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鱼

不混圈,产出不定,欢迎勾搭。三次元忙炸,登录不定、更新不定。
大三角爱好者。神话J相关不嗑JM/全职杂食/棋魂亮光only/灵能将茂律大三角/松坑パカカラ大三角/YGO海暗表大三角,内心站表→海→暗→表/es铁红only/MHA切爆+出欧
#雷区:请不要没有事实根据地批评朴忠栽。

【表海】心の力 01

阅前警告:
武藤游戏(25)X海马濑人(16),师生paro。
在决斗怪兽依然存在的前提下进行的年龄操作,一个游戏试图教会海马什么叫做爱的故事。











+1+

第一次见到那孩子时,是在校长室门口。
当时武藤游戏抱着一叠资料站在光洁的木门前,正打算腾出手来礼貌地敲敲门,就见里面急冲冲地走出了一个少年。凌厉的栗色短发,漂亮的蓝宝石一般的眼睛,以及比成年人的自己还要高上好大一截的个子……毫无疑问,这些特征与他在资料册上看到的那个学生一模一样。
“海马濑人?”
游戏叫住了那个健步如飞的背影。
那人转过头来,神情冷漠:“你是?”
与成熟的打扮不同,他的面颊仍带着点少年人特有的稚气。游戏朝他笑了笑:“我叫武藤游戏,是你们班这学期新来的品德课老师,也是你的班主任。开学两个星期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请多指教。”
濑人点了点头以表示自己听见了这段发言,接着小腿一抬,便要继续往外走。他不觉得自己还需要和这所高中里面的任何人保持联系,也不认为自己还会再见这个所谓的品德老师第二面。没想到这个老师还真没眼力见地在他后边跟着,嘴里反复说着无聊的话:“海马君之前两个星期都没有来学校,是生病了吗?我曾经向班上的同学打听过你的消息,但是似乎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你最近的动向呢。海马君,真是神秘主义的作风啊。不过还是来上学比较好哦,有很多东西是社会里学不到的……”
哼,如果随随便便一个高中生就能够知道海马集团的社长每天在干些什么,那这个公司还是迟早倒闭了好。濑人不耐烦地开口:“我已经向校长提出了申请,以后都不需要再来学校上课了。”所以这个武藤游戏应该没有干涉他的权利才对。
游戏愣了愣,又立刻追上濑人的脚步,继续问他:“校长亲口同意了吗?有书面证明吗?可是你才十六岁啊,高一是很重要的时间段……”
濑人啧了一声,转过身来站定(这导致游戏差点撞进他怀里),居高临下地盯着这个烦透了的小个子老师:“你管的太多了,武藤游戏。”
对长辈直呼其名也就算了,语气还这么冷冰冰的。真是不会尊师重道啊,这个孩子。看来以后要教他的东西可真不少。游戏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海马君,有递交过书面申请吗?校方有给出书面回应吗?”
“如果你非常需要一堆废纸,我可以让我的助手给学校这边打印几份。”濑人看了看表:“但既然这所学校的校长已经在七分钟前当面批准了这个要求,你还有什么权利来阻拦我的行动?”
“或许是,作为一个普通的日本公民,行使我的监督权?”游戏不紧不慢地说:“一个出勤率为0%的学生都能成功拿到高中毕业证,我有足够的理由怀疑这所高中的背后运作机制里存在贪污腐败现象。”
“那又怎么样?”濑人倨傲地瞥了校长室禁闭的大门一眼:“说出去之后首先完蛋的会是你,其次才是这个校长,但这一切都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威胁过他的人不少,像游戏这么天真的还是头一个。
“海马公司的名声不重要吗?”游戏眨眨眼:“明明是一个在童实野市只手遮天的集团,他的首脑却需要靠行贿这种不光彩的手段才能搞到一份简陋的高中学历。”
濑人皱起了眉头。他当然不担心武藤游戏把这些无聊的小事说出去——海马集团的控制力足够把这些消息扼杀在摇篮里,甚至,就算这事成功传了出去,他也能轻易地让媒体集体失声。但武藤游戏的这种说话态度让他很不爽。他懒得再和这个莫名其妙的品德课老师多费口舌,只是把内心的不悦相当明显地摆在了脸上:“我不管你这家伙是什么人,总之你是非要与我作对不可了?”
出他所料地,游戏微笑着摇了摇头,温温柔柔地说道:“不是的,海马君,不要对我这么抵触。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么多,恰恰正是因为,你需要帮助,而我想帮助你。”

※※※

第二天,班级里最后一排最中间的那个位置依旧是空着的。海马同学依然没有来呢。点完名之后,游戏一边用中性笔在点名册上圈出了今日缺席的学生,一边轻轻叹了口气。
昨天的谈话可以说是不欢而散。事实上,在他诚恳地说完了那句话之后,濑人就用一幅看神经病的神情盯了他好一会。当然,他立刻就摆出了自己平生最平易近人的模样来迎接濑人的检阅——毕竟像这种自我保护意识太强的孩子,往往只听得进去自己最信任的人的劝告;作为一名优秀的品德课老师,游戏很注重在孩子们面前塑造自己的可靠形象。然而,接下来的发展却和游戏想象中不同。濑人像是完全无法忍受再多在他身上花费一秒似地,用鼻音轻蔑地哼了一声之后,就快步走向了窗边——没错,窗边——然后跳上了一架不知何时靠过来的直升飞机上。
这还是武藤游戏这辈子第一次在现实中而不是电影里看到一架直升飞机。
还是私人的。
在濑人关上舱门的前一秒,游戏发誓自己确实在螺旋桨的轰鸣声中捕捉到了濑人和舱内飞行员的一段简短对话。濑人模模糊糊地批评:“怎么来得这么晚……”不知道里面的人说了什么,他的声音突然拔高,带着被冒犯的愠怒:“你太多事了,矶野。那种杂碎也配浪费我这么久时间?”
游戏衷心地希望濑人口中的那个“杂碎”不是指他。倒不是讨厌被人在背后这么叫,他只是不希望濑人把自己和他之间的那番对话视作浪费时间。
海马濑人、海马濑人……明明是个各科成绩都能拿到满分的优等生,怎么就在为人处事上到处都是缺点呢?这样的话,让他这个班主任兼品德课老师也很为难啊。
想着自己增加的工作量,游戏再一次重重地叹了口气。虽然校长在私下一再向他表示不要多管海马濑人的事,但作为一名教师,游戏早早地就把培养学生的道德情操视作己任,他也坚信只有这样才能让学生拥有更好的人生;面对濑人这种什么都好就是品德方面存在很大隐患的特殊学生,游戏没办法做到袖手旁观。他相信,在敏感的青少年时期如果要纵容濑人的跋扈,只会让这个孩子在成年后变得越来越冷漠嚣张,这样下去,对人对己都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果然只能这样了啊……”
把第二天要用的教案等资料都逐一收拾进公文包之后,游戏下定了决心,乘上了与自己公寓相反方向的地铁。下班高峰期的地铁总是拥挤得像个沙丁鱼罐头似的,尤其他个子又不高,就更在人群中感到窒闷。好不容易坐到临近终点站的时候下了车,走出车站时的天空已经呈现出了傍晚特有的灰蓝色。
对照着学生资料手册上填写的家庭住址以及手机上的高德地图,游戏走了好长一截才遥遥看见了那幢自带花园的洋房。走到洋楼门口按了铃,从可视门铃里现出一张温婉的脸蛋来:“您好,这里是海马宅。请问您是?”声音也和脸一样温柔。
诶?没想到那个冷冰冰的海马同学的家里,也会有女孩子在啊。
“我是海马君的班主任,今天过来家访。海马君在家吗?”
“家访?”女孩怔了怔,又立刻反应过来笑道:“是圭平少爷的老师吧,让您久等真是不好意思,我立刻出来迎接您。”
说完不到半分钟,那女孩就出来开了门,身上穿着黑色的洋装与白色的蕾丝小围裙。先前还以为是和濑人关系好的女性朋友,原来却是海马家雇佣的女仆。
“失礼了。”
女仆一边弯腰替游戏找出拖鞋换上,一边温声细语道:“圭平少爷正在楼上学习,请您在这边的沙发上稍等片刻,我去告知少爷一声。”女孩说话柔柔的,动作却非常麻利,话刚说完就要走上二楼。
游戏忙把她叫住:“不必了,是我没说清楚。我是濑人的班主任。”濑人有个初中部的弟弟他倒是知道,不过他的授课范围仅限于高中部三个年级,圭平不是他的学生。
“濑人大人吗?”女仆睁大了眼睛:“这……这倒是第一次。真不好意思,先生,但是濑人大人这时候一般都在工作,您今天可能见不到他了。”
“没关系,我可以等。”游戏问:“他一般什么时候回来?”
“这……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最早九点或十点回来,晚的话可能就是凌晨或者不回来了。”女仆为难地看着游戏:“濑人大人的行程我们都不清楚,不然您还是先回去吧,等到濑人大人回来后我会跟他说您来过,再为您专门预约出一个家访的时间,可以吗?”
怎么可能答应啊!一听到是我来家访,那孩子不直接推掉才怪。游戏腹诽着,脸上摆出一副温厚的笑容:“没关系,我就在这里等他好了。如果等到十一点他还没回来,我再搭最后一班地铁离开。”
“可是……”
见女仆还是一副难以抉择的模样,游戏在高档沙发上坐下,笑吟吟地看着那女孩,自然地引开了话题:“没关系的,我家离这里不远。倒是说起来,我才刚教了海马君两个星期,对他还有一些不太了解的地方,能麻烦您帮我解答一下吗?”

※※※

濑人回到家的时间还不算太晚。
下午KC的技术部做出了重要的新进展,他就留在公司做了一会技术指导。等到事情稍告一段落之后,已经接近十一点。今天是周五,想着之后两天休息日还可以继续工作,濑人难得地决定就此离开公司回到家里休息。
已经这个点了,不知道圭平还有没有醒着?
想起弟弟每次明明都困得睁不开眼睛了,还坚持着在玄关等着自己,濑人弯起眼睛笑了笑。被人关心总不是什么太坏的事,尤其当那个关心你的人还是你最疼爱的弟弟时。有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圭平一个人对他有着意义。而其他人的存在抑或消失对他而言都只是无关紧要的琐事。
“——我回来了。”
在管家替他推开大门后,濑人稍稍提高声音宣布道。然而预想中弟弟热情的欢迎声并没有出现。除了一个快步走来迎接的女仆外,玄关空无一人。
已经睡下了吗……也好,小孩子确实该多睡一点。
濑人把风衣递给身后的管家让他处理,接着换上了自己的拖鞋。在女仆拉开鞋柜为他放回长靴时,他敏锐地发现里面摆放着一双陌生的黑皮鞋。
“这是?”
他皱起眉头,等待着仆人的解释。
“濑人大人,这是武藤老师的鞋子。”女仆小心翼翼地抬眼看他,她知道濑人工作了一天回来一定很烦躁,也不知道接下来的话该不该继续说下去:“武藤老师……今天八点二十三分按响了门铃,说是要来进行家访,一定要等到您回来不可。正好圭平少爷也一直坚持要等到您回来才肯睡,所以……他们两人现在正在书房一起等您呢。”
武藤?
濑人想了想,从纷乱的记忆里找到了那个昨天在校长室门前遇见的小矮子。他对他没什么好印象,现在更糟。
“在哪等不可以,一定要在书房?”濑人不相信她的说辞,压了压嘴角:“他们在做什么?”
“这……”女仆咽了咽唾沫,鼓起勇气答到:“圭平少爷正在和武藤老师进行第三轮的决斗,还、还偷偷用了您的卡组……圭平少爷让我不要告诉您的。”她飞快地补上了最后一句,心里冲沉迷决斗不可自拔的圭平少爷遥遥致了歉。虽然海马圭平屡次冲她威逼利诱让她不要把这事捅出去,但相比之下,圭平少爷的威胁果然还是远远不如濑人大人的存在可怕啊……
濑人眉头皱得更紧了。他倒不是介意圭平用他的青眼白龙卡组——虽然卡组是决斗者的性命,但圭平是比他的性命还要重要的人(尽管圭平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他只是对那个品德课老师感到了更深的厌恶。圭平向来不是一个容易和人亲近的孩子,这次居然愿意和一个新认识的陌生人一起决斗这么久……
现在武藤游戏在他心里的印象几乎与一个偷走他宝藏的小贼没有什么区别。
濑人用鼻音重重哼了一声,接着就往二楼的书房方向走。才刚上了两节楼梯,又停下来想了想,转头望向刚才的女仆:“圭平经常有事瞒着我?”
“圭平少爷他、不是的,这次只是偶然情况……一定不会有下次了,我会向圭平少爷说明这种行为的错误之处的……这次真是,非常抱歉,濑人大人!!”女仆吓得连忙鞠了好几个躬,却见那个向来果决的少年极其少见地踌躇了一会,才又下令道:
“如果他下次再让你帮他保密,你就在私下直接告诉我。但别让他知道。这次的事,就姑且算了。”
“是……是,谢谢濑人大人!”
毕竟是刚刚步入青春期的弟弟,管教得严密一点,总没有坏处。至于圭平自己的想法……他相信圭平是不会反对他的任何决定的,不是吗?
濑人在心底这么想着,一边半垂着头抚摩着自己的右腕出神,一边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走到了书房门前。隔着一层实木房门,他能听到里面传来的欢笑声,那是一个完全没有任何束缚的、真正快乐的圭平,是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全新的弟弟……是一个能够让他立刻燃烧起对外来者的嫉恨的存在。
他狠狠地压下了嘴角,猛地一下推开了房门。
笑声戛然而止。

评论(3)

热度(18)