连嘴仗也要赢下来,便随口胡诌道:“你先前在我背上划伤了,现在都没好,我是来找你要赔偿的。”小将军又问:“疼么?”这话来得突然,朴小爷愣了愣,还没想到怎么回答呢,就又被小将军搂住了,一只手在他左肩上来回抚摩着,轻轻问道:“疼么?这里。”
小将军现在比朴小爷要矮些了,再加上身形纤细,这样抱着时很有种窝在朴小爷怀里的意思。朴小爷嗅着从他发间隐隐传来的皂角气味,只觉得心中砰砰直跳,脸也渐渐红了。这两年里他变了很多,小将军也变了很多,若是放在从前,小将军一定会强横地把人紧紧箍在自己怀里,现下却只是松松地搂着而已,朴小爷根本不用费什么气力便可挣脱,但他却舍不得,只由着这人将他抱着,由着那春葱般的手指隔着衣衫在自己的肩背上抚摸着。朴小爷同小将军闹了这般久,记忆里全是些鸡飞狗跳的情景,却难得遇见如此温柔的一刻。他的眼睫颤了颤,轻声问道:“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他问的是小将军的脾性怎的磨平了,没想到小将军却误会了他的意思,将脑袋搁在他宽阔的肩膀上,不开心地嘟囔道:“只是平了几处匪贼,皇上赐了几个御膳房的厨子下来,每日吃得多了两顿而已,有必要这样么?你嫌我丑了么?”
朴小爷失笑,也搂上了他的腰,捏了捏,果然是一手的肉。奇怪了,每日习武都抵消不了他摄入的热量,这人加的两顿难不成是满汉全席么?只是他却不敢说些什么更刺龘激对方自尊的话了,只又将那人抱得紧了些:“不丑,还是很漂亮,从前是赵飞燕,现在是杨玉环,满意了么?”小将军是最烦别人说他像女人的,但这话从朴小爷嘴里说出来,听着却是没来由的舒坦,他“嗯”了一声,喜逐颜开地半是撒娇道:“我还没嫌弃你呢,你哪能嫌弃我。”朴小爷觉得这话听着就不对了,忙把他从怀里提拉出来问道:“我哪里不好了?”小将军眼神游移:“没哪里不好。就是……你怎么把头发剪了?”朴小爷哪敢说是为了躲他而出了家,只避重就轻地反诘道:“剪了不好看么?多利落。”小将军撇了撇嘴,又道:“那你怎么长这么高了?”朴小爷答:“高了多好,玉树临风。”小将军不满道:“谁要你玉树临风了,就像从前那样柔柔弱弱地靠着我不好么?”他却忘了从前每一次朴小爷故作柔弱时,背地里必然打着什么坑他的坏主意。小将军又拍了怕他的胸脯道:“你干嘛练这么多肌肉出来?”朴小爷道:“不英武么?与你站在一起时,不是很般配么?”朴小爷脑袋里想的是帅哥配美人的般配,然而比起美人,小将军本人更想当那个帅哥。朴小爷不忍看到小将军这副纠结又失落的样子,又想了想,遂低头坏笑着哄他道:“身材好了,晚上不会更尽兴么?”小将军愣了愣,这才也跟着会意地微笑起来,拍了拍朴小爷的屁龘股,只觉从前摸着是肉嘟嘟的,现在摸着却很紧致,不过至始至终都很翘,他很满意。两个死基佬交换了一个色龘情龘淫龘秽的眼神,牵着手走了。
将军夫人还在洛阳没回来,当晚朴小爷遂先同郑家大小两位将军用了晚膳。郑老将军对朴小爷的到来非常满意,老怀甚慰地举杯笑道:“一个人抵了九个人,我们府上的每月花销终于能节俭些了。”他却不知道朴小爷是个挥霍无度的,一个人能花掉九十个人的零用钱,将军府日后的每月开支只会水涨船高。三人传杯弄盏,觥筹交错,可谓是相谈甚欢。是夜,朴小爷径直在小将军房里睡下了。两人许久未见,坐在床边聊了好一会前尘往事。朴小爷一面玩弄着小将军柔荑般的素手,一面垂头笑道:“今晚喝得多了么?”小将军摇摇头,望着他被烛龘光染上了一层流金的睫毛,与那头同样显得金灿灿的短发,轻声道:“那次因醉酒误事让你逃了后,便再没多喝过了。”朴小爷掩嘴笑道:“你还记恨着那次啊?”小将军握住了他的手道:“若不是你的那次逃婚,便没后来那样多事了。”朴小爷道:“那时我不喜欢你,便是留下了,心里也不会高兴的。”小将军与他十指相扣,低声问道:“那现在呢?”朴小爷慢慢抬起头,眼底好像流动着什么波光,闪耀得教人移不开眼睛。他说:“现在,你便是赶我走,我也绝不会走了。”两人越凑越近,终于将嘴唇贴在了一起,唇齿交缠,津龘液交换,意乱情迷间,已双双卧倒在了床上。小将军只觉今夜的朴小爷简直是前所未有的主动,自己的衣服都快被脱龘光了,对方居然还穿得很是整齐,于是也伸出手来去扒身上人的衣服,手掌触及之处全是一片柔韧细腻的触感,摸着很是舒服。小将军狐狸偷腥似地眯起眼睛笑道:“果然很尽兴。”朴小爷也跟着像狐狸似地笑:“还有更尽兴的呢。”手便向小将军的私龘密龘处探去。最初摸的还是正常的地方,后来贼手却越来越往后探,直探进了臀间从未被人触碰过的地带。被服侍得飘飘然的小将军在异物进入的那一刻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吓得一把按住朴小爷的手腕道:“你不是从来不肯在上的么?!”朴小爷点头如捣蒜:“从前是这样。”小将军撅起了鸟嘴不满地抗议道:“那怎么现在突然要在上了?”朴小爷义正言辞道:“从前我没有喜欢的人,自然是懒得在上。但现在我不是喜欢你了么,为喜欢的人改变,不是理所应当么?”小将军觉得自己被欺骗了,他叫道:“可我不需要这种改变!”朴小爷才不管他,只是又努力开拓了一根手指,一本正经地背书道:“金烔完跟我说,为喜欢的人做事,是心甘情愿、不求回报的。你不需要也不要紧,我爱你,是我的事,与你无关。”一向被朴小爷腹诽是个疯子的小将军,在此时此刻觉得朴小爷才是快疯了,简直要在床上尖叫起来:“你都要上我了,怎么还会与我无关!”他还想挣扎抵抗,却见朴小爷可怜兮兮的小狗眼又横空出世,湿漉漉的眼睛正眨也不眨地盯着他,漂亮的脸蛋上泛起了绯红,嘴里还软龘绵绵地撒娇道:“可是,弼教,哥哥,娘龘亲~孩儿喜欢你呀。”如果朴小爷真是一只小狗的话,想必现在耳朵都已经软软地耷龘拉下来了。小将军只觉自己脑海响起了一阵警报声,HP值也直线下降,咬着下唇纠结了不到三秒的时间,终于还是败给了朴小爷的卖萌方式,捂住脸张开腿妥协道:“好吧,如果你一定要的话……”朴小爷奸计得逞,勾起嘴角笑了笑,口中还是保持着那个纯良的语气道:“娘龘亲,孩儿锻炼的成果,一定会让你好好体会的……”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弼教不早朝。如此反复将小将军欺负了三夜,朴小爷终于教此人也体会到了先前自己被迫纵龘欲过度后体会的痛苦。至于皇上不满郑小将军连续三天上班请假而收回了原本赐给将军府的五星级大厨,小将军又因此迁怒朴小爷却又被朴小爷特有的撒娇技能给反杀,以及其后的种种故事——未见真切,未曾记得,此系疑案,不敢纂创也。

TBC.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