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鱼

不混圈,产出不定,欢迎勾搭。三次元忙炸,登录不定、更新不定。
杂食,大三角爱好者。JOJO一切茸左&一切dio右,CJ+吉良忍+布特里/神话RSJ/全职杂食/棋魂亮光/灵能将茂律大三角/松坑パカカラ大三角/YGO海暗表大三角,表→海→暗→表/es铁红+leo+mika/MHA切爆+出欧

关于跳楼局及其相关剧情的分析

阅前警告:
三刷到跳楼局后,一时脑热打下的几千字分析。主要以跳楼局为切入点,以海马濑人为中心,对海马濑人、武藤游戏、亚图姆、城之内克也以及他们之间的关系展开了个人观点的陈述,由于最近的个人兴趣,放了很大篇幅在表游戏和海马的关系分析上。(存在过度解读的倾向)
欢迎讨论。

三刷,突然意识到跳楼局对于亚图姆、武藤游戏和海马濑人(尤其海马濑人)这三个人物的完善起到了多么重要的作用。
先说海马濑人。
他的自尊是最重要的,比生命还要重要,所以才会在站在城墙上赌命的时候还一脸倨傲地说着狂妄的话。但弟弟的存在对他而言却比自尊还要重要,所以才不择手段,不惜以死相逼来获得这一场的胜利。
这场也是展现出海马和两个游戏之间微妙关系的一集。这里的海马还不知道游戏的身体里存在着两个灵魂,所以一直以“同一个游戏”来看待游戏和亚图姆。他赌命,他赌“游戏”会最终退让,而这个退让是只有表游戏才会做出的事,也就是说,他至少已经察觉出了“游戏”有着表游戏的特质。
但另一方面,他又说“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把敌人推进谷底”(原句,我也相信如果同一时间点上两个人立场互换,海马一定会立刻发动攻击),并且期待游戏能够做出“足够冷血”(原句)的抉择,这说明他早就充分地意识到自己情感的冷漠与不择手段的对力量的渴求、意识到了自己究竟是怎样的人(也就是说有着清醒的自我意识,充分认识到了自己的形象——这是他一切自尊自信自傲的基础),同时他也希望游戏,这个唯一击败了他的人,能够和他一样无情冷血。原因很简单,他至始至终都信仰着“力”(而非“心”。他反思之后,认为游戏在第一集中的强大不在于或正义或善良的“心”,而在于守护某物的信念,而他坚信正在守护着海马集团与海马木马的自己已经具备了这种强大的条件),在他的世界观里,只有力量能够决定一切、主宰一切,而力是无情的。“游戏”在他心里是目前为止最强大、最具备“力”的人,那按照他的世界观,必然也应该是一个最无情、最冷血的人。同时,他内心深处也渴望一个知己,所以当然也是希望武藤游戏能够越像他越好。
那么,在这里分析一下两个游戏对此做出的抉择。
在海马濑人说出生命值为零就自杀的话后,动画给出了一个特写:两个游戏神情各异,同样带着诧异,亚图姆咬牙,而表游戏惊慌。紧接着画面一转,亚图姆犹豫了一会后,想起了被抓的爷爷,立刻做出决定:“我不能输,绝对不能输。”(原句)
亚图姆没有像海马濑人内心期望的那样“毫不犹豫地把敌人推入谷底”,而是在胜利与人的生命之间犹豫了一番后,在想起爷爷之后,才毅然决然选择发动攻击。dm的王样和朝日初期的魔王样本质上是完全不同的,在dm的亚图姆心里,尽管决斗的胜利是理所应当的重要的事,但自己的胜利与他人生命之间孰轻孰重依旧需要权衡。至于最后为什么选择发动攻击,我认为原因是亚图姆本身是一个目标明确、言行果断的人,爷爷是他做出承诺发誓要救出的人,也是他此行的最终目的所在,他很难会为了一个目前与他基本不相干的人而放弃爷爷。(誓言对于亚图姆而言非常重要,如第三十五集里他对帕伽索斯说自己要救出海马兄弟,理由就是因为他向木马发过誓。)因此,同样是生命,他在海马和爷爷之间很快作出了抉择。像海马一样,亚图姆强大且自信,永不后悔,不管是怎样艰难的决定,只要作出了就不会再犹豫;但与海马不同的是,亚图姆本质上是一个重视生命、重视正义的人,他永远进行着勇往直前、堂堂正正的决斗,是一个光明正大的形象。他永远不会像海马那样为了胜利不择手段,因此,他虽然拥有强大的力量,但却与海马世界观中的“强者”并不一致。也正是由于存在着这种形象上的出入、存在着世界观的冲突,才让海马濑人对于亚图姆这个半知己半宿敌的对象始终抱有复杂的观感。
而武藤游戏呢?
面对海马的跳楼局,武藤游戏的反应是坚决的要放弃这局决斗。很显然,他认为生命远比输赢更重要。作出这样的选择,很符合正常人的世界观与表游戏自己固有的价值观。但微妙的地方在于他做出选择后的反应。表游戏跪倒在地,流着泪说:“我办不到……如果我不收手,海马君可能会断送性命啊!我好怕,我真的好怕,我好怕比赛,也怕另一个我。”
嗯,这种打牌打出人命的事显然已经超出了表游戏的道德认知范围了。但根据表游戏的这段话以及杏子说的话可知,他所感受到的冲击显然不仅仅在于“差点闹出人命”,而具有“海马可能会断送性命”以及“自己差点亲手害死一个人”的双重意义。
“自己差点亲手害死一个人”,这个层面不需要过多分析。有趣的是关于海马的问题:海马的存在对于游戏而言似乎有着特别的意义。
来捋一捋表游戏对海马濑人的观感线吧。在故事开始前,游戏拼好了积木,许愿希望能够得到友谊。之后他遇到了亚图姆、城之内、杏子、本田、貘良(第一集开头这四个人就都在围观游戏打牌,应该是官方默认存在友谊),接着遇到的就是海马。
来逐一分析除海马外的这五个人对于表游戏而言的意义。首先看亚图姆。表游戏在前期肯定知道亚图姆的存在,但在与帕伽索斯的决战之前一直无法与亚图姆进行交流。在亚图姆使用身体的期间,有时表游戏能够感知当时发生的事(比如跳楼局);有时却不知道(比如在放学后救下杏子时)。所以在跳楼局发生的这个时间点,表游戏和暗游戏还无法沟通交流,亚图姆对于表游戏而言,与其说是一个活生生的朋友,不如说是一个“幻想朋友”,一个表游戏出于善良而不介意与之共用身体(除跳楼局以外,表游戏从来没有对这么一个能够控制自己身体、甚至让他有时会失去这段时间记忆的、完全神秘且陌生的存在,表示过任何的恐惧。除了善良以外我找不到第二个原因……),但也出于各种原因而在跳楼局的这个时间点上还无法当作纯粹的朋友看待的人。显然,在这个时间点里,亚图姆对于表游戏的重要性还没有达到二人能够沟通时发展出的那个高度,甚至可能还不如城之内。
那么在跳楼局的时间点里,真正满足了表游戏“想要友谊”的愿望的人,是谁呢?剧情几次回忆杀都明显表示了,是城之内和本田,两个在扔积木和捡积木事件上与表游戏发展出羁绊的人。其中,尤其是城之内对于表游戏最为重要。因为城之内是主角小分队里,除了发展出沟通交流功能的亚图姆以外,最接近表游戏生活的人。首先,城之内也打牌,和表游戏有着比杏子、本田更深的羁绊;其次,城之内的世界观与表游戏最为接近,城之内的善恶观虽然更加黑白分明与简单化,但确实是主角队里道德观相当强的人(由于dm里把城之内当混混的黑历史予以了最大限度的淡化,甚至于把城之内欺负表游戏的理由改成了“看到他那个懦弱的样子,不知怎么就很生气”,我们才可以得出这个结论。否则前期和后期城之内的形象就是割裂的了。当然这也是初代游戏王主要角色形象的通病……我个人把朝日视为平行世界);最后,城之内具有比表游戏更好的、打动着甚至是感染着表游戏的某些积极特质,例如坚持、真诚、乐观等等。出于这些原因,城之内无疑是表游戏在几个人中最亲近的一个,甚至表游戏还说过好几次“最喜欢城之内”之类的话。与之相比,本田与貘良和表游戏的羁绊就弱了很多,尤其是貘良,大概只能算是表游戏的一个关系良好的同学。
杏子是表游戏暗恋的对象。作为一个青春期男生,对亲近的女孩子(况且这女孩还长得漂亮)产生爱慕是很正常的事,这让杏子对于表游戏而言有着更加特殊和微妙的意义。可是这并不代表他们之间的羁绊比别人的更强。杏子展现出的与表游戏一致的特质并不多,并且远离打牌世界,也就是远离表游戏最常有的生活。个人认为,游戏与杏子之间的羁绊要比城之内的弱一些。如果杏子和城之内一起遇险,表游戏估计会先救城之内吧……
总而言之,在认识了以上的朋友之后,表游戏和海马产生了交集。
从观众的视角看。海马最开始是以小反派的形象在第一集登场,绑架了爷爷,还撕了白龙卡,最后被亚图姆打得落花流水还被mind crush了,总之是一个很一言难尽的形象。然而就是这么个人,在仅仅于第一集产生了交集的情况下,表游戏居然还对他毫无怨念,甚至说出了“我早就决定了,大赛之类的,我一定要和那个人一起参加才行……这一次我要和对卡有着心意的海马,再一次堂堂正正地”(原句)这样的话。为什么呢?
用表游戏的视角来看海马濑人。在dm刚开头时,海马的角色定位还只是一个正常的高中生,一个人坐在吵闹的教室中读书。他高傲,在班上没有什么朋友,表游戏也对他不熟,两人应该只是普通的认识的关系。依照表游戏善良的个性,他应该对包括海马在内的一切同班同学都抱以同等的友好态度。依照海马糟糕的个性,如果不是游戏打牌被他听到了他大概还一直把这个人视作不存在吧……
接下来第一集发生,海马闯入了爷爷的店里,发表了关于“我是全国大赛优胜者和你们这群渣渣都不一样”的一番中二发言,接着在表游戏和爷爷一致认同的“要对卡有心意”的论调下气冲冲地回去密谋绑架爷爷。此后在海马和表游戏的交锋剧情中,海马当着表游戏的面撕了爷爷最珍贵的卡,把表游戏气哭了,还让表游戏说出了“太过分了”这样的话。这个时候,表游戏对海马是相当气愤的。但与常人不同的是,表游戏坚信性善论,并始终相信人的品格能够通过各种方式感化而逐渐变好(可供参考的是游戏的爷爷,他在被海马绑架时的第一反应不是惊慌失措或者厌恶海马,而是认为这孩子误解了卡片的意义,要让他懂得对卡片的心意——也就是说,他受伤害后的第一反应不是报复而是教化。在爷爷的教育下长大的游戏也有着类似的信念,在dm全篇都可看出),与此同时,对不良少年城之内的教育成功(城之内自己说是游戏改变了他)应该也强化了游戏在这方面的信念。因此,在这种信念的驱动下,表游戏才会在亚图姆击败了海马并把他mind crush之后,坚定地认为海马即将改过自新,并且期待着与海马堂堂正正的对决。第一集后海马对他而言的形象,应该类似于城之内——一个能够在游戏的帮助下变得更好,并且还热爱打牌(也就是说贴近游戏的生活)的人。
第八到十集,木马出现,进而开始和假扮成海马的刺客展开决斗。从木马出现到木马再次被掳走,至始至终都是亚图姆在控制身体。但根据惯例,一般这种正式剧情发生时表游戏都是有意识的,因此表游戏应该也知道木马所提供的“哥哥因为被你伤了自尊,现在行踪不明,因此现在海马集团快被帕伽索斯吞并了”(原句)的信息。连亚图姆都在决斗结束后低声叫了一声“海马”,更不用说表游戏对海马的担心了。
此后海马第三次出现刷存在感,是第十六集坐直升机登场。此时是表游戏在控制身体。在海马现身后,表游戏的第一反应,是跑上前给海马递卡组。
“这是海马君你的卡组,我暂时保管的。”
很细心很温柔的人。
海马接过,看了看:“我就先说声谢谢了。”海马仅有的几次谢谢之一。说完转身就走。游戏连忙叫住他,说出了见面后第二个话题:“海马君,你了解卡片的心灵了吗?”
显然这是他最关心的一个关于海马的话题。不是海马公司的近况也不是木马如何了(应该是潜意识认为海马能够自己摆平这些事),而是海马对于卡片的心灵和力量之间的权衡——也是他和海马之间价值观本质上最大的差异,即道德(正义)最重要还是力量最重要的问题。这也符合之前我的猜测,即海马对他而言暂时还保持着类似城之内的形象:一个需要他改变的新朋友。
海马的回答是:“现在我还没有找到答案。为了守护木马和海马集团,我必须不择手段地去打倒帕伽索斯。”
于是表游戏失望地叫了一声“海马”。最晚在这时起,他发现海马是一个很难被他改变的人。海马和城之内二人的形象在此时此刻出现了最明显的分离。
二人的对话终止,海马继续往前走,城之内忍不住上前扯住海马的领子,说了一堆不许他走捷径的话,接着被海马嘲讽了一顿。城之内气愤地叫到:“海马,我已经不是原来那个软弱的我了!”在这里啰嗦一句分析一下海和城的关系。由于只关注他认为强大的人,海马一直不把城之内放在眼里;但在之前的杂感中我说过海马和城之内本质精神上是很相似的,从城之内这句话就可见一斑:城之内同样也是一个为了追求力量、“不再软弱”而持续向前,且在前进过程中绝不给自己找半点借口的决斗者。他与海马不同的地方在于,城之内的努力是为了与他认为的强者并肩、成为真正的决斗者,所以他潜意识里一直渴望得到如海马、亚图姆等强者的承认;而海马早就自己认可了自己,他足够自信,一直坚信自己是或者即将是(如果能够打败游戏的话)最强的强者,他的努力在于精进自身、让自己彻底击败那些比他更强的人,让自己走上越来越高的高峰。他的目标在于超越,而城之内的目标在于追平,这是二者的不同。
言归正传,个人认为,正是这句话才正式引起了海马对城之内的兴趣,进而引发了此后二人决斗的可能。否则按照海马的个性,估计早就哼一声走了。
表游戏闻言也帮着城之内说:“是真的,海马君。城之内打赢了孔雀舞和恐龙龙崎呢。”这句话,是帮着城之内获得海马的认同(以及后面附和杏子说:“城之内是为了治好妹妹的眼睛(才这么拼命的)”)。这一句话说出来,表明了海马在表游戏心中的形象已经与城之内彻底分离开:海马不仅是一个难以被他人的价值观改变的人,而且还是一个需要为了获得他的认同而做出努力的人。由于和海马维持关系需要付出如此的成本,而表游戏又希望与所有他认为值得维持关系的人保持友谊,由此,海马的地位逐渐变得特殊起来。
之后城之内提出决斗,海马展示了他新研发的决斗盘,表游戏说:“好厉害,海马君使决斗方式又进步了。”这句话是动画借游戏之口给读者解释海马这一发明的意义,同时也表明了表游戏心里海马的形象变化:一个(尤其在表游戏最关注的卡牌领域)能力很强的人。
此后海马在决斗中击败了城之内(同时又嘴贱地嘲讽了他一堆……),并对游戏告知帕伽索斯的能力。最后,双方发生了如下的对话:
表游戏:“海马君,你是为了让我们知道这场战斗的可怕,才对城之内这样。”
海马:“游戏,我要去帕伽索斯城打倒帕伽索斯,把我失去的东西,全都要回来。”
暗游戏:“海马,我们也都和你一样,我们也有不能失去的重要的东西。帕伽索斯,由我来打倒。”
海马:“那么换个说法吧,我就先潜入帕伽索斯城里。”
这里三个人的关系展现得非常微妙。表游戏始终相信海马本质上是个善良的人(也就是说,与他相同的人),相信海马是他的同伴与朋友,只不过海马的性格更别扭而已。海马没有纠正游戏对他的看法(也可能是懒得纠正,个人认为他对城之内没什么恶意是真的,但估计这时候也没什么善意。此时的城之内对他来说只是“游戏的同伴”,一个他认识的陌生人而已),而是选择把自己的目标告知给游戏,表明他其实很信任游戏,已经有了把游戏视为知己的潜意识,此时此刻他与游戏之间展开的是公平的甚至是和平的竞争(他此时甚至打算和游戏合作)。而亚图姆则立刻意识到了海马想表达的意思,“我们也都和你一样”,既是在说目标一致,又是在说两人是知己。同时,此处也展现了两个游戏之间的价值观差异:表游戏更看重人,看重感情,而暗游戏竞争心更强,更看重胜利。
这是在跳楼局前,表游戏和海马见的最后一面。总结一下我们可以看出,截止到跳楼局前,海马在表游戏心中的形象是这样的:
一,极其热爱打牌(虽然双方实际上经济条件截然不同,但由于海马对打牌有着偏执的热爱,因此反而比杏子和本田等主角队更贴近两个游戏的生活,有着极其丰富的共同语言)。
二,KC出现危机、木马被绑架,海马陷入了令人担忧的境地。
三,强大又厉害的人(大概比起亲近感更多的是距离感?),有足够的能力去解决如上一条所说的困境。
四,价值观和自己不同。这种不同是有希望改变的,虽然要让他作出改变很困难,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但这值得(不过表游戏大概觉得让所有人变好都很值得,这一点并不仅限于他对海马)。
五,是朋友,也是表游戏认为值得交的、希望能巩固友谊的朋友,但要和他维持友谊需要作出很多努力。
所以回到一开始的那个问题:海马对于表游戏而言的特殊性体现在哪?
在表游戏心里,他是与城之内等主角队截然不同的伙伴;介于在跳楼局的时间点上,两个游戏之间还没有办法相互沟通,可以说海马是目前表游戏认知范围内的“朋友们”中最为特殊的一个。固然,他与表游戏之间没有表游戏与城之内之间那么亲近,但这种疏离不是源于表游戏,而只是源于海马濑人本身单方面对游戏(在是否当朋友方面而非决斗切磋方面)的冷漠态度。事实上,表游戏本身一直在对海马释放最大限度的善意,这种善意的强度甚至可能远大于对本田等人的善意的强度:海马不容易被改变,所以“改变他”才更显得重要(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做过的数学题的价值并没有还没解出来的数学难题的价值大)。同时,表游戏对他有着一种微妙的憧憬——因为海马在卡牌等各领域展现出的高超能力(不是指打牌能力,而是指技术改良等表游戏不具备的能力)以及他对人的冷漠态度,使得表游戏能够感受到二人之间存在距离感。当然,表游戏不会像城之内那样潜意识里感到比海马低了一等,不会像城之内那样迫切地渴望得到海马的认同,他只是客观地意识到了这种距离感而已,这种距离感打造出一种神秘的氛围(与杏子和表游戏之间天然的性别差异带来的青春期的神秘感相比,海马的这种神秘感显得更加强烈:这是表游戏很难在除海马以外的第二个人身上找到的、由能力与态度共同构成的神秘感。杏子的神秘感在孔雀舞、伊西斯身上能够看到,亚图姆的神秘感来源于他过去的秘密而非能力差异与冷漠态度(事实上亚图姆对于表游戏而言估计是没有任何神秘感的,对表游戏而言,亚图姆的吸引力恰恰是来自于他与他之间完全不存在秘密的这种心灵交汇、两位一体之感,而与神秘感无关),由此可见,在表游戏视角中,海马的吸引力是独特且难以复制的),进而把他对海马的观感引向了一种微妙的混杂了憧憬与征服(使他采纳自己的价值观、承认心灵的力量)的双重境地。因此说海马对表游戏而言是具有很强的特殊性的,并且也是表游戏心里重要的伙伴。这也正是为什么在跳楼局中表游戏会后怕到失态地哭出来的地步。
那么海马对于表游戏又是怎样的态度呢?
之前说过,在这时海马还没有察觉出游戏的身体里有着两个灵魂。因此,我们作为观众所能看到的他对待两个游戏的态度,实际上都是在对同一个“游戏”进行的。他首先肯定的是游戏绝对强大的力量,这也是他开始正视游戏、追逐游戏、决心超越游戏的基本前提。其次,他把游戏视为知己,他希望游戏能和他价值观里的强者一样冷漠——而表游戏没有。刚愎自负的海马濑人理应厌恶这种与自己价值观不符合的行为,但他的实际表现呢?他对游戏保管自己卡组的行为表示谢谢,他在跳楼局中游戏做出放弃比赛的抉择后的反应是先静静看了他一会,再开始说这种行为是懦弱、愚蠢、令人失望的行为——可恰恰也正是他赌命时预判游戏会做出的行为。在承认游戏有强大实力的情况下,他实际上是能够包容、甚至是能够对游戏的温柔做出感谢的,也就是说,他能够对表游戏独有的特质做出“让步”,甚至是“善意”与“好感”。他不反感表游戏,甚至可能在除了弟弟以外的所有人中,表游戏还是他比较有好感的一个。但这一切都建立在一个前提上——强大。
只有以强大为前提,海马濑人对一个人的好感才可能成立。
跳楼局的这一刻,他眼中的游戏是强大的。但在之后,在他发现了表游戏和暗游戏的区别之后,在他认为“游戏”的一切强大都只源于亚图姆的灵魂而与表游戏无关后,他会把表游戏的存在弃如敝履,如剧场版所言,他会认为表游戏只是一个容器。表游戏在他眼里不具备任何力量,那么,也就不具备任何产生好感的可能性;在跳楼局时期积攒下的那些微妙的、些微的感情,也就随风消散了。但一旦他发现了表游戏的强大,这种好感就又会有重生的可能。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其实暗游戏和表游戏、暗游戏和海马濑人之间也有很多微妙的可供分析的地方。但由于我个人最近的兴趣,就只分析了表海的关系,有兴趣的朋友也可以在评论里与我讨论2333

评论(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