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鱼

不混圈,产出不定,欢迎勾搭。三次元忙炸,登录不定、更新不定。
大三角爱好者。神话J相关不嗑JM/全职杂食/棋魂亮光only/灵能将茂律大三角/松坑パカカラ大三角/YGO海暗表大三角,内心站表→海→暗→表/es铁红only/MHA切爆+出欧
#雷区:请不要没有事实根据地批评朴忠栽。

关于如何刷高亚图姆的好感度?

(仅仅是个人观点。)
亚图姆的好感度是一个很神奇的存在。看dm决斗都市前篇里亚图姆和海马一起找城之内时,海马一直各种傲娇(“哼╯^╰游戏,你可不要会错意了”的海马式傲娇模式),于是弹幕上就一排一排的“社长你的攻略方式错啦”之类的话。其实,海马的攻略方式是没有错的……虽然也没有对过就是了(。)
虽然这么说比较失礼但是……亚图姆其实并没有为自己而活过。法老王的记忆让他必须背负宿命,而在他没有记忆的时候(dm前半部)曾经有过一段自由的、可以为自己而活的时光,但就在这样的时光之中,亚图姆做了什么呢?决斗者王国,为了爷爷而战。被拉入暗貘的黑暗游戏,为了表游戏与伙伴们而战。进入了海马公司的rpg,为了拯救海马和木马而战。决斗都市前篇,亚图姆终于为自己做了一个选择——但那是为了找回那段即将束缚他的命运而战。使得亚图姆不得不战斗的那堆目标,很少是亚图姆出于自己的个人意志而主动去寻求的事物(作为对比的是,海马和城之内除了救木马与帮静香治疗以外,全篇的一切活动都是为了自己的目标而进行的)。
对亚图姆来说,至少是对于在dm占据了绝大多数篇幅的、尚未找回记忆的无名的法老王而言,他最重要的东西不过是两个,一是能够证明自己存在的东西,二是能够证明自己存在的人。对于一个没有过去也无法探知未来的没有实体的灵魂而言,还有什么能够比自己的存在证明更重要的呢?
能够证明他存在的东西,是积木(宿体)和记忆(决斗都市时一直探寻的东西)。
能够证明他存在的人,是表游戏(与他一心同体的共生者)和需要他的人(也就是,意识到了亚图姆而非表游戏的存在的独特性与重要性的人)。
所以从决斗者王国到决斗都市,暗→表箭头一直屹立不倒。因为表游戏是最能够证明亚图姆存在的人,所以亚图姆对于同体的表游戏的好感度在满分100的情况下天然满分2333
所以早早地意识到了“另一个游戏”存在的城之内等人也得到了亚图姆的好感,至少主角组对他而言意义远大于其他人。而其中,城之内被亚图姆激发出了对“真正的决斗者”的憧憬,并且为了被亚图姆(而非表游戏)承认而努力奋斗着,所以亚图姆对于城之内的好感度也远高于主角组的其他人,大概好感度达到了85?的程度。
由此可见,亚图姆虽然也有自身的倾向性(例如,喜欢堂堂正正的人,讨厌阴险狡诈的人,等等),但他的好感度很大程度上是由对方对他的好感度来决定的。
根据亚图姆自身的倾向性,海马本来不是他会产生好感的对象。毕竟是一个绑架爷爷、撕掉青眼、还拿跳楼作威胁的,为了胜利不择手段的家伙,与亚图姆的喜好大相径庭。所以在一起找城之内时,海马说“我没想到我会和自己这生最大的宿敌走在一起,这种感觉真是微妙”的时候,亚图姆的回答是“我现在只在想城之内的事”(表白被拒既视感2333);甚至在海马再一次字里行间地讽刺城之内的时候,亚图姆很严肃地对他警告说“我不许你侮辱他”。亚图姆对于海马的个性,其实是很不喜欢的,所以他对海马的原本好感度大概40?这还是海马靠出场率高强行刷脸刷上来的2333
但是微妙就微妙在,海马对亚图姆的单箭头,实在是,太,粗,了。海马可以说是整部dm里仅仅对于亚图姆这个存在(而与表游戏全然无关——毕竟海马一直觉得表游戏只是容器)执念最深的人。在这种自己的存在被强烈肯定的情况下,亚图姆的好感度不被刷高才比较奇怪。所以在对决天空龙的时候,海马对亚图姆说“在我们面前还有长长的路”时,亚图姆反应是惊讶又自持;而在海马对决伊西斯的时候,海马陷入苦战,亚图姆就主动对海马再次抛出了那句话,是对海马这么久的单箭头的第一次回应,也可以视为海暗关系的一个转折点。从此,亚图姆对于海马的好感度终于被刷到了80以上,对于海马来说,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评论(5)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