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鱼

不混圈,产出不定,欢迎勾搭。三次元忙炸,登录不定、更新不定。
杂食,大三角爱好者。JOJO一切茸左&一切dio右,CJ+吉良忍+布特里/神话RSJ/全职杂食/棋魂亮光/灵能将茂律大三角/松坑パカカラ大三角/YGO海暗表大三角,表→海→暗→表/es铁红+leo+mika/MHA切爆+出欧

【JS/SJ】你我之间(3/6)

*真身,全文时间段为2001.05-2002.05
*双向纯鸟家,R无辜躺枪
*预计六章完结



2001年的夏天比往常要更难熬一些,至少对于某个不耐热的人而言是这样。即使待机室里的冷气开得很足,身上穿的衣服也已经足够清爽,junjin还是毫无形象地瘫倒在木质沙发上,企图借用冰凉的沙发座来缓解肌体的燥热。
要是在以前就好了。他耷拉着眼皮,无精打采地想着,要是在去年、前年、大前年的时候就好了,就可以借着嫌热的理由去找彗星哥亲近——彗星的皮肤一直冰冰凉凉的,靠在一起会很舒服,总比一个人趴在沙发上散热要好得多。他想起去年夏天在彗星家里的场景,两人盘腿坐在地板上,光是玩卡牌游戏就能玩上好几个小时。等笑闹得困了,彗星就会任他枕在自己的大腿上小憩。虽然总爱低头凑近了吹他的睫毛、把他的眼睛弄得痒痒的这一点很讨厌,但这位漂亮的哥哥有时也会温柔地用指尖搔弄他的脸颊、体贴地用湿巾给他擦掉鼻梁上聚起的汗珠,这些时刻又让人很喜欢。他记得彗星最喜欢用指腹在他的脸庞上随意游走,勾画他下颌的骨骼、摩挲他干燥的双唇,或是在他前额的正中间划线,总之,好像不摸摸他就不舒服似的。如果他稍微动一下,就会引来一句发现新大陆般的慨叹:“哎呀,我们jinnie还醒着呀……”就算不睁眼也知道,那张小巧的嘴在说这话时一定又撅成了鸟喙的形状。但是这又有什么可惊讶的,谁能在被别人摸着脸的情况下睡着啊?“因为哥总是乱动才睡不着的。”就算这么稍加反抗地说了,作乱的手也还是一刻不停,最多也就是会再假惺惺地哼唱起摇篮曲而已。像国王大人那样地活着、连撒娇的方式都这么自我中心的彗星哥,在有些时候真的很烦人。但junjin自认是个宽宏大量的好弟弟,所以心里不仅不会厌烦,还偷偷地觉得很喜欢。
不过现在想什么讨厌和喜欢的都已经于事无补,毕竟不管是喜欢的彗星哥、还是讨厌的彗星哥,都已经变成他遥不可及的人物了。
望着正和玟雨一起打电动的那个纤细的背影,junjin有些落寞地叹了一口气。和糟糕的自己不同,完美的彗星哥身边当然不会缺少玩伴,没了他这个弟弟,还会有玟雨哥、烔完哥、Eric哥甚至cody姐姐和工作人员们陪着他,这也是很自然的事情。他只是忍不住……忍不住去想,这段时间,彗星哥到底有没有怀念过以前和他一起玩的时候呢?哪怕只有一次也好。不然,这个满脑子都是他的自己,岂不是太悲惨了吗……
“看得这么目不转睛,这次不怕被发现了?”
该怎么说,不愧是以成熟的姿态领导着整个团队的Eric哥,连形单影只的队员的心情也能妥帖地照顾到,要不是有哥的到来,自己一定又会陷入新一轮的自怨自艾里去了。应该感谢哥啊,junjin这么想着,可是某个想法却总是萦绕在脑海里,让他始终没办法坦然地面对Eric的存在——虽然他心里清楚,这根本不是Eric的错。如果说三个人里有谁做错了事的话,那也只有junjin自己而已。
不过,就像Eric哥天生就是可靠又耀眼的领导者、彗星哥天生就是为爱而生的一样,就算是这样落魄的junjin,也有着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长处:他天生就是安静、温顺又擅长忍耐的孩子,只要是他不想展露出来的东西,就一定不会被人发现。所以,不管在心里埋藏着多少灰暗的情绪,在听到了Eric的声音之后,还是乖顺地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规规矩矩地坐起身,给Eric腾出位置,目光也立即从彗星雪白的后颈转移到了Eric黝黑的脸上,故意做出了孩子气的姿态,撇撇嘴赌气般地扔下一句:“他们玩得那么开心,又怎么会发现我。”
“唷,醋劲这么大啊,连李玟雨的醋都吃。”Eric果然没有觉察出他刚才的反常,就这么顺势在他身边坐下来,左手随意地搭在了junjin结实的肩膀上,右手则从兜里掏出一把打火机来,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既然这么喜欢,怎么还只想和他继续当兄弟?”他嘬着滤嘴深吸了一口,接着缓缓地吐气,熟稔地喷了个烟圈出来。
Eric哥这话真是……什么叫做“只想”,谁会心甘情愿地和喜欢的人做兄弟啊?!何况,在梦到过那种…那种场景之后,自己连和那个人单独相处时都会控制不住地浮想联翩,能够不当着他的面起反应就是万幸了,怎么还好意思说自己是真的把他当兄弟……只是,做不做兄弟、能不能交往这种事,又不是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决定的。
“哥不明白…”junjin垂下眼帘小声嘟囔道。也不是没有试过和那个迟钝得可怕的哥哥表白,事实上,光是口头上半开玩笑的喜欢和爱就已经说过不知多少次了,可是彗星若即若离的态度却始终未能改变。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彗星似乎不太喜欢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言语。每一句“我好爱哥”之后跟着的,都是对方游移的眼神和片刻的沉默,仿佛在忍耐着什么似的。最开始,他把这归结于彗星哥实在太过害羞、不喜欢听到这种太直白的话——毕竟从来不爱和别人有身体接触的彗星哥,唯独对他分外容忍甚至主动,这一点让他坚信这位哥哥一定也对他有感觉,只是出于性格原因不好意思回应而已——但很快他就推翻了自己的猜想。或许是因为每次和家里人打电话提起Eric哥时,彗星哥脸上的那种又嫌弃又钦佩的神情;或许是因为谈起去年跟着Eric哥在洛杉矶游玩的经历时,彗星哥声音里时刻洋溢着的愉悦感;又或许是因为每次Eric哥与自己有什么亲昵举动时,彗星哥眉宇间掩饰不住的那股强烈的占有欲……不论如何,他能感觉得到,彗星哥和Eric哥之间,存在着自己怎样也介入不了的亲密关系。不管自己多少次地想要靠近,都会被这两人天生的磁场给排斥出去,到最后自己能够得到的,只不过是作为外来者而引来的彗星哥的反感罢了,上次不就是因为这个被呵斥了吗,说自己是廉价又没诚意的家伙呢,那位哥哥。虽然当时难过得快死掉了,但现在回过头想想,输给Eric哥也并没有什么可丢人的,因为那样厉害的Eric哥,是junjin几辈子也追赶不上的人,不论谁站在彗星哥的位置,一定都会往Eric哥的方向走去的。他和Eric哥之间,就是星星和太阳的距离……
“真的不告白试试?我赌你稳赢。”Eric倒是不知道junjin心里误会了什么,只是一门心思地关心着junjin和彗星之间关系的走向。在目睹了两人五月那次的争执后,Eric特意去junjin的房间里探望了这位被彗星训哭了的弟弟。由于早就对两人的暧昧有所察觉,在junjin抽抽噎噎地说出“以后真的只想和彗星哥做兄弟了”的时候,Eric心里也完全没有产生过“这孩子难道之前还想做别的吗”之类的好奇。那天晚上哄小孩的任务由队里两个最年长的哥哥交替完成,等到当天夜里彗星向他敞开心扉时,junjin那句“只想做兄弟”还在Eric的心里打转。想着既然队员自己都想把越轨的关系给拉回来、身为队长的自己当然没有任何理由阻拦,Eric遂在话里话外都劝着彗星好好跟jin“缓和关系”,想尽量帮助两人恢复到应有的兄友弟恭的状态。原以为过段时间两人之间的暧昧总会彻底消散,然而看某人这阵子越来越暴躁的性格,彗星那边到底是不是真的只想做兄弟,还真是个问题。而现在,连说出那句话的junjin本人也是一副放不下的表情……
啧,还真是一群不让人省心的家伙。既然两个人都为此变得这么痛苦,还不如直接在一起算了,也免得其他队员们受无妄之灾,不是吗?
深深吸了一口手里的香烟,让鼻腔里都充满了尼古丁的味道,在这烟雾缭绕的氛围里,Eric歪过头来凑到junjin的耳畔,喑哑着声音劝道:“行啦,你俩再这么推拉下去,总有一方会分裂的。学会见好就收,知道吗?”挂在junjin肩上的左手晃了晃,又想起什么,低笑道:“你是不知道他昨天的脸色有多恐怖,差点快把我的手给折断了……就因为我跟你一起去狎鸥亭。脾气真暴啊,这个人。”
骨节分明的手展示般地伸到junjin的面前晃了晃,手腕处带着一圈淤青的痕迹。本来该是凄惨的遭受暴力的痕迹,但在junjin眼里,却好像戒痕一样让人讨厌。他知道Eric的意思,但在他看来,Eric是因为对彗星没有特别的想法,才会神经大条地想要撮合他和彗星在一起。面对着为人一向很敏锐、却对彗星哥的心情完全不知的Eric哥,也不知道自己是该感谢还是该怎样。不过要让他主动说出“彗星哥喜欢的是你啊,傻瓜”,也是绝对不可能的。毕竟,就算再怎么大度的人,也不可能把心爱的人往情敌那边推吧?
而且,还在跟我抱怨那个人脾气暴呢,这位哥……junjin摇摇头,心里觉得好笑。这到底有什么值得抱怨、值得惊讶的呀?遇到这种事当然会吃醋了,因为是纯真得把什么感情都往外露的彗星哥,是每时每刻都紧盯着他这个弟弟、生怕喜欢的人会被他夺走的小心眼的彗星哥,听到Eric哥敢和他junjin一起去狎鸥亭彻夜喝酒,当然会生这么大的气了……毕竟自己是最近爱玩得在江南区都出了名的家伙,会担心这个弟弟把Eric哥带坏,也是很正常的事吧?就算跟他说了昨天晚上真的只是喝了酒,也绝对不会信的,因为是和爱玩的junjin一起出去的啊……还真是随时随地都防着呢,这不,Eric哥一把头靠过来,那边打游戏的彗星哥不就像是后脑勺装了雷达一样地开始频频回头往这看了吗?真是个小气鬼,又小气又迟钝。要是知道这个招人嫌的弟弟喜欢的根本不是Eric哥,而根本就是他申彗星,也不知道这位哥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但是想归想,junjin是绝对不肯把心意说出来的。因为再怎么当个招人讨厌的“亲兄弟”,也比做陌生人要好得多。他敷衍地笑了笑,捧着Eric的那只伤残的手在灯光低下照啊照,美名其曰:“给哥做紫外线消毒~”其实心里恨不得把这淤痕赶紧消掉,省得让这块地方时刻提醒自己,在彗星心里Eric到底有多重要。
“哎咦,消毒是靠灯光就可以的吗?”Eric拖长了声音叫到:“难道不该舔一舔吸一吸揉一揉吗?”
“AC,就这么想被人吐口水吗,是变态啊变态。”junjin嫌弃地皱起了鼻子,有些受不了地把他推到一边。不幸中的万幸是,虽然彗星哥对Eric哥高度关心,但Eric哥本人却一直对彗星哥没那个意思,还老爱与别的成员开这种黏黏糊糊的恶心玩笑,自己至少不需要被迫观看喜欢的人和崇拜的哥哥在一起之后放闪的场景。当然,从道理上讲,喜欢一个人是应该希望他得到幸福的。仅仅因为笃信彗星哥的单恋不会得到回应、就在心底窃喜的自己,实在是自私得可怕。……不过,自己本来就是这种人,这种又肮脏又怯懦的、一点也不善良的人,本来就不配得到彗星哥的爱,所以没关系,继续把自私的念头埋在心里也没关系,因为从一开始就失去了被爱的权利,就算把身上的毛病通通改掉,也早就于事无补了……
“jinnie小时候有玩过这种游戏吗?”
“内?”
突然被点名、有点恍惚的junjin,赶紧收起了自己那堆越来越消极的情绪,抬起头来眨了眨眼睛。原来是Eric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鬼点子,去找工作人员借了一支签字笔来,现在正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他提议呢:“在手腕上画手表的游戏。有玩过吗?”
“……那是小学生才玩的东西了吧。”还以为这位哥心血来潮想玩什么有意思的,结果居然是这种东西,junjin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哥这么幼稚吗?”
Eric才不管他在说什么,蛮横地把中性笔和自己淤青的左手都往junjin面前一塞,右手夹着烟头凌空抖了抖灰,以命令的口吻冲junjin道:“给我画一块劳力士,要下午三点的。要把这一转遮掉,知道吗?彗星掐出来的印子太丑了,我不想看到。”
啊啊,这个也是那个也是,都爱用这种命令一样的方式冲成员撒娇,也不知道Eric哥和彗星哥到底是谁学的谁。在心里碎碎念着,任劳任怨的好弟弟junjin还是拖长了声音应着“是是是~”,握住Eric的手腕涂画起来。反正待会拍摄的是不需要露脸的广播节目,就算把这家伙画成大花臂都没人管,那就随便乱画好了。不过呢,劳力士什么的太高级了,平易近人的Eric哥怎么样都该戴一些更亲切的款式才对,唔,隔壁家的孩子最近一直戴着的那个是什么来着……
0.5的黑色签字笔在皮肤上勾勾画画的触感不是很舒服,不过还算能接受。无理要求被无条件满足着的Eric心情大好,由着junjin在这边捧着自己的左手自由发挥,只拧着身子冲着别处吞云吐雾,等到烟屁股都快要抽没了,才随手掐灭了烟头凑过来看成果,光是瞅一眼就觉得汗毛都快竖起来了。
“呀!朴忠栽!”说好的劳力士呢?!他狠狠地拍了junjin的脑袋一下:“你画的是什么啊?!”
“哥不是看得很清楚吗。”junjin笑得手上的笔都在颤,弄得那个Hello Kitty卡通表的线条更加歪歪扭扭,黑色的线条像蚯蚓一样在Eric的手腕上摆动着。Eric赶紧把手抽了回去,还顺势把签字笔也夺了回来:开玩笑,被画上卡通小猫已经够讨厌的了,要是小猫还毁了容岂不是更惨。“待会我要在电台广播里把这件事公开!”他威胁道:“就说我们忠栽私下里最喜欢粉红色的hello kitty。”
“切,谁会信这个。”
“那Dolly?”
“AC,哥别胡说八道了。”junjin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受不了地骂了一句。没想到这句话恰好戳中了Eric新的幼稚点,这家伙大叫一声扑了上来:“我要在你脸上画Dolly!”
“走开、混蛋,要出镜的啊,死家伙!”junjin手忙脚乱地就要往沙发下面挣。他从去年开始就跟着金烔完一起健身,原本瘦弱纤细的竹竿身材也锻炼得厚实了许多,可惜还是因年龄的关系而敌不过肩宽手长的Eric,拼命挣扎了两三分钟,最后仍是被牢牢地按住了两条腿,以一种狼狈的姿态被Eric制服住了。上半身斜斜地趴在地板上,卷曲的长发也因重力的作用而乱糟糟地盖住了整张脸,两条健壮的手臂像狗刨一样使劲往前挣扎,却一点也动不了:由于上半身在地板上蹭、双腿却被Eric蛮横地压在屁股下头,卡在沙发上完全动不开,他的腹部到臀部的一长截身子完全凌空了,当然也就使不上力。更糟的是,他身上穿的那条松松垮垮的低腰牛仔裤也被蹭得往后掉,露出了一截尴尬的宝蓝色内裤。“居然把尊敬的大哥叫做死家伙,呀,不想活了吗?”Eric才不管现在的junjin看着有多搞笑,只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就着这个姿势俯身在junjin白皙的腰肢上画起了Dolly来。后者当然是一千一万个不愿意,一边上半身像毛毛虫一样在地上扭来扭去(Eric实在太重,junjin的腿被压得怎么也掀不开,气得他在嘴里不停叫嚷着“该减肥了啊哥!”),一边扭着头反手要去夺那支在自己身上乱涂乱画的签字笔。Eric可不肯让他得逞,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那两条拼命乱动的腿上,被画了Hello Kitty的左手啪地拍开junjin企图捣乱的手,右手则仍尽力在对方的腰部乱画着,由于最开始起笔构图太大,小恐龙的尾巴画不下了,就顺手把那条宝蓝色的底裤往下拉,想要继续往下画,嘴里还嫌弃着内裤边缘处绣着的那个金字:“AC,你怎么又偷穿那家伙的内裤啊?穿之前有好好洗过吗?哎咦……”
“你、你才偷穿!这条本来就是我的,是我借给烔完哥的!”junjin赶紧捂住后方,脸都涨得通红了,也不知是因为打闹得太过激烈还是因为被扒得害羞,闭着眼睛疯狂地摇头哀嚎道:“呀、走开!安对!Dolly安对!”
“不行什么不行,都快画完了,不行也得行…”Eric得意洋洋地笑着,眼看着这副伟大画作就要在junjin的反抗声中完成了,却觉突然来了一股蛮力把自己作乱的右手猛地扯开,紧接着手上的笔也被人夺走。他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地一个抬头,面前是一张气得变形了的脸。
“彗、彗星啊…”
生物总是有求生本能的,饶是刚刚无所不能的大魔王,面对着怒气值明显爆表的主唱大人,也瞬间缩了缩脖子怂了一截。Eric讨好地干笑了两声,刚刚高昂的捣乱情绪立刻消散掉了,连忙从junjin身上一骨碌爬下来,身体也尽可能地往后缩。只可惜身后就是沙发靠背,想缩也缩不了几公分。“我和忠栽闹着玩呢……啊、你不是在和玟雨对打街头霸王吗?谁赢谁输?”
然而转移话题这一招在今天的彗星身上不起作用。瞥了一眼好不容易挣脱了禁锢、在地板上滚了一转才揉着脑袋迷迷糊糊坐起身的junjin,彗星只觉对方凌乱的衣着和腰臀处那个歪歪扭扭的大Dolly都无比扎眼,脸色也就更为阴沉了,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一个词来:“……手!”
“呃?”还没反应过来的Eric,就这么睁大了惊恐的眼睛,看着彗星一把将自己刚才在忠栽身上乱画的右手抓了过去,然后……“嗷——!!”
“哥?!”junjin还晕乎乎的呢,刚把挡在自己眼前的凌乱的刘海给扒开,就看见彗星死死捏着Eric的右手手背,然后用另一只手紧握住刚才玩耍时用的那根签字笔,狠狠地一下子扎进了Eric的手背里去。他也来不及检查自己身上有没有被Eric画上什么奇怪的图案了,连忙踉跄着边提裤子边奔到沙发这边来抓住Eric的手细细查看,只见那上边原本完好的皮肤,现在已经被戳出了一个深深的小洞,还隐隐有血珠渗出来。“哥、你…你怎么…”伤倒是小伤,毕竟只是被中性笔扎了而已,也没有太过严重的后果,大概过一两周就能重新长好,只是他实在不明白彗星为什么突然用这样凶残的方式对待Eric。队内不是没有因为无聊的口角而打过架,连彼此打得鼻青脸肿的时候也有,可是像今天彗星这样毫无预兆的发火还真是头一次。难不成……
怔怔地盯着彗星冷若冰霜的眼神,又想起了自己刚刚和Eric的那堆打闹,junjin心底骤地一紧,只觉心脏都被人攫住了似地难受。彗星哥…看来是真的喜欢Eric哥,喜欢到了这样的程度啊,不然也不至于连普通的玩闹也看不下去……果然,自己又被更深地讨厌了吧。明明是悲惨的暗恋者,却还被自己苦苦迷恋着的对象视若仇雠地对待,还真是天生就不配得到爱的自己才会遇到的事情……AC,真是,每一次在和Eric哥亲近之后,彗星哥都会露出这样的神情,冷淡的、甚至冷漠的,就好像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家伙似的…也对,明明知道彗星哥喜欢Eric哥,却还不知收敛地前来招惹,这样的自己,可不就是十恶不赦吗?既然如此,倒不如提前退出好了。至少,还可以做一个不那么讨厌的弟弟……
junjin握着Eric受伤的手腕,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过了好一会,才听到自己从沙哑的喉咙里憋出一句话来:“彗星哥,我…我知道了。我以后…会离你们远一点的。别再迁怒Eric哥了,好吗?我知道都是我的错…”说到最后,喉咙好像被人扼住了似地,什么音节也挤不出来了,他只能颤抖着嘴唇低下了头,没敢去看Eric和彗星是什么表情。身边的沉默格外冰冷,明明是酷热难耐的天气,现在却让他如坠冰窟。要不是PD及时地发布了录制快开始了的指令,junjin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好了。还好有节目……还好有节目。
这一天的广播节目,他表现得很糟糕。

评论(10)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