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鱼

不混圈,产出不定,欢迎勾搭。三次元忙炸,登录不定、更新不定。
大三角爱好者。神话J相关不嗑JM/全职杂食/棋魂亮光only/灵能将茂律大三角/松坑パカカラ大三角/YGO海暗表大三角,内心站表→海→暗→表/es铁红only/MHA切爆+出欧
#雷区:请不要没有事实根据地批评朴忠栽。

【JS/SJ】你我之间(4/6)

*真身,全文时间段为2001.05-2002.05
*双向纯鸟家,本章是写得很18N的15N
*预计六章完结



对于一个二十多岁血气方刚的男人来说,什么是逃避烦恼的最好办法?
要是放在一个月前,junjin或许会回答:烟,酒,或者漂亮的女朋友。毕竟,自从去年梦到了某个不太好的场景、并因此再也无法正常面对队里某个亲近的哥哥之后,他就以此为宗旨开始了一种堪称放荡的生活:在狎鸥亭和一堆胡乱交上的朋友彻夜喝酒喝到舌头都辨不出味道,与夜店里看对眼的女生展开闪电般的交往与分离,其前女友队伍的火速膨胀让一旁的金烔完都忍不住吐槽“jinnie对所有类型的女性似乎都可以接受”,而发现就连这样的行动都掩盖不了自己看见申彗星后的躁动时,他就常常借着吸烟的名义躲到盥洗室里去,期望用尼古丁的味道来麻痹自己的神经,消解掉脑子里所有不该想也不能想的事情。通常情况下,这样的办法都很有效,他已经能够慢慢做到盯着彗星的眼睛而不胡思乱想了。
但是,在立下了“要离彗星和Eric远一点”的誓言之后,不管怎样沉迷烟酒都没用了。平时就连在狭小的宿舍里相遇时都尽量地绕着他俩走,然而躲得越刻意、越严密,心里的想念反而就越深。见到漂亮的女人,首先就会下意识地和心里那张秀美清丽的脸比一比。点上一支烟,然而就连在鼻腔和肺脏间循环着的那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烟草味,都能让他忍不住去幻想某个烟瘾者唇齿间的芬芳。忘不掉,忘不掉,就好像着魔了一样,越想躲避,就越躲不开,好像那家伙无处不在似的……实在不行,那就买醉吧,可一直以来引以为豪的酒桶般的酒量在这时却成了负担。喝醉,喝得跌跌撞撞,喝得快猝死在喧闹的酒桌上,都还不够,昏昏沉沉的脑袋里还是充斥着一个月前那个人流露出的那样无助的神情——苍白的肤色、毫无血色的嘴唇、还有那双仿佛要把他的魂魄都吸进去的幽黑的眼睛……这很奇怪不是吗?明明是比这个糟糕的弟弟好了不知多少倍的像王子一样的彗星哥,明明是恨不得他这个弟弟赶紧消失在Eric哥面前的彗星哥,明明是一直以来都游刃有余地掌控着一切的彗星哥,为什么在听到自己说出那句话时,反而露出了这种脆弱的表情啊……
不过,不管彗星的那个表情到底是什么意思,都已经与他junjin无关了。因为说出了那样绝情的话的人,是他自己,不是吗?
反正,一切都,结束了。不管是对彗星产生的这段注定得不到回应的乱七八糟的情绪,还是别的什么……“jin啊,外面怎么说你的你不知道吗?”记得前几天凌晨从夜店摇摇晃晃回到宿舍的时候,烔完哥是这么说的吧。能让烔完哥都锁紧眉头的传言,看来一定不是什么好话。不过无所谓,反正自己的名声早就臭了,再糟又能糟到哪去……比起这些,对现在的junjin来说,还是睡觉最重要。好不容易能有一个入睡的机会,一个真正摆脱掉所有烦恼的机会,喝那么多酒不就是为了沉沉睡去的这一刻吗?那就睡吧…睡吧……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远处传来了一些喧闹声,好像有一个男人正撒着酒疯,另一个正焦急地劝阻着:“别闹了,你知道他一向睡得浅……”
“我——我不管!”大着舌头含含糊糊的叫声,就算这样也听得出来是很清亮的声线。好熟悉的声音,想念得让人鼻酸的声音,是谁呢……“我要见他!”那个声音的主人又努力地重申了一遍:“现在!马上!”斩钉截铁,一字一顿,好像在下达什么军令似地。不过,每一个撒酒疯的人态度都是坚定的,就连junjin自己也不例外,所以这些在酒吧里听惯了的对话完全没有激起半梦半醒的junjin的兴趣,他只是迷迷糊糊地把被子往上拉了拉,用柔软的棉被把自己的脑袋完全蒙了起来,打算继续做着刚刚那个未竟的梦境。唔……刚刚梦到什么了呢?好像还是梦到了那个人吧,场景和之前梦见的完全一样,还是穿着一套女生的衣服,又没胸又没屁股的还好意思穿性感的V字领加超短裙,明明完全比不上S.E.S和Fin. K. L那群少女们的曼妙曲线,干嘛还要把自己打扮成这样,这位哥哥到底有没有身为哥哥的自觉啊?……但是没有办法,谁让他就吃这一套呢,就算是女装的彗星哥,他也只敢在心里嫌弃一下,身体依旧很诚实地照单全收。
“AC,你不会要…呀,疯了吗?!”
外面的争吵声越来越激烈了,真烦啊,难道不知道对现在的他而言,这样乖巧的、不会露出冷漠表情的彗星哥有多难得吗?为什么非要扰人清梦不可,安静点不行吗?!好烦,好讨厌……“别管他们了,jinnie。”是蜜糖一样的彗星哥的声音,那个纤细的哥哥仿佛正跨坐在他的身上,白皙的手臂像妈妈那样轻柔地搂住了他的脖子,但鲜艳的嘴唇里吐出的话语却一点也不正经:“别管他们了,jin呐…抱我呀,快一点,jin难道不想要我吗……”
耳边好像朦朦胧胧传来了砰的一声巨响,不过比起响声的来源,junjin更愿意把注意力放到梦中的这个温柔又甜蜜的彗星身上。他把脑袋埋得更深了,整个人都像毛毛虫似地蜷缩在棉被里,眼睛仍死死地闭着,手却不由自主地往下身探去。第一次梦见女装的申彗星时,他还什么也不懂,那个样貌精致的哥哥也只是在梦里冲他暧昧地微笑而已。然而在发现自己面对彗星哥会忍不住地脸红心跳之后,终于有一天戴着墨镜和口罩鬼鬼祟祟地躲着哥哥们去影像店里逛了一圈,收获了不少不该知道的男人和男人之间的知识。自那时起,梦境就慢慢变得瑰丽起来。虽然同样穿着女装,但梦里彗星的裙子却越来越短,体态与神情也越来越糟糕起来。和现实生活中不同,梦里的哥哥是热情的,有时甚至过于热情,比如现在。即使知道自己是在做梦,junjin还是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脑海里幻想出的那个坐在自己胯间的哥哥有了新的动作:红着脸把自己短得不能更短的裙子向上撩开,接着身子微微向前倾,领口也大大敞开,胸膛的两处若隐若现,双臂可爱地撑在junjin的腹肌上,以一种相当乖巧的坐姿直直压在身下人炙热的某处上,隔着一层薄薄的底裤模拟着某种节奏蹭动了起来。“jin呐…jin呐…”那位哥哥平时是这么叫他的吗,这种黏黏糊糊的小猫般的腔调,性感又柔弱的叫声……“jin呐…哥喜欢你,真的、真的喜欢你,别不理哥,别不理哥了好不好,jin呐……”
是从来没有听过的来自彗星哥的告白。喜欢?这个平时说出来只会招致冷眼的词语,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从一向冷漠的彗星哥那边亲口说出来了。仿佛被这个声音蛊惑了似地,junjin也咬紧了被子闷声哼了一声,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释放在了自己的手里。射过之后昏昏沉沉的脑袋总算清醒了一些,他无力地把黏湿的右手从底裤里伸了出来,胡乱地在体侧的被单上抹了抹,迷迷糊糊地想着“明天得再清洗一次了,玟雨哥知道我前天才晒过床单,又要被笑话了”,又想着“为什么这次泄得这么快,是不是偷偷注意一下保健比较好”之类漫无边际的丢人的念头,正想往在被子里再裹深一点好好睡一觉,却觉得身上沉重得不行。正暗自与身上那个重量较劲时,又觉眼前忽地一亮,原来是被子被人彻底地掀开了,而跨坐在他身上的人,正是刚刚被他偷偷想过一遍的性幻想对象。
“彗、彗星…哥?!”
瞳孔地震。这下junjin就算再困也睡不着了。记忆如洪水般猛地涌进了脑海里,今天因为节目录制得相当成功,经纪人特许他们晚归,难得有这种可以从正门晃进来而不必偷偷翻墙进宿舍的机会,最近在四辑活动里忙得团团转的五个人当然是全都高高兴兴地喝酒去了。不过由于junjin刻意的躲避,大家并没有聚在一起,而是各自去了不同的地方。彗星跟着Eric、玟雨一起打车去了狎鸥亭,而junjin则和烔完勾肩搭背地去了梨泰院,喝到了凌晨一点才回来。进门的时候没见着另外三人,junjin因为犯困就先睡下了,还戴着搞笑的面具想要吓玟雨一下,具体吓没吓到倒不清楚,只记得自己中途醒来的时候脸上的面具早就没了,而一向和他同住的玟雨哥也根本不在这个房间里,想必是回来后去另一个房间里睡了吧。反正宿舍总共也就这么大,玟雨哥怎样都丢不了的,现在junjin主要关心的是该怎么应付自己身上的这个醉鬼。他分明记得自己中途醒的那次是专门把门锁上了的,就是怕做这种不好的梦的时候被别的哥哥听见了,但这位当事人到底是怎么闯进来的?明明上锁了不是吗?总不会是用黑带四段的腿活生生踢开的吧,哈哈……
……
呃、等等,难道之前那声巨响是…?不、不会吧…不是四月才刚做过手术吗,又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总不至于这么凶残……
junjin侧着脸战战兢兢地望着地上那个凄惨的门板,只觉背上忽地满是冷汗,简直不敢想象要是申彗星知道自己在脑子里想过他这样那样的事后,究竟会用怎样穷凶极恶的手段整治他。
“jin呐…哥想你了……”那个和武力值截然不符的甜美的撒娇声还在继续,这位哥显然喝多了酒,不然不可能对着弟弟流露出这样的神情。junjin一看他这样,就知道这家伙对刚刚发生的事一点不知(也是,毕竟被子这么厚又遮得这么严实,彗星要是这样都能感觉到他在做什么那才是见鬼了),一下放心了不少,只匆忙地挤出一个惯有的笑容:“哥喝醉了吧,快下去,我快被你压死了。”边嘟囔着,边从被子里伸出手来,想把彗星往旁边推,还扯着嗓子朝着外面喊救兵:“烔完哥!烔完哥!你快来扶一下彗星哥呀!”没想到彗星看起来瘦弱,力气却大得吓人,不仅牢牢地坐在他的胯上、怎么推都推不动,还反倒被这动作激怒了似地,猛地往前一扑,左手钳着junjin的下颌,右手抓住junjin新剪的板寸,笑嘻嘻地就要往他脸上亲。
junjin快被他这副架势给吓傻了,他才刚想着彗星射过了一次,心里惴惴不安,生怕自己的那些小心思被这位哥哥发觉到,现在哪还有心情去接受彗星的亲吻,连忙把脸往反方向扭,双手努力地掐着彗星的手臂往外掰,腿也下意识地在被子里扑腾起来:“哥你喝多了,你别乱来…哥你快去睡吧,不然、不然我把这床让给你,我自己睡别的屋好了……哥你先让我起来再说……AC,烔完哥怎么还不过来……”他哭丧着脸努力扯着笑耐心劝说着,然而彗星一点也不领情,反倒有着越挫越勇的架势,臀部在他的重要部位上坐得死死的(junjin心里警钟大响,颇有种要再次举半旗的不详预感),漂亮的脸蛋上写满了流氓二字,全然不顾junjin如节烈妇女般的抵抗架势,也好像全未感觉到身下人挣扎时指甲掐进自己手臂里的那股疼痛似地,就这么强硬地凑拢了在junjin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那响亮的吧唧声听得junjin欲哭无泪。
“就这么爱躲我吗?开始讨厌哥了吗?”彗星的鼻息都喷在了junjin脸上,满是酒气。junjin摇摇头,心想被讨厌的那个难道不是我吗,心里正泛起一阵委屈呢,就又被彗星按住脑袋吧唧亲了一下,这次的亲吻落在额头上。这位哥用一种极其亲昵的姿势把junjin毛茸茸的脑袋抱在了自己怀里,那张醉酒后烧得火红的脸正压在junjin的脸上一蹭一蹭,甜蜜的嗓音在他的耳边再次响起:“反正我不管…我就要跟你待在一起…是哥的啊,我们jinnie…知道吗?是哥的,是哥一个人的…我们家小孩……”好像觉得光是亲吻都不够似地,彗星又在junjin圆润的脸颊上惩戒般地咬了一口,一双黑珍珠般的眼睛直勾勾地瞪着这位在他看来相当不在状态的弟弟:“不许贴着那只死泥鳅,听到没有?!只许待在哥身边,知道吗?!”
“内……”junjin早已呆愣愣地不知身在何处,只知顺着彗星的心意点了点头,脑袋还没转过弯来。他发觉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看彗星这个颇想与他亲近的架势,就好像…就好像,彗星哥喜欢的根本不是Eric哥,而是他junjin似的。不是吧……天底下哪有这样的事,要是真是这样,那自己纠结了这么久,岂不就像傻瓜一样吗?……不不不,他可是神话的junjin啊,虽然不像Eric哥他们的脑袋那样好使,但也不至于笨成这样吧。一定是哪里弄错了,一定是……junjin脑子里乱糟糟的,拼命地想要证明自己没那么傻,但满心想的却是另一堆事情:所以每次自己和Eric哥在一起打闹时,彗星哥吃的根本不是自己的醋,而是在吃Eric哥的醋?怪不得每次被揍的都是Eric哥,原来是这样吗?那Eric哥也是看出来了才会话里话外想要鼓动自己和彗星哥在一起啰?那彗星哥对Eric哥的好感,其实只是兄弟情的好感?那么,彗星哥真正喜欢的人,真的是……
junjin微微睁大了眼眶,被自己得出的答案给震惊到了。但现在应该率先处理的倒不是自己和彗星的感情问题,而是该来的时候不来、不该来的时候偏偏啪嗒啪嗒跑过来了的神话队内第一八卦男金烔完。明明现在已经是自己被彗星全线压制的凄惨状况,那位哥居然还好整以暇地站在门口笑吟吟地咔嚓了好几张,一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样子:“呀,我们jinnie和彗星在做什么呢,啊这个角度不错,啧啧,真是珍藏照片啊~”
“烔、完、哥……”junjin被气得牙痒痒。
见这小孩已经被彗星和自己轮番折腾得快抓狂了,很会察言观色的烔完赶紧换上了一副正经表情,清了清喉咙乖乖地放下相机走了过来:“咳,叫我过来有什么事吗?”
“你说能有什么事?”junjin怨念的双眼几乎要射出黑气了。
烔完识相地接话:“我懂我懂,帮你把彗星搬回去是吧?”说着就要在junjin赞许的目光下去拉彗星的胳膊了,没想到这时候彗星也浑身散发杀气地转过头来,脸上完全没有刚刚对着junjin时的那副满面春光的模样,满满都是“你敢碰我一下试试”的威胁。烔完颤抖了一下,尽管自己的肌肉是队里练得最完美的,却自知全是观赏用产物,一双眼睛瞅了瞅求助的junjin,看了看肃杀的彗星,又往身后那个四分五裂的门板上瞟了瞟,最终做出了理性人的决定,以一番影帝水准的演技撸起袖子看了看自己手腕上根本不存在的手表:“啊,时间太晚了,该休息了,好困,你们好好睡,我去玟雨那屋挤挤。”接着就同手同脚地走了出去,消失在了二人的视线范围外。
“烔完哥——”junjin仍旧不死心地挽留着,期待这位不靠谱的哥哥能够回心转意来救自己。尽管明白了彗星的心意,但出于种种原因,他还是不太愿意在今晚和彗星待在一起。至少,他觉得自己应该在安静的环境里仔细思考一下自己和彗星之间的关系,何况看彗星哥今天喝醉了之后露出的这种蛮横模样,估计也没法和他好好交流。正想张嘴跟身上的某人尽量讲道理呢,彗星又把头转了过来,赤裸裸的威胁写在脸上。junjin抖了抖,有些明白方才烔完的无奈了,干笑着往被子里缩了缩:“哥,这么晚了,你、你快睡吧……”
所幸彗星虽然醉到了本性全然暴露的程度,到底还不是听不进话的。听了junjin的劝告,终于稍稍松开了对他的钳制,只是脑袋还是在junjin的脖颈处亲密地蹭动着:“睡哪?”
“那——”刚想指向一旁空着的玟雨的床,就见飞刀般的眼神向自己射来,只好可怜兮兮地改了措辞:“那哥你睡我这吧。”
彗星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连身上满是酒气的衣裤都不脱,就直接钻进被窝想往junjin这边缩。junjin正要趁他松手的时候掀开被子跑到另一张床上睡呢,就又被彗星抱住了腰身:“去哪?”
“哥不是想睡这张吗?那我去旁边那张睡……”
“这么不想跟我在一起?不是喜欢我吗?”仿佛是知道junjin心里的震惊似的,彗星像一只餍足的狐狸那样迷蒙着眼睛嘿嘿笑着:“今天喝酒时玟雨告诉我的。早知道就早点问他了,哪像那只死泥鳅,知道了这么久都一直瞒着我…jin呐,喜欢我怎么不告诉我,怎么只知道闷在心里呢?傻瓜呀…”
哥还不是像傻瓜一样,明明喜欢我却不告诉我吗?这句话junjin却一点也不敢说出口,只是又向外挣了挣:“哥,这是单人床,会挤的。”
“哪里会挤,两个人睡,只会嫌大……”彗星吃吃笑着,用蛮力把junjin抱得紧紧的,手却不老实地向下滑去。junjin被他这个大胆的举动吓得不轻,连忙要去打掉他的手,可惜已经晚了。这位喝醉了的哥正抚摩着他的腹肌,接着是下体,掌心滚烫,动作却很轻柔,junjin感觉到那只手摸到了什么的时候顿了顿,然后食指和拇指虚握着捻了捻。无声地叹了口气,他知道,某些不想让彗星知道的事终于还是被发现了。果然,彗星的声音调皮地在他耳后响起:“我们jinnie刚刚一个人在做什么呢?黏糊糊的,全都湿透了……”
明知故问。junjin赌气似地一声不吭,脸已经红得不能更红了。彗星见他不回答,也并不缠着问,只是自信地说:“不说我也知道,肯定是想着哥呢。玟雨全都告诉我了,半夜做梦都叫我的名字,一周能洗三次床单,我们家小孩真能干,呵呵。”
……AC,李玟雨那家伙怎么什么都往外说!!
Junjin被彗星调戏得彻底恼羞成怒了,把那只作乱的手一下子抽了出来,气冲冲地吼了一句:“闭嘴睡觉!”
“这么凶,以后不会还要家暴吧。”彗星完全没被他吼住,只是不满意地撅起嘴来,见junjin还是不理他,真的没再继续摸他的下身,而是淘气地把手伸向了另一个禁忌之地……“AC,郑弼教!!”junjin赶紧又把彗星的手从自己臀部上挪开放到自己腰上,两只手不放心地牢牢按住了醉酒之后过分活跃的申彗星,严肃警告道:“不许乱动了!”
“内~”彗星笑嘻嘻地应着,嘴里嘟囔着:“还以为会有更可爱的反应…”
junjin稍稍松开了自己对彗星手腕的禁锢,慢慢地变成了十指相扣的姿势,过了一会才耐不住好奇小小声问:“你想要什么反应?”
“比如,可爱地说,‘不要,彗星哥哥,那里不可以’,之类的。”彗星咬了咬他的耳朵,炽热的呼吸惹得junjin心烦意乱。“烔完买的片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我做梦有梦到过你这么说喔。”
……切,你不也在我梦里说过吗,不止一次。junjin不甘心地想着,明明在梦里是那么惹人疼爱的角色,为什么现实里却总想要当疼爱人的角色啊。不过顿了顿,到底还是怕彗星对自己的屁股有什么非分之想,连忙认真地声明道:“那里真的不可以。”虽然已经看过不少片子,但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要做bottom的那一方。
但显然彗星也是这样想的,因为他不屈不挠地问了句:“连我也不可以?”
这句话把小孩问倒了。好像感受到了junjin的犹豫,彗星又抓住时机追问:“真的不可以?”
“呃…总之,现在不可以。”
这副坚决的态度显然出乎彗星的意料(junjin完全不敢想在彗星梦里的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形象),他捏了捏junjin的手指,好声好气地跟他打商量:“难道一人一次也不可以吗?”
junjin简直快被他真挚的语气打败了,只好烦恼地翻过身来,一把用被子罩住了两人的身体:“……AC,快点睡觉!”明明连告白都没有正经说过,为什么要认真讨论这种床上的问题啊?这个醉鬼根本是饱暖思淫欲,满脑子只想着sex的事了嘛!他在黑夜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等你明天醒酒了再说!”不过,嘴上觉得烦不胜烦,手却很自觉地一把搂住了彗星纤细的腰身,把这个话多得要命的家伙拥在了自己怀里,仿佛正捧着宝贝似地沉入了梦乡。梦里那个虚幻的彗星的形象,终于以一种戏剧性的方式,被真正的彗星所取代了。

评论(1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