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鱼

不混圈,产出不定,欢迎勾搭。三次元忙炸,登录不定、更新不定。
杂食,大三角爱好者。JOJO一切茸左&一切dio右,CJ+吉良忍+布特里/神话RSJ/全职杂食/棋魂亮光/灵能将茂律大三角/松坑パカカラ大三角/YGO海暗表大三角,表→海→暗→表/es铁红+leo+mika/MHA切爆+出欧

【出欧】少年绿谷的烦恼

阅前须知:
1/啃了 @禾策  @独腿老贼鸥 两位太太的出欧粮后,决心报答两位太太而在这两天赶制的一篇出欧(正好这两天把论文暂时写得告一段落了哈哈哈)。希望能够稍微为出欧贡献一点粮食。
2/本文是关于出欧两人恋爱关系的一点妄想,原作向,私设为绿谷毕业后的故事。应该没有什么雷点。

————以下正文————

“咔哒”
把钥匙插进锁里,绿谷难得在这扇他拉开过无数次的铁门面前犹豫了一下。这里是欧鲁迈特的单身公寓,毫无疑问,尽管由于他的频繁留宿,那里边连牙具都是成双的了;但至少在媒体以及部分不知情的朋友眼里,这是欧鲁迈特一个人住的地方。
问题就出在这里。
绿谷微微垂下头,略长的刘海掩过了眼底的一丝怯弱。是的,怯弱,一个自毕业以后许久都没有在他脸上出现过的情绪。但……没有办法,因为这是和欧鲁迈特有关的事情,所以他没有办法不去在意。
他想起了上一次与欧鲁迈特见面时的情景。一个月前,也是在这里,欧鲁迈特的公寓。那是一个很特殊的日子,是他们之前约定的……初次sex之日。想到这里,绿谷忍不住捂脸,企图压下脸上飞速飙升的热度。一切本来都进展得很顺利,虽然紧张,但还是好好地按照着网络上的教程以及峰田传授的经验,按部就班地接吻、抚摸以及……脱衣服。一切都毁在这里。
在他努力地压抑着自己手指的颤栗(谁能在即将完全拥有自己的恋人时还保持冷静呢?),笨拙地解开欧鲁迈特身上宽松的衬衫时,他显然忘记了欧鲁迈特身上还有着一道漩涡型的伤痕。因此,当那一处暴露在他面前时,一种羞愧感几乎立刻击败了他混沌的情欲——欧鲁迈特的牺牲,欧鲁迈特的神圣,欧鲁迈特的一切,都与他这个沉溺于自身肮脏的占有欲的小人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垂下眼帘,不敢跟那道无声斥责着他的伤疤对视,也不敢再去看欧鲁迈特一眼。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给欧鲁迈特留下了怎样的印象……但显而易见的是,欧鲁迈特对他失望了。在一阵尴尬的沉默之后,他听到自己的老师兼恋人无奈地用鼻音嗤笑了一声,低声说:“不然今天还是……算了吧。其实,就单纯地躺在一起,不也挺好的吗?”明明那么落寞的语气,却还是温柔地一把揽住了他,还用枯瘦的手虚掩在他颤抖的眼睫上,笑着安慰他:“或者改天也不错呀。总之现在就先睡吧。”还不忘安抚地揉了揉他的头发……是这样温柔的欧鲁迈特啊。
可是他却,让他失望了……
回忆起那天晚上的事,绿谷把头轻轻靠在欧鲁迈特的门上,有些绝望地握紧双手。那天之后他想了很多,很多很多。其实,欧鲁迈特从一开始,就对性的方面没有什么兴趣。就连所谓的初次sex的日子,也是看在自己这样热切地旁敲侧击的份上,才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的。是不是,欧鲁迈特内心也和那道伤疤警醒他的一样,根本觉得性是一种很肮脏、很渺小、与英雄一点也不般配的东西呢?这样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而强迫欧鲁迈特配合的做法,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绿谷后悔了。他知道自己应该向欧鲁迈特道歉,对欧鲁迈特保证,自己以后再也不会强迫他的意志来做出过分的要求了。可糟糕的是,从第二天醒来之后,欧鲁迈特一下子就像失踪了一样,只留下了一张字条,说自己将要去拜访一个老朋友,让绿谷安心等他回来。但是,但是,这种情况,叫人怎么安心得下啊?!
绿谷在心底叹了口气。他不知道欧鲁迈特是不是生气了,虽然在这一个月间的电话与短信交流中,欧鲁迈特的应答还是一样的温柔,一点也看不出什么愠怒的模样,但是绿谷的一颗心还是一直紧张地悬在半空,生怕哪天就收到了欧鲁迈特的分手短信。而且去了这么久也一直不肯说是去了哪个城市、见了哪位朋友、和朋友是什么关系,怎么可能放心嘛……哇啊,绿谷出久!就是因为你这么小心眼欧鲁迈特才会不高兴的!赶快停下这种想法,别再给欧鲁迈特增加负担了!不然真的会收到分手消息的!!
……不过担心来担心去,那条分手短信到底是没有发过来,倒是在昨天收到了一条很可爱的带着颜文字的短信:
「出久君明天有没有空呢?我已经从朋友那边回来了。那个,下午三点来我公寓找我可以吗?有惊喜哦。嗯……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好意思,不过应该是惊喜没错的吧。◝ᴗ◜。」
绿谷的反应是秒回。
「好的,一定准时到!说起来,俊典桑最近的身体好些了吗?」
可惜的是,这条消息发送出去之后,欧鲁迈特那边就再也没有给过回复。这也正是绿谷在发生了这些事以后,站在门口犹豫着不敢进的原因。他不知道欧鲁迈特是不是还在生气……也不知道自己除了道歉和保证不再犯之外还能做些什么……而且,此时此刻,在另一只手上提着的谢罪用的小蛋糕也看起来格外的不搭调。
待会开门见到了欧鲁迈特,该说什么好呢?……一开始就说“对不起”,会不会太给他压力了?那,寒暄的话,是不是又显得很没有诚意?
啊~啊,到底该怎么办啊?!
这个问题没有困扰绿谷太久。因为,在他纠结得快要成蚊香眼的时候,门从里面打开了。而他,很自然地说出了他对欧鲁迈特说的第一句话:
“诶——?!”
站在他面前的是欧鲁迈特,不,更准确地说是一个年轻版的少年欧鲁迈特。少年看上去十五六岁左右,见绿谷一副石化的模样,有些尴尬地把湛蓝的眼睛瞥向另一边,挠了挠自己有些奶气的脸颊:“真是的,和之前的反差有那么大吗,出久君。”随着躯体的年轻化,他的声音也变得清亮了一些,虽然并不十分明显。抱怨声在瞅见绿谷手中的蛋糕时戛然而止,取代而之的是一句嗔怪:“来都来了,还带什么东西啊。”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却眼笑眉开地把蛋糕给火速地接了过来,一边往餐桌那边走,一边吩咐绿谷:“别楞在门口了,赶紧进来吧。你总不会想让走廊上的别人也看到我这幅样子吧,会上头条哦。”
“好、好的。”绿谷呆呆地应了一声,呆呆地关上了门,呆呆地跟着欧鲁迈特的脚步走进了公寓,然后……
“绿谷少年,你忘记换鞋了。”
欧鲁迈特无奈地提醒道,金发在窗户洒进的阳光下熠熠生辉。不再是有些黯淡的如蒙尘的金币那样的淡金色,而是更为鲜亮的色泽,简直像一个室内的小太阳。
“啊啊、非常抱歉欧鲁迈特!”
绿谷连忙又要返过去换鞋,一边在心里嘀咕着“被一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的少年叫做少年……这感觉真是奇怪……”,一边又想着“欧鲁迈特是中了敌人的个性了吗……可是看他现在好像并不担心的样子,是无害的个性吗……都怪我没有好好跟在他身边才让他……”纷乱的思绪还没有理清楚,就又立刻被欧鲁迈特打断了。
“反正都已经被你踩脏了,你再走回玄关的话不是更脏了。”欧鲁迈特说着蹲下身,无比自然地解起了绿谷的鞋带:“干脆在这里脱掉算了,反正室内很暖和,赤脚也不会着凉。”抬头还附上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他是天使吗?
他是天使吧!!
在心里呐喊着的绿谷出久,并没有忽略掉这样一个事实:欧鲁迈特对他的态度,有些微妙的奇怪。就比如说换鞋这种事,之前的话都是由他自己做的,从来不会也不可能让欧鲁迈特替他这样……除去心智与外观一起缩水的可能性外,唯一的解释就是,欧鲁迈特在有意地用更好的态度来对待他。
可是,为什么呢……明明什么也没有……
……啊。
绿谷出久,男,十九岁,脑内闪过一个理由。
他配合着欧鲁迈特为他脱鞋的动作坐在地上,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欧鲁迈特背光的轮廓:“俊典桑是打算……跟我分手吗?”
“……”
天哪啊啊啊,问出来了!居然问出口了!对上欧鲁迈特复杂的眼神,绿谷慌乱地解释道:“因为,因为,俊典桑不是对我太好了吗这样,所以在想是不是想在分手前的最后一段时光给我一段快乐的回忆之类的·……因为很像是俊典桑会做的事啊,太温柔了什么的……呜……”
看眼前的恋人一副要哭出来了的样子,欧尔麦特无奈地叹了口气:“怎么还是这么爱哭……从来没有想过要分手的事,不如说是我更担心被你提出分手才对。真是的,能不能对自己有点自信啊,小鬼。”
“这种事、这种事……我是一辈子都不可能提出来的!我想永远呆在你身边啊,欧鲁迈特!”绿谷一把抓住欧鲁迈特的手,急冲冲地大声辩白着。
“知道了知道了,同一句话要说多少次才够……”欧鲁迈特不自然地别过头,脸上泛起红晕,低声嘟哝了一句:“我也……一样。”
“俊典桑——!我最喜欢你了!!”
绿谷出久的眼睛立刻又变得泪光盈盈,猛地扑到欧鲁迈特怀里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从前由于欧鲁迈特身体瘦弱,因此他这样时能够轻易地把对方完全圈在自己怀中,不过现在欧鲁迈特变回了少年时的模样,身体也强健了许多,反而没法完全抱住了,倒像是自己被欧鲁迈特圈起来的样子。绿谷坐起身来眨了眨眼睛:“说起来,俊典桑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是中了敌人的个性吗?”
“咳,是中了个性没错……不过是我自己主动要求的。”欧鲁迈特局促地用手绕起了自己脸侧的长发,这两缕长发原本应该长及肩部,此时却只留到了下颌处。他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因为……上次的那个时候,出久君看到我的身体之后不是那副表情吗……所以就想,果然是对老年人的身体没有感觉吧,于是专门去北海道那里找了我的老朋友,让他用个性帮我的身体恢复一下,毕竟,出久君面对着同龄人的身体才会更有感觉对吧。不过一不小心弄过头了……那位朋友的个性是能够让敌人的身体迅速老化或者幼化,因为一直在和敌人斗争的原因,那家伙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把人恢复到青少年时期,结果第一次实验的时候把我一下变成了七岁小孩,所以才捣鼓了一个月又慢慢把我身体年龄给变大一些。总之就是这样,本来打算一周之内回来的,就拖到了现在……不过这样的身体形态只能维持三天,我们可要好好抓紧时间才行啊……”他说着,偷偷抬眼去打量绿谷的反应。毕竟是擅自做出的决定,也不知道绿谷怎么想……
……诶?
为什么,绿谷看起来很难过的样子。
跪坐在地上,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地攥住裤腿,整张脸皱皱的,眉头也紧蹙着,嘴也死死咬着,眼睛……
欧鲁迈特叹了口气:“怎么又哭了?”而且还一副自责的表情,和那天晚上一模一样……明明就是不想看到这幅表情,自己才会去撇下老脸拜托老同学帮忙的不是吗?如果这么做反而让出久更难过,那不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别露出这种表情啊,出久君。”
“可是……俊典桑为了我……”绿谷耸了耸鼻子,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明明是我一个人的这么自私的愿望,俊典桑还这么宽容地想要尽可能满足……我、我……真的非常抱歉!”大吼一声,他猛地低下头,双手合十地尽力表达着自己的歉意。可是,真的能得到欧鲁迈特的原谅吗,这么自私的自己……“这么多天我也反省了很多,其实,俊典桑愿意和我交往已经是非常迁就我的事情了,我却还得寸进尺,强迫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俊典桑觉得,这种、这种事不是英雄该做的事的话,我也会好好控制住我自己的,你不用担心……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这样了,请原谅我吧,俊典桑!”
接下来的是一阵沉默。绿谷死死地盯着地面不敢动弹,忐忑地等待着欧鲁迈特的裁决。他努力地控制着自己,不让眼泪坠落到地上,一颗心脏被内疚与自责狠狠攥着。尤其是想到欧鲁迈特为他付出了那么多,而他自己却这么……这么糟糕,更让他感到羞愧了。
过了良久,欧鲁迈特才低沉着声音说到:“把头抬起来。”
“是……是!”
绿谷咬咬牙,还是抬起了头。他听得出欧鲁迈特的声音明显变得冷淡了许多,是生气了吧……
然而没想到,甫一抬起头来,迎接他的却是欧鲁迈特的手指。不再干枯的、圆润的食指,很不客气地勾住了绿谷的下巴,把绿谷的头往自己这边引。
“太、太近了,俊典桑……我怕……”
绿谷的喉结颤动着,欧鲁迈特的脸离他不到一公分,两人的鼻尖都快凑到一起了。这种接吻的距离……以前不是没有亲吻过,但在自己刚刚保证过不会再犯,就又做这种事,岂不是太儿戏了吗!
欧鲁迈特的气息萦绕在他鼻间,他能够感受到对方呼吸的频率。太近了,太近了……面前那张饱满的嘴唇微微张开,好像随时都要吻上来似的。绿谷几乎下意识地就要配合着凑过去了,却感到按自己下巴上的手指更加用力了,欧鲁迈特的额头抵着他的额头、眼睛对着他的眼睛,缓慢地、严肃地说:“绿谷少年,你好像误会了什么。”
“……?”
“我和你在一起,不是因为被你感动,而是我也很爱你,不管是哪一种爱。我答应和你做恋人做的事,不是因为你的请求,而是我也想和你发展真正的、恋人的关系。我不是被你强迫的,也永远不会有任何人能够强迫我,我之所以愿意做这些,只是因为我爱你,就像你需要我那样,我也同样的需要着你,明白吗?”
绿谷出久怔怔地盯着他,觉得自己快要溺死在这片温柔的湛蓝色的海洋里。欧鲁迈特的金发滑落下来,蹭在了他的脸上,痒痒的……他觉得自己的心也好像被这样的发丝摩擦着,痒痒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地区的法律规定说英雄不可以谈恋爱,也没有任何条款规定像你这样的和平的象征就不可以,咳,做这样那样的事。”欧鲁迈特的眼睛向另一个方向转去了,看起来有些窘迫,但还是坚持着说下去:“我已经是个老年人,也不知道你们年轻人喜欢什么东西了……但是,尽量满足自己恋人的愿望,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所以才……这样的……”他的声音越说越低,最后的语句简直要融化在喉咙里。
绿谷知道,他是害羞了。
“所以、俊典桑,没有生气,对吗?”
“对。”
“那……我想做的事,对你来说,也并不是负担,对吗?”
“对……不如说我也觉得是时候做了吧,毕竟都交往这么久了……而且再不做我就更老了……”
“俊典桑一点都不老!”
“虽然你这么说,但在我眼里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哦。……噢噢,是说现在的我看起来不老对吧?”
“不是的,不管什么时候的俊典桑都——”
“啊,又来了……能不能承认一下现实啊,绿谷少年。明明就没有感觉不是吗……”
“不是的!才不会没有感觉!我可是每天晚上都想着那样的俊典桑——啊——没、没什么!”
“……现在捂嘴已经来不及了吧!你到底脑袋里在想些什么啊!恋老癖吗你是,你是恋老癖对吧!!”
“恋老癖是什么奇怪的东西……就说了俊典桑一点也不老啊!比起这种莫名其妙的词,不如说我是只喜欢俊典桑一个人才对吧!”
“这叫什么,俊典病吗,更奇怪了啊绿谷少年!”
“就说了一点都不奇怪啊!俊典桑不是也只喜欢我一个人吗!”
“嘛……虽然这么说也没错啦,不过你自己说出这种话不觉得太自信了吗……”欧鲁迈特的脸简直跟烧起来了似的。
绿谷咽了咽口水,紧张地把手从自己膝盖上移到了眼前人的面颊上。呜哇,俊典桑的脸是真的好烫……
“那个、俊典桑……”
“嗯……”金色的睫毛下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害羞地盯着地面,几乎不敢与绿谷直视。欧鲁迈特这才觉得,这个距离实在是太近了。
“俊典桑刚刚说过,我的愿望对你来说不是负担,也想尽可能满足……是这个意思没错吧?”
欧鲁迈特含含糊糊地用鼻音应了一声。
“那……我想吻你,可以吗?”
一个幅度极小的点头。
于是绿谷就凑了上去,轻轻地在金发少年的嘴唇上啄了一下。明明已经接吻过很多次,但两个人还是纯情得像初中生一样。
“想更深一点……可以吗?”
欧鲁迈特顺从地张开嘴,于是开始了一场漫长的舌与舌的纠缠、唇与唇的厮磨,两个人紊乱的呼吸交织在一起,让氛围显得格外的暧昧。结束时,两个人都显得气喘吁吁。绿谷的吐息打在欧鲁迈特绯红的面颊上,他颤抖着问:“那,做……做更多的事,可以吗?”
欧鲁迈特有点恼羞成怒了:“不然我费这么大力气改造身体是为了什么啊……你是笨蛋吗?”
“不,我是说,就算恢复了之后,也继续做这样的事……可以吗?”
“……”
“我,对俊典桑很有感觉,真的。不管是什么样的躯体,只要是俊典桑就可以,所以……自信一点,好不好?”
欧鲁迈特沉默地望着眼前的少年,那双似乎闪着光的宝石般的眼睛让他知道他没有说谎。
他鸵鸟似地埋下头嘟囔到:“只要你不介意。其实我也……很想……和出久君你……这样。”两只食指凑在一起点啊点,充分地暴露了他的局促。
“俊典桑,我真的,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你了——!不管什么样的俊典桑我都喜欢!不如说,其实比起现在这样,更喜欢原来那样,不过现在这样也很好,啊俊典桑果然不管什么时候都这么,该怎么说,可爱吗,这个词语会不会显得有点女气呀,但就是感觉可爱,唔……”
听着绿谷的碎碎念,欧鲁迈特忍不住双手捂住脸,期望能把脸上的热度压一压,嘴里吐槽到:“其实就是恋老癖吧……”
“所以说才不是啊——!俊典桑一点都不老!!”
“是~是~”
“俊典桑不要不相信啊——”
“是是是~真是的……”
“俊典桑——”

fin.

评论(8)

热度(62)

  1. 改开废物2.0惠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