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鱼

不混圈,产出不定,欢迎勾搭。三次元忙炸,登录不定、更新不定。
杂食,大三角爱好者。JOJO一切茸左&一切dio右,CJ+吉良忍+布特里/神话RSJ/全职杂食/棋魂亮光/灵能将茂律大三角/松坑パカカラ大三角/YGO海暗表大三角,表→海→暗→表/es铁红+leo+mika/MHA切爆+出欧

【JS/SJ】你我之间(1/6)

*真身,全文时间段为2001.05-2002.05
*双向纯鸟家,R是无辜的…
*预计六章完结



1
这一天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五月的晚上,和前一天没什么不同。彗星把柜子里叠好的床垫抱了出来,铺在了与Eric相距半米的地方。由于房间面积实在太小,堆放的东西又太多太满,这份距离看着未免有些刻意。Eric本人倒对此不以为意,他知道彗星一向不喜欢和别人靠得太近;感到心虚的只有彗星自己而已。他默默地捋平了被子的褶皱,又讪讪地把垫子往Eric那边稍微扯了扯,挪近了两厘米的距离——这已经是极限了——这才稍稍安下心来,冲着旁边那个正听着MP3的家伙问了一声:“熄灯了?”
Eric摘下了左边的耳机,眼神迷茫:“嗯?”
空气里飘着朦胧的音乐声,隐约能听见一两个英文单词,是一首抒情歌。这家伙听歌是要放多大声啊,耳朵不会坏掉吗?彗星又重复了一遍:“我说,我关灯了。”
这一次Eric连话也没答,只重新把耳机戴了回去,头也不抬地比了一个OK的手势。搞什么,连平时生活也要做得像拍CF一样吗?彗星瞥了Eric一眼。白炽灯的灯光从正上方倾泻下来,在后者的脸上投下了一片恰到好处的阴影。由于鼻梁生得很挺,那副西式的面孔天生就带有雕刻般的线条,像是一座美术生练习用的石膏像,光是远远地这么看着就给人一种英气蓬勃的感觉,是彗星这副秀气的脸蛋怎么打光也做不出来的风格。果然,比起自己,Eric高大帅气的外形才更容易吸引男孩们的崇拜吧……烦死了。明明没有刻意耍帅、但给人感觉就是很帅的这家伙,看着可真是叫人火大。虽然Eric一向对他很好,他也并没有可以冲Eric发火的理由,但在这个普通的五月的夜晚,他就是觉得心里淤积着一团邪火。彗星心想,一定是因为最近太忙压力太大,自己才会看什么都觉得不顺眼——虽然上一轮的活动早就结束了,而新一轮的录音要后天才会开始准备,这段时间六个人难得放了个长假,以至于有的成员还回家住了一阵,今天才回到宿舍——无论如何,彗星还是觉得,自己这么不爽一定是工作压力太大的缘故,嗯,一定是的,完全没有别的因素……总之自己绝对不该把气撒在Eric的身上。不管怎样,Eric他没有做错任何事。
这么想着,他深呼吸了几口,走到房间门旁关了灯,掀开了自己的被子钻了进去。反正没有什么是睡眠解决不了的事,等睡醒之后就能把这些乌七八糟的情绪全部忘掉了。
只可惜入眠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尤其是心里郁结的时候,就更难睡着。彗星在被窝里翻了好几个身,好一会才消停下来,静静地望着黑压压的天花板,正想要无奈地接受自己失眠的事实,就听身旁传来幽幽一声:“膝盖痛?”
原来Eric也没睡着。彗星反省了一下自己:“只是睡不着而已。你睡吧,我不吵你了。”
“没事。你腿还没好全,多注意点。”Eric顿了顿,似乎是在想怎么措辞,隔了好几秒,才冒出一句:“你今天…把他吓到了。你们怎么回事?”
这不是一个愉快的话题,至少不是彗星现在想去讨论的话题。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希望今天的当事人们能够赶紧忘掉这件事,越快越好,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但既然一向寡言的Eric都主动提起来了,说明这件事确实是被他搞到了不解决不行的程度。
彗星知道,Eric嘴里的那个“他”,指的是junjin。那个回家和家人一起住了半个多月、今天才又带着行李搬回到宿舍里来的成员。那个刚刚端着盘子好心好意地过来给他们送剥好的橘子,结果被他给凶回去了的可怜的弟弟。我当然知道我把他吓到了,不然我怎么会这么烦躁——这句话悬在嘴边,到底是被彗星用理智按了下去。他脑海里浮现出junjin最后的那个表情,像一只被人狠狠踩了一下尾巴的大型犬,乌溜溜的大眼睛里既闪着伤心的泪光,又好像燃着一团快要抑制不住了的火焰,嘴角也抿得死死地,似乎在忍耐着什么即将爆发的情绪。彗星心里清楚,自己当时说的话实在有点刻薄得过分,如果自己不是哥哥的话,junjin的拳头一定会在下一秒就甩到自己身上来。但自己到底是哥,是不管从年龄还是资历来看都能压过junjin一头的身份,所以冲突演变到了最后,还是以对方的退让告终。“……我明白了,哥,我会好好反省自己的。”——好像那家伙最后是这么说的吧,不管心里委屈到了什么地步,到底还是在叫着他哥哥,然后以一个弟弟的身份乖顺地退场,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明明同样是和做哥哥的产生了争执,为什么在他面前这么懂得忍耐,在Eric面前却总是起肢体冲突呢?为什么那孩子和Eric打完架之后第二天还能一起大笑一起喝酒,但向他退让之后,就只会让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远呢?……自己也是,刚刚到底是怎么想的,干嘛说出那样的话,而且还是为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彗星抿了抿下唇,越想越是心烦意乱,低低问出一句:“我是不是看起来很不好相处?”都已经同住了四年多了,却还在烦恼着与成员之间的关系,看起来还真是可笑。
“之前不是相处得很好吗。”Eric双手枕在脑后:“我看你就是最近太在意jinnie了,才会对他这么苛求。如果是普通人,说不定就觉得被你刁难了,怎么说,还好神话里没有正常人?哈哈。总之,明天去找他好好道个歉,四辑活动马上就要开始了,别让他多想。”
道个歉……说得这么轻描淡写,这件事真的只要道个歉就能过去吗?那孩子被自己气成那样……
似乎从沉默中感受到了彗星的犹豫,Eric翻过身来,在一片黑暗中对着彗星侧面的轮廓续道:“如果只是想缓和关系,其实很简单。你不觉得他已经在向你示好了吗?他抛出橄榄枝,你接着就行。”
就是因为感觉到了他在刻意示好才会不爽啊。当然这句话是不能说出来的,因为会显得自己很奇怪。
彗星想起了这场争执的开端。快一个月没见的junjin端着橘子跑进来,当时Eric正在捣鼓他的电子琴,而自己则坐在电脑面前打游戏。按距离来算,明明自己离门口更近,可是那家伙却只是随便地把水果盘往电脑桌上一放:“哥,这是我从家里带来的,给大家都分啦。”然后就好像没彗星这个人似地,啪嗒啪嗒地跑到Eric那边嘻嘻哈哈起来。彗星看着那盘皱巴巴的橘子,听着背后的那堆笑声,只觉得一直以来钟情的电子游戏都没那么有趣了。过了好一会,那边忽然没了什么声音,转过头去,却见那个讨厌的小家伙正紧紧地挨在Eric身边,握着Eric的手跟他对视了好一会,接着在这个让彗星毛骨悚然的氛围里,凑到了Eric的脸边吧唧地亲了一口,像在演什么浪漫剧一样冒出一句:“哥知道的吧,我爱你噢~”
这句话当然是给Eric说的,毕竟至始至终,junjin一眼都没有跟彗星对上过。
那时候Eric是怎么回复的呢?彗星记不太清了,好像就是玩笑着敷衍了过去,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等到Eric这边的对话结束了之后,junjin才又傻乎乎地跑过来,跑到原本离门口最近、也本该是最先被他注意到的彗星这里来,同样地握住了他的手,用着如出一辙的套路跟他对视、亲吻他的脸颊,然后就像在镜头面前撒娇一样地拖长了声音笑嘻嘻说:“哥,我也爱你~”
彗星的答复比Eric的糟糕多了。他把手从junjin温暖的掌心里抽出来,摸着自己刚被吻过的左脸,冷淡地问:“对每个人都这么说吗?”
“对啊,好久不见,很想大家嘛。”大概是彗星平时说话就安安静静的缘故,junjin似乎全然未发现他的情绪变化,仍是笑容满面的样子。不过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彗星不只是摸,还用手指在那一块上面蹭着,明显是想要擦掉的样子:“每个人都有的东西…也太廉价了吧。”
声音不大,但因为房间太安静的缘故,这句话听着分外清晰。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说出这话的彗星自己。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Eric。“jin啊,彗星他最近心情不好——”Eric站起身来想要缓和一下气氛,不过他的动作很快被junjin伸出手来遥遥止住了。那双一向亮晶晶的像小狗一样的眼睛现下正充盈着受伤的色彩,闪烁着与彗星的眼睛对视:“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彗星自知失言,但不知为何,别扭的性格突然在此发作,梗着脖子绝不率先收回自己刚刚的那句话,只干巴巴地道:“不是听得很清楚吗。拿出和给别人的不太一样的东西,才会显得比较有诚意吧。”所以说,所以说啊,就算清楚地知道这只是弟弟对哥哥正常的撒娇和示好而已,也希望你能拿出和对别人不一样的示好方式来对待我啊……难道我是不值得被特殊对待的人吗?那在我眼里这么特殊的你又算什么呀……
“哥真是这么想的?”
彗星避开了他的眼睛,没有回答。
一段尴尬的沉默。Eric走过来扯了扯彗星的胳膊:“行了,你别把气撒到他身上。”接着又抬眼跟junjin说:“忠栽,你知道彗星他手术完刚出院——”
然而这孩子是个一根筋的家伙,一旦动起气来,就连队里的大哥、团队的领袖、自己最听从的Eric说的话也不管用。忠栽打断了Eric的话,一双眼睛兀自瞪着彗星一眨不眨,憋着怒火逼问道:“所以,在哥眼里,我一直都是在敷衍你啰?廉价、没诚意,你一直以来就是这么看我的吗?”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为什么这个爱哭鬼的眼睛可以一边水汪汪的,一边又好像生气得快要冒火来?水和火也能兼容吗,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这家伙?
Eric又拉了一把junjin,但后者一点也没有结束话题的意思。
“是这样的吗?哥…”
还在问,还在问,没有回答难道不就是表示不是吗,为什么非要问个清楚才行。我什么时候这么想了,我的话表达出来难道就是这个意思吗?我只是想让你对我特别一点而已,笨蛋,白痴,蠢货,只要稍微再特别一点点而已——但这句话绝对绝对不可以说出来,因为说出来两人之间的关系就会变得很奇怪。虽然现在已经够奇怪了。junjin还在不依不饶,眼神也越来越绝望,好像不听到答案就不罢休似的,到底是或不是有什么重要的,难道从平时的相处里感受不到自己的态度吗?明明只是无聊的吵嘴而已,为什么要这么当真,谁没有说错话的时候,就这么想听我道歉吗?彗星被他缠得没有办法,但二十代前期青年人的强烈的自尊心又让他绝对不想率先低头,到最后只能挤出一句:“不要总是自以为是地曲解我,我从来没有这么说过。”
听到了吗,我的话才不是你以为的那个意思。什么敷衍,什么廉价,就算口不择言地说出过这些词,也绝对从来没有真的这么想过。明明是最珍贵的…最重要的人,怎么可能会这么看待你……
但junjin显然把重点放到了前半句上。他厚实的身躯明显地颤动了一下,刚才的层层逼问也瞬间熄火了,一时间好像什么也说不出来。过了好一会,他的喉结才艰难地上下滚动了一回,垂下脑袋哑着声音干笑了一声:“原来…哥这样想啊。…我明白了,哥。我……会好好反省自己的。那,哥,还有Eric哥,晚安。”
什么……明白了什么啊,这家伙?不是一看就什么都不明白吗?
“喂……”
彗星想叫住他,但他却飞快地跑开了,砰地一声关上了自己的卧室门。门里隐隐传来李玟雨的声音:“AC,怎么把门摔这么大声…jin?!jin你怎么哭了,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再后面的声音便听不见了,大概又是一出关系亲密的哥哥安慰弟弟的戏码,反正除了自己以外,队里所有人都与他关系亲密。
在这之后,junjin再也没从房间里出来过,玟雨想必安慰了他很久。最讨厌的哥哥申彗星,最喜欢的哥哥李玟雨,或者金烔完,或者文晸赫,反正不是他。对那孩子来说,大概就是这样吧。
这不是普通的五月的一天。这是彗星经受过的最糟糕也最后悔的一天。
彗星躺在一片黑暗中回忆着这事的始末,只觉得越想越是懊恼,最后终于烦躁地一把把被子盖过头顶,闷声闷气地向身边的Eric倾诉:“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你有过这样的时候吗,Eric?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忍不住想要刺伤他,心里又希望他能够反击我,你有过这种感觉吗?”
“有啊,初中叛逆期。”Eric掰着指头算了算:“那时候我才13岁,你现在都快23岁了,郑弼教。”
彗星才不管他说什么,刚才看着Eric时心底的那些微妙的嫉妒逐渐溶解在了这片夜幕中,他现在只觉得终于找到了一个全然信任的、可供倾诉的人,遂呢喃着吐露出了自己白昼里绝不可能说出来的真实想法:“……我…我其实希望他狠狠地骂我一顿,就像他跟你吵架时那样,骂得再难听都行,把平时想说的话全都冲我说出来,总比他这样自己压在心底好……其实…这么说可能比较好笑,但我…有的时候…真的很羡慕你。还有玟雨,烔完,谁都好,谁都跟他要好,就算打架吵架也转眼就和好了,只有我一个人总是跟他过不去…是性格原因吗?他讨厌我的性格?我很招他讨厌吧…我感觉得到他瞒着我很多,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什么话都跟你们说,只有我一个人跟他的关系这么奇怪,明明以前很好的不是吗,为什么最近两三个月来突然这样……AC,快疯了,真的,我不知道怎么回事……看来我的性格应该确实很糟糕吧,不然不会连他都快忍不下去了……”
“他是快忍不下去了,不过倒不是因为这个,傻瓜啊……”Eric在喉咙里含含糊糊地嘟囔了一句,由于隔着一层棉被,这句话没能清楚地传进彗星的耳朵里。后者还在喋喋不休地描述着自己的烦恼,完全把Eric当做树洞在用。起初Eric还耐着性子听着(毕竟一直以来在队里都比较成熟的彗星极少会露出这样苦恼的一面,更别说对他如此敞开心扉了),但很快就感到了厌烦,甚至体会到了一阵困意袭来。再等了一两分钟,见彗星还没有想停下来的意思,索性清了清嗓子打断道:“行了,你与其对着我这么烦恼,还不如直接把这些话说给他听。你不说出来,他怎么会知道你什么想法。”嘴上说着希望junjin把心底话都说出来,其实自己才是别扭得只肯把牢骚往不相干的人身上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立场说别人。Eric在夜色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只觉得自己才是夹在他俩中间的倒霉蛋。
彗星终于闭上了嘴,过了好一会,就在Eric以为自己终于能睡个安心觉的时候,他的脑袋又从被窝里冒了出来转向Eric的方向:“你说得简单。我要是能把心里想的都说出来,今天就不至于闹成这样了。”
……原来郑大爷您自己也知道自己的毛病啊。“所以说~”Eric打了个绵长的哈欠,带着倦意含糊道:“好好改改吧,至少在和他相处的时候改改。在我们面前这样也就算了,忠栽可是个单细胞动物,你要是继续用这种态度对待他,喜欢的孩子可是会被越推越远的。”
什么——什么喜欢的孩子啊!谁会喜欢他,那个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听到两句话就开始哭哭啼啼的傻瓜。明明就只是当弟弟在看待而已!这么想着的彗星,完全没有意识到Eric那句“喜欢的孩子”或许本来就是“弟弟”的意思,只觉得自己的脸瞬间烫了起来,脑袋里junjin那张漂亮的脸始终挥之不去。他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反驳呢,就听一旁脱线的Eric自得其趣地拍掌道:“欸,我有了个新的idea!为了鞭策你跟忠栽好好相处,明天开始,我每次逮到你凶忠栽,就要吃掉一块你碗里的牛肉!如果你凶满他五次,我就把宿舍里的芝麻酱扔掉,然后让烔完他们做紫菜包饭不许加芝麻!哦,还有你的电子游戏,凶满十次就要给你卸掉,十天不许用电脑,房间里的电脑就只能我来用。还有……”
彗星被他的不正经给气得牙痒痒,方才想要反驳“喜欢”两字的冲动也立刻化为乌有,只一把将枕头甩到Eric脸上,心想认真向这ET倾诉烦恼的自己才是个傻瓜。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